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无妖-正文 第448章 搞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沧澜止戈 书名:盛唐无妖
    此为防盗章,如有带来不便,还请见谅,几个小时大概晚上会更新正文,s:本作者为博生计,掉进钱眼里了,更不想让自己的劳动果实成为别人不劳而获的资本,如果读者们在盗网看不到正确内容,花一顿饭钱充到起点便可,盛唐烟火下,缘分而相遇,若是亲临,不胜感激。

    白鹤也不在逗留,直接衔住信封飞走。

    “得了,你们三个跟上去把。”

    “诶,刀锋阁下,不是说要知道那女鬼情况吗,走吧”光头佬可不给人交代,交代完顾曳三人就自来熟似得勾着刀锋的肩头拽着人家走了。

    这人忒不要脸,刀锋几次拽下他的麒麟臂都不行。

    “三位这位姑娘,路上小心,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还请务必联系我们。”

    赵阔毫不掩饰对夭夭的爱慕之心,就差明说欢迎夭夭“约”起来了。

    还好夭夭神色冷淡,只略颔首给了人家面子,别的再不肯说了。

    落在赵阔等人眼里就是清冷寡淡,十分惹人心痒。

    如此绝色的女神该如此,该如此。

    顾曳一看这就不爽了,微微一笑:“夭夭,走了。”

    她伸出手,高冷艳如冰川女神的夭夭立刻展颜一笑,将手放在顾曳手中,哪里还有半分高冷淡漠,只温柔成一滩温泉水似的。

    顾曳朝这些弟子挑眉,那表情就两个字可以形容哼哼。

    众弟子:这姑娘倒也是清秀佳人,怎做起表情就这么坏呢。

    不过顾曳正要带夭夭走,眼前伸来一只宽大如熊掌的大手,顾曳认真一看。

    李大雄:“恩,猴子,我们走吧。”

    这动作倒不像是要带着顾曳跟夭夭走,反而像是来吧,猴子,带人家走。

    那表情还甚扭捏。

    顾曳捂住自己的胃,挥手:“你走开”

    李大雄走开了,然后有些委屈得跟上两人。

    望山跑死马,望峰爬死个人啊。

    这神霄本就高耸,比奎山大了那么多,顾曳三人愣是爬得上气不接下气。

    直到午后傍晚他们终于到了

    顾曳一只脚踏上那顶峰浮台的时候,另一只手还拉着夭夭。

    哪怕累极,顾曳视线里还是出现了空旷平坦的峰顶浮台。

    这浮台真的很大,占地至少三四十亩,内侧靠神霄一侧峰峰顶,峰顶脚下坐落清幽竹林,竹林内侧是一阁楼。

    这阁楼很大,顾曳目测一下,总觉得至少有七八千平方了,比起现代的那些豪门庄园还要大上许多。

    可这阁楼这么大,向阳一侧通了豁达的平台,也就是通着她所在的这一边。

    一路清香萦绕,竹林之中凉风吹拂,周遭白云缭绕,端是神仙之地一般。

    顾曳跟夭夭才爬到这儿,一对面被这凉风吹拂,便是觉得身体疲乏一扫而尽,脑袋的昏感也散去了。

    这灵气顾曳跟夭夭对视一眼,这地方明显逼格极高啊,奎山跟这里一比就跟茅坑似的。

    能在神霄山占据一大侧峰,这人能是普通地位

    还有那白鹤

    顾曳沉思的时候,脚被抓住了,顾曳转过头,看到满头大汗累得如狗的李大雄。

    “哎呦妈呀,累死我了,这什么破山,这么高”李大雄嘟嘟囔囔,恨不得就此趴下睡一觉。

    然而这话刚一说,头顶便是被一坚果砸中了,他捂着脑袋叫唤,顾曳抬头看去,赫然看到那上空白鹤

    “是你,你这大鸟为啥要扔我我得罪你拉有本事下来单挑”

    李大雄气急,指着白鹤大骂。

    “你们爬得这么慢,小白来来去去七回去找你们,它怎会不生气。 ”

    这话凭空而来,清幽薄凉,飘渺如风,入了三人的耳中。

    顾曳觉得自己耳朵要怀孕了,下意识转头,看到那竹林方向,没人啊。

    顾曳狐疑,但一眨眼,白鹤已经落下,它落在了一个人的身边,这个人不知何时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眼前的。

    一袭白衣委地,白底而浅青竹叶暗纹,一头青丝用玉白飞鹤流苏倌起,峨眉淡扫,眉目清冷,背后是那郁郁葱葱的竹林,她就是那竹林中的一池寒潭,凉而冷,但又像是庇护一池寒潭的辽阔竹林,阔而幽。

    这样气质绝佳的女人实在不多见,尤其是她无声息便出现,这实力更是难以想象。

    一个美貌绝俗、气质绝佳又实力杠杠的女人说好的抠脚大汉呢

    顾曳愣了,李大雄跟夭夭也愣了。

    见惯了光头佬那不学无术上不得台面的样子,哪里想过这厮还能结交到这样的女神

    三人愣在那里,女子倒也不恼,只是淡淡瞧着顾曳三人。

    三人里面,其实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夭夭,美貌太甚,其二是那体格高大且大大咧咧的李大雄。

    反而是小清秀跟纤瘦的顾曳不太惹人注意。

    但她目光最后还是落在了顾曳身上,瞳色清浅,但身居高位,端是让人害怕敬畏的,反正李大雄是乖乖闭嘴了。

    顾曳回视着这位女子,沉默半响,才开口:“我能摸一下你吗”

    李大雄精神一震:厉害了我的猴子。

    夭夭:

    女子皱眉,白鹤先怒了,恨不得用翅膀扇死顾曳。

    “奥,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摸一下你的衣服我的天,这是真正的唐绣啊花水纹,暗流风,这用的丝线还是真正的水龙丝”顾曳嘴里喃喃,眼珠子粘着女神的衣服不肯离开。

    李大雄:厉害了我的猴子,你特么还没摸就能做出这种仿若摸得很爽的表情

    白鹤已经抬起脚要摁死顾曳,倒是女子瞧着顾曳,目光很淡:“你就是顾曳。”

    顾曳回神,瞧到这女子手指之间还夹着一封信,奥,就是之前那一封,明显已经开封了。

    看来死光头把自家弟子的信息都说了,毕竟是要人家收留嘛。

    顾曳也不知对方身份,但寄人篱下当然要客气一些,便是点头,“是我。”

    “你师傅让我照看你们一段时间。”

    这人也没提知不知道顾曳他们在幽州经历的事情。

    顾曳却起身,解下了后背背负的红颜玉尺,递出。

    “根源就是它咯,与其说让我们三人离开幽州修炼,还不如说是逃难。”

    哪有这样大大咧咧拿出灵器的。

    反正李大雄跟夭夭知道顾曳聪明绝顶,肯定有用意。

    女子低头看着顾曳递出的玉尺,匣套已经解开,露出那般灼目的艳红,似红煌流火,一看就知道是上上之器。

    “灵器在范阳幽州引人垂涎,在镇江也差不多,甚至有更多更强的降师为之不择手段,你拿出它来,就不怕我会动手吗”

    顾曳:“奥,所以我递给你了啊,你动吧。”

    女子:“”

    夭夭扶额:阿曳你这是调戏吗

    还好这女子心胸海量,对顾曳这般随便的言语没有任何羞恼,反而拿起了红颜,修长如青葱的指尖触过红颜上的艳红流火。

    “叫什么”

    “顾曳啊,你不是知道嘛。”

    “我问的是它。”

    “奥,红颜。”

    红颜女子眉梢微微上扬,手指一送,红颜抛到了顾曳怀里。

    顾曳接住它,看向女子,却看到对方眼中的流光。

    “你是在试探我可满意了”

    顾曳顿时微笑,“如果前辈真要,无需试探,看结果就行了,我只是觉得既然寄人篱下就要有自觉,该交代的就交代,万一后期有人来找麻烦,你总得知道是什么招来的吧。”

    顿了下,她又说:“不过么,我觉得死光头应该已经将事情交代了,日后就请前辈多多保护咯。”

    这话她说的这么坦荡,一点遮掩跟羞耻心都没有。

    “你叫他死光头”女子看着顾曳。

    奥,难道是恼了毕竟是死光头故友啊。

    顾曳想了下,说:“这是昵称,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会给取昵称呢,其实我对他十分尊敬。”

    顾曳一本正经,李大雄跟夭夭努力维持认同的表情。

    女子却说:“是么,看来你们师徒感情极好,他在信里还提及三个弟子里面,属你最为聪明懂事孝顺,他最为疼爱。”

    顾曳三人:“”

    这特么何止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简直是挖了眼珠说瞎话

    不过么,这也有好处不是,估计是光头佬良心发现了。

    顾曳只能这么侥幸想着,但还是下意识问一句:“还不知前辈名讳,跟死光跟尊敬的师傅是什么关系。”

    对啊,这人到底什么身份。

    李大雄跟夭夭也想知道。

    但他们也没想到女子会直接回答。

    “我叫沈青玥,你们师傅是我姐夫。”

    三人震惊但也欢喜,哎呦,这是亲戚关系了啊宝宝放心了

    但顾曳也听到这女子继续说:“十五年前,他害死了我姐姐跟侄女。”

    她目光幽幽地瞧着顾曳三人,手中信笺开始焚烧。

    “这么多年了,他倒是有自知之明,还晓得送上自己的三个弟子”

    送羊入虎口,顾曳脑补了这样五个字。

    她也猛然明白为何死光头这么“厚爱”她了。

    特么好大一个坑

    入了虎口的羊还能有逃出的机会太阳快下山的时候,顾曳三人也没能从那峰顶下来,倒是死光头哼着小曲儿从主峰下来,手里还勾着一个酒瓶,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惹得路上的神霄弟子十分看不上。


盛唐无妖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盛唐无妖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盛唐无妖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