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皇-烽皇 第六十四节 倒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瑞根 书名:烽皇
    汴梁,崇政院。

    “噹!”厚实的手掌狠狠的拍在桌面上,案桌上的茶盅猛然挑起,水溢了出来,在乌黑古旧的檀木桌上溅落,慢慢的融合在一起,变成一条水流沿着坡槽缓缓流下,落地,钻入青石板缝隙中。

    “谁给庞子义这么大的权力?直入徐州,他好大的胆子!”怒不可遏的老者颧骨高耸,长眉低垂,目中跳动的火焰显示他此时怒意达到了极致。

    “院使大人,可能是子义临机权变吧。”李鹤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不得安宁啊,对于庞元擅自出兵徐州一事,李鹤内心也是持一种复杂的态度。

    去年他从崇政院直学士升任判官,已然成为崇政院中仅次于院使、副使之下的第三人,其中很大程度就是对其扶持江烽的一种褒奖。

    但是在升任判官之后,李鹤的态度反而发生了一些变化。

    随着江烽在淮南的攻城略地,尤其是在攻占寿州并从长安取得了淮右防御使一职之后,李鹤对江烽的态度就迅速逆转了。

    他几度在崇政院中提出要想办法遏制淮右势力的膨胀,甚至提出可以考虑减轻对蔡州的压力,释放蔡州兵力,让蔡州袁氏与淮右争雄。

    阴沉着脸的绯袍老者瞥了一眼李鹤,强压住内心的火气,平复了一下心绪:“寿山,我知道你的心思,没错,淮右的势力膨胀得太快了,我一样也觉得不放心,正如你原来提出来的,我们可以让袁氏去和淮右相斗,而不该我们直接出面,你应该知道我们当下的难处,政事堂那边必然又会在梁王殿下面前搬弄是非,又要不得安宁了。”

    李鹤心中苦笑,难道庞元不出兵徐州,就能安宁了?

    没有庞元的支持,尚云溪铁定是撑不住,只能彻底退出徐州,他那两万兵一旦退出徐州,还有多大价值?

    大梁不缺兵,缺的是能发挥作用却又不需要大梁付出的军队,而尚云溪恰恰就有这样一支力量。

    但他也明白这位和自己同姓的院使——李宾面临的巨大压力,从前年开始的旱灾也给整个大梁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尤其是去年到今年的大旱,更是让整个中原地区都陷入了缺粮的境地。

    大梁作为中原霸主,当然会有相当的粮食积蓄,但即便是这样也撑不住了,不得不向南方卖粮,向南阳,向淮右,向吴地,这又需要耗费本来就已经相当拮据的库银。

    可以到目前,大梁的财力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

    政事堂那边为此已经两度上书,要求裁减军队,要求至少裁减两厢军,也就是二十个军,五万人,只有这样才能平衡来年的财政短缺带来的巨大亏空,否则明年就可能出现更大的问题。

    但这个要求理所当然的遭到了崇政院这边的坚决反对,哪怕是官司打到梁王殿下面前,这也绝对不可能接受,甚至可以哪怕是梁王殿下支持赞同,崇政院认可,这个要求也不可能落实下去。

    今时不同往日,真要强行落实下去,也许就会引来一场兵变也未可知。

    这也是今日为什么李宾为什么大发雷霆的缘故。

    本来政事堂就对崇政院这边的巨大消耗意见很大,现在天兴右军又擅自出兵徐州,而且众所周知大梁目前根本没有力量去攻占徐州,连北面河朔大旱带来的巨大灾民压力都已经承受不住,哪里还有余力去过问其他?

    而这庞元却未经崇政院允许出兵徐州,无疑是要点一根火芯子。

    “临机权变?寿山,这领军大将的权力未免太大了一些吧?”坐在李宾左侧的干瘦男子阴测测的道:“若然人人都如此,还要吾等崇政院一干人作甚?”

    这是崇政院副使张继祚,张全义之子,张全义曾任大梁政事堂主事,也曾任过崇政院副使,张继祚这也算是子承父业。

    张继祚的话让李鹤也无言以对,只不过在座的其他几位直学士却是不以为然。

    这年头,谁不知道这各军大将已经隐隐有些尾大不掉的局面,连梁王殿下都不敢轻易撤换这些领军大将,遑论崇政院诸人?

    当然,像庞元这种未经上报批准,便径直派兵出征外域的事情,在大梁内部也还是第一遭,也难怪崇政院诸人都是恼怒不已。

    “副使大人,也需要看情况而定。”李鹤对李宾倒还尊重,但是对地位和自己相若,且本来就有些看不惯的张继祚,他就没有那么好的脸色了,“子义也只派了两军兵出而已,宋州纵然没有这两军兵,安全也无虞,而这两军出,对徐州局面定然大有帮助,那尚云溪亟待我们大梁的支持,方能站住脚,也能为我们大梁日后干预徐州提供一大助力。”

    “敢于徐州?呵呵,寿山,你未免也想得太美好了一点吧,我们大梁还真有余力干预徐州,瞅瞅北面的压力,某不是河朔那边的,一帮灾民,算不上啥,顶多就是地方上多些麻烦,士绅出点儿钱粮罢了,我是滑州和怀州一线!”

    张继祚能坐到崇政院副使这个位子上,自然也非寻常之辈,看问题一样精准犀利。

    “河东虽然也遭旱灾,但沙陀人却可以通过漠北草原上牲口补给,加上他们四处打草谷,熬过去不难,他们会放任这样好一个机会么?”

    张继祚的话博得了其他几位直学士的赞同。

    河东铁骑已经开始在怀州和滑州一线边境地区出现,职方房的消息也证明了这一点,沙陀人又有些不安分起来了,或许是看到了中原河朔面临的巨大机遇,让他们有些按捺不住了。

    除了滑州和怀州外,事实上在卫州、相州一线,沙陀铁骑也频频现身,来自魏博节度使那边的告警已经送到了崇政院,也让崇政院压力更大。

    而且沙陀人极善声东击西之策,利用他们的铁骑机动优势,不断拉动防线变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似乎有意从怀州、滑州这一线突击,但是没准儿却是佯动,是在为西线的陕州和河南府这边做掩护也未可知。

    现在的大梁虽然兵力不少,但是一旦调动的消耗和补给,却已经有些撑不住了,这一点崇政院诸位大人都是心知肚明。

    庞元出动两军兵力入徐州,当然不是出于道义,肯定是有所图谋。

    这一点崇政院诸人也清楚。

    问题是徐州局面过于复杂,尤其是牵扯到现在气势正盛的淮右军,崇政院更担心造成两方的直接冲突,尤其是在眼下北面局面也出现了一些变化的时候,就更让人忧心了。

    “诸位大人,其实我觉得这件事情未尝不能换一个方向来考虑。”李鹤轻轻咳了一声,提出自己的观点,他知道在这样下去,怕是讨论到天黑来也是拿不出一个方略来的。

    “哦?寿山,你。”李宾虽然对此事很是恼怒,但是对诸如张继祚这等人只会吆喝发泄,却拿不出应对之略的人更是腻歪,所以李鹤一开口,他就立即给予了鼓励。

    “某在想,我们大梁军入徐州已经是事实,现在江烽还在南面的蕲县与姚承泰作战,但毫无疑问那卢启明应该已经是与江烽暗通款曲了,尚云溪要想独霸徐州很难,纵然有天兴右军的支持也做不到,而且我们也不可能让天兴右军卷进去,天兴右军也不可能为了尚云溪与淮右军一战,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妨考虑主动与淮右接触,寻求一个合理解决方案,也为我们大梁谋求一定的利益。”

    在座诸人都是老辣成精的角色,一听就明白了李鹤的意图,张继祚直接问道:“寿山之意可是以放弃尚云溪来换取利益?唔,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再度轻咳了一声,李鹤略略有些尴尬,但仍然道:“放弃尚云溪不可取,这会给我们大梁在周围诸藩的形象造成很大的破坏,但是要让我们直接介入或者支持尚云溪与淮右一战,也不可取,所以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让尚云溪退守萧县,我们给予其一定支持,让其以依附我们的形式来存在?而淮右取得徐州,当然需要向我们支付一定的酬金,钱,粮,均可。”

    应该这个意见充分考虑到了各方的需求,只是有些委屈尚云溪了,辛辛苦苦这么一遭,结果还是回到以前,甚至还不如以前,本来在徐州城中还驻扎有一军兵,现在还得要退出来,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么?

    只是实力不如人,一旦大梁真的确定,却也由不得他了。

    “萧县太近,只怕淮右不会答应啊。”李宾沉吟了一下,“另外,尚云溪未必能接受这个结果,如果他一怒之下投降淮右呢?”

    这也是一个问题,若尚云溪真要投降淮右,那却是一个让大梁有些难以接受的情况,两万大军若真是投入淮右怀抱,那就真的要成大患了。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 云/来\阁,各种任你观看


烽皇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烽皇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烽皇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