凡世歌-凡世歌 第三十章 九五至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小妖方狄 书名:凡世歌
    悄无声息划过黄雾的利刃一步步地逼近了沈飞的喉咙,利刃的主人因此瞳孔收缩。据说,人在达成目标的时候呼吸会变得急促,瞳孔放大,心跳的频率也会增快。杀手经过长期的训练,可以让呼吸的急促和心跳频率的变化近乎为零,只是瞳孔的放大还没办法克服,但对暗杀本身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刀锋悄无声息地穿过弥漫的烟雾,逼近了沈飞,眼看就要命中目标的时候,朝花夕拾剑先一步刺入了芊芊的身体,刺穿了她的心脏。沈飞逼视过来,目光寒冷,每次杀人的时候,他的心中多少都会有着一丝的不忍,今次却一丁点都没有,刺入胸膛的右手很稳很稳,目光也由始至终的冷冽和坚定,一手抓着剑柄,一手摁在芊芊的额头上,盖住她的双眼:“仙法的奥妙凡人永远都不会懂,从你们杀手集团敢于向仙界开战的那一刻开始,你们杀手集团的衰落就已经板上钉钉了。”

    左手用力一推,芊芊身体往后倾,摔倒在斑驳的石路上,手中的短刀先一步落地,弹到距离她很远的地方,盖在脸上的本不属于她的面皮彻底失去了血色,被风一吹,化为灰烬,露出了那张只剩下筋络和血肉的恐怖面容,看起来有些像是遭到严重烧伤的人伤势复员后特有的面部特征。

    至此,无面杀手集团三十三号组全军覆没!

    开皇三十一年七月初七,一夜之间同时发生了两件事情使得九州为之哗然。

    第一件,蜀山的使者沈飞在擂台斗技的过程中,光明正大的战败了号称蜀山剑派创派以来头号武痴的白鸟峰三公子楚邪;第二件,同一天晚上,明月峰峰主的亲闺女纳兰若雪遭到劫持,劫持者是江湖上享有盛名的无面杀手集团,沈飞以一己之力展开援救,不仅成功将同伴救出魔窟,更是借此捣毁了无面杀手集团三十三号分部,帮助十一皇子拓跋烈找到了杀死三皇子拓跋伯夷的真凶。

    两件事情一出,帝都表面的平静被彻底打破,正在互相厮杀的诸位王子马上明白过来,从来不问政事的拓跋烈已经用行动强势宣示自己加入到了王位争夺战中,并成功地与道宗结盟,成为了道宗在人国的代理人。可以想象到,不久的将来,他必然成为皇位的有力竞争者,和自己同父同母、或者同父异母的哥哥弟弟们展开厮杀。

    血染的王位争夺战,只有一人能够活到最后。

    ……

    帝都光明殿,当今万岁,被称作古今第一明君,拓跋氏骄傲的万岁爷拓跋圭独坐在正大光明的光明殿上,下首一名臣子单膝跪地,向他禀告事情,象征着皇族威严的五爪金龙栩栩如生的盘踞在老皇帝的背后,以自己特有的冷酷目光凝视下方的臣子。五爪金龙虽说是雕刻在椅子上的死物,但雕刻者的手法却可称作鬼斧神工,不得不让人佩服,盘踞在老皇帝的身后,乍一看如同活物,震慑人心。

    等到下首之人禀告完毕,老皇帝沉沉地吸了口气,“这么说,烈儿已经与道宗结盟,铁了心加入到皇位争夺战中去了。”

    “启禀陛下,就现在掌握的情报来看,十一皇子殿下确实有此意愿。”跪在殿下的人恭敬禀报,他的穿着与寻常臣子不同,宽大不足,干练有余,看起来是个练家子,很精神,前一次皇帝陛下在此征召,见的就是他。b2

    “近段时间烈儿与真儿可曾有书信的往来?”老皇帝继续问。

    “启禀陛下,我们的人对烈皇子日夜监视,发现皇子殿下和真皇子并无书信往来。”

    “你确定?”

    “人头担保。”

    “真儿越加的成熟了,知道我的忌讳是什么。”老皇帝鲜少的露出笑容,“等等看吧,烈儿的奏折估计不久就会到了,我会通过他对案情前因后果的概述来判断是否允许他回朝。”

    下首之人往前挪了挪身子,说道:“恕小臣直言,烈皇子的生母为当今后宫稳坐第二夫人之位的贵妃娘娘玲如意,他的夫人是安氏独女安玲珑,若皇子殿下铁了心回宫,贵妃娘娘一方的势力恐怕一下子增大了太多太多,局势会向着难以控制的方向发展。”

    “你担心烈儿和真儿是一条心的?”

    “不管是不是一条心,烈皇子的出现都会打破原有的势力平衡,因为有太多的利益集团能够和他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安家会将自己的独女嫁给烈皇子,也不会事先没有考虑过。”

    下首的臣子说的义正言辞,忠心耿耿,老皇帝却不以为意地挥挥手道:“平衡早已被打破了,真儿对元吉步步紧逼,要不是我从中护着,元吉早就败下阵来,现在烈儿出现,反而是一个契机,一个重新缔造平衡,使得三方势力共同角逐一个位置的新平衡的机会。所以,烈儿上报的奏折很关键,我会从他禀告给我的内容中,决定是否允许他回朝。”

    “陛下您似乎已经彻底收回了对烈皇子的怀疑。”

    “之前是朕多虑了。”

    “陛下何出此言?”

    “不惜得罪帝国国教也要和道教结盟,烈儿争夺皇位的心意已决,这样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甘愿屈居于人下,和真儿不会是一条心的了。”、

    “陛下明察秋毫,微臣受教了。”

    “等等看吧,烈儿的奏折当中禀告的内容,决定了他的未来,可千万不要让朕失望啊,我的孩子!”

    ……

    同一时间,大皇子拓跋元吉正在后院的池水中寻欢作乐。王子府宽敞气派,别具特色的园林庭院一处连着一处,成星罗密布之势,其中一片池塘,池水干净,莲花朵朵盛开,蛙鸣蝉叫,歌舞升平。

    不时有巨大的鱼尾划过水面,拍起雪白的浪花,银铃般的嬉笑声惹人身体燥热。

    皇子殿下浸泡在水里,后背倚靠着岸边,长着鱼尾的美丽女子于身后为他按摩肩膀,五根手指青葱细嫩,俊俏的面容精制如能工巧匠精心雕琢,**着身体,脖子之上固定了钢铁打造的颈圈,颈圈花纹特别,可见也是经过能工巧匠的精心打磨,末端连接着一条拇指粗的铁链,像狗一样,被拴在主人的身边。

    对于鲛人来说,能够像狗一样活着,已是人生中头等快乐的事情,她们中的绝大部分,根本活不到成年。

    同样的鲛人还有好几个,纷纷在水中嬉戏,玩耍,鱼尾划过水面,溅射起雪白的浪花,巧笑之声如同银铃阵阵,钩的人心里面痒痒的。大皇子拓跋元吉最喜爱鲛人奴隶,这片水塘便是专门用来蓄养她们的。其他臣子也跟着一起寻欢作乐,或下水游泳,或倚靠在岸边陪王子殿下说话聊天,或饮酒作乐,身后都有美女相随,却绝不能染指鲛人,醇美的酒香笼罩了荷塘。

    正在尽情享乐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此处的美好,是一名红衣的侍卫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报……”一边跑,一边拉长了语调大声禀报,声音一路跟随直到岸边,侍卫双膝跪地,手中捧着一封书信:“禀告王子殿下,金陵城传来的六百里加急到了。”

    “六百里加急?”伴随着众人的唏嘘,鼓乐声顿时止歇了下来。

    大皇子拓跋元吉看着侍卫手中的信件微微蹙眉,最近一段时间,每次从金陵传来的消息都不是什么好事,以至于信件刚到便觉得忧心忡忡,玩乐之心全无。

    真是恨透了自己的十弟了,如果不是他步步紧逼,自己的生活会比现在逍遥自在一百倍。

    “哗!”皇子殿下出水,鲛人侍女为他裹上了亵衣,其他附庸于皇子的幕僚们跟随皇子一起出水,整齐划一的动作如同提前训练过。

    站在岸边,拓跋元吉抓住了鲛人主动递过来拴住她脖子的锁链的末端,一路牵着,眉头深锁地走到紧邻池水的座位上。坐下之后,把链子挂在早有设计的锁扣处,身子往后倾,一只脚踩住鲛人的背脊,后者弓背匍匐在地,一动不动。

    拓跋元吉蹙眉阅读信文的时候,其他人全部恭立在他的身后,屏息等待。假山和露台屹立在水池的对岸,穿着暴露的舞姬、乐师在露台上表演和吹奏,眼见主人表情不善,纷纷止罢动作,等待着主人下达进一步的指示。

    皇子殿下一行行的阅读信文,众人眼见他眉目逐渐开朗,阴沉的心也跟着放晴,等到皇子殿下读完信文,将其交到沈腾手中的时候,其他人迫不及待地上前询问。

    “殿下,金陵那边可是传来好消息了?”

    “信上说,杀死三弟的元凶抓住了。”拓跋元吉喝了清酒润喉,“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无面杀手集团动的手,幕后主使目前还没有找到,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是买凶杀人。”

    “无面杀手集团?”提到这六个字,幕僚们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连他们都被拉下水了。”

    此时,沈腾看完了信函,右手轻轻一挫,挫出了一团火,信函就此燃烧起来,化作灰烬,被风一吹飘散在风里。接着往前欠身,无比恭敬地道:“殿下,无面杀手集团故意给诸位皇子的人头开出天价,目的就是要避免旗下组织无端介入王室纷争,遭到记恨,现在连他们都被牵扯进来,对我们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哦?”本来问题解决了,拓跋元吉还很开心,听沈腾这么一说,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面色马上阴沉下去。

    沈腾继续道:“现在的无面杀手集团,几乎就代表了杀手排行榜,以及杀手界,他们的介入预示着咱们对手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为今之计,我觉得殿下您只有主动出击了,如果继续坐等对手不断扩大势力范围的话,对我们而言只会越来越不利。”

    拓跋元吉阴沉着脸,一脚将细皮嫩肉的鲛人踹开,端坐起来,略带些黄色的眼珠在眼眶里面乱转,“你的意思是,拓跋真和杀手集团结盟了?”

    沈腾低着头,露出忧心忡忡的样子,褪下了火鸡样服饰的他一身肌肉结实,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一看就是经历过刀尖舔血的日子:“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殿下您现在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十皇子拓跋真,三皇子的死很可能是他有意嫁祸给咱们的。”

    “如此说起来,那问题还真是严重了。”拓跋元吉求助地望向沈腾,“依沈爱卿的意思,咱们现下应该如何应对。”

    “臣以为,殿下首先要做的,是拜托您的叔父确定了烈皇子的上报内容与咱们无关;或者说,万一上报的内容与咱们有关系的话也不要紧,只要把信函内容一字不漏地落拓下来,给咱们提前知道了里面的重点就可以了,也好提前做出应对。”沈腾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表情严肃地静静听着。

    “我这就给叔父回信。”拓跋皇子对沈腾非常信任。深处酒池肉林,灵隐寺的得道高僧们持斋修行,止步于外,陪在左右的都是以沈腾为首的民间势力,也是拓跋元吉身边最缺少的支持者,和自己的弟弟比起来,拥护拓跋元吉的民间势力真的少的可怜,除了沈腾之外,大多数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家伙。

    “落实了烈皇子呈报的内容,接下来,我认为皇子您最好联合一班王公大臣对雇佣无面杀手的幕后黑手发出质疑。与其被动的防御到不如主动出击,事件持续发酵下去,怀疑的矛头还是会指向您的,毕竟三皇子的死表面上看起来殿下您是最大的受益者。在怀疑的矛头倒向您之前,如果有人能够铿锵有力地阐明厉害关系,阐明事情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是别有用心者想要借刀杀人的话,我认为,就算不能完全消除皇帝陛下对您的怀疑,也可以在他的心里面留下一个底,让他不会态度简单地处理问题。”8)


凡世歌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凡世歌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凡世歌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