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大圣人- 第六百零八章赵瑞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佛前献花 书名:聊斋大圣人
    胡黑死去之后,李修远看见它的元神已经溃散了,只留下了个不成型的魂魄飘飘荡荡的没入地下,往那阴间幽冥之地而去。

    似它这种了却了生前的恩怨,没有任何留念的魂魄根本就不需要鬼差抓拿亲自押送去阴间,冥冥之中的会有一种力量指引着这些解脱了的魂魄进入阴间去。

    否则天下死去的人那么多,鬼差哪里忙的过来?

    需要抓捕,押送的鬼魂都是那些心怀怨恨,亦或者心中有冤屈的,当然也有被法术拘留,鬼神奴役的魂魄。

    “这里的事情已经了结了,贫道也该离开了。”李修远说了一句,便欲转身离去。

    胡黑的尸体不需要掩埋,它的尸体要留下来赎罪,任由别人扒皮鞣制,剁碎烹食。

    “道长,道长,不,仙家,仙家还请留步。”柳先生忽的惊醒过来,急忙追着李修远而去。

    李修远问道:“这位先生,这妖精已经咽气了,魂魄也已经飞走了,留下一具躯壳已经不能再作祟了,贫道来这里的目的也达成了,为何还要让贫道留步?”

    柳先生讪讪笑道:“在下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仙家替我们降妖除魔,若是不答谢仙家一番,就让仙家离开的话这岂不是有违礼数么?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要请仙家进驿站歇歇脚,吃顿便饭,以此当做

    答谢。”

    “仙家你看,现在都日落西山了,天色不早了。”

    李修远看了看天色道:“虽然天色不早了,但我现在出发的话还是能赶在入夜之前去往京城的。”

    柳先生闻言心中又是一凛。

    这里虽然距离京城不远,可还是有五六天的路程,这道人竟在入夜之前就能赶去京城,这除非是飞,否则哪有这样的神速啊。

    “你答谢我的好意,贫道心领了,只是贫道并没有帮到你们什么的,这狐精你也看到了,遭遇劫难,奄奄一息,本来就要死了,即便是没有我的出现也活不过多少时辰,所以柳先生你用不着答谢。”李修远

    说着便已经走出了马厩。

    准备施法离开。

    “仙长,等,等等。”柳先生见此去意已决,急忙加快一步走到他的面前跪了下来。

    “仙长,在下今年已有三十好几,文不成,武不就,依靠一些浅薄的智慧拜入王府当幕僚,今日得遇仙人是在下三生积攒的功德,在下不敢奢求仙人的赏识,只是想趁仙人离开的时候询问一下自身的前程,

    寿元,还请仙长能满足在下这个小小的愿望。”

    说完,这个柳先生当真是伏地而拜,恭敬异常。

    李修远摇头一笑:“你跪贫道问前程却是问错人了,须知天下的修道之人有会炼丹的,有会练气长生的,有会降妖除魔的,有会画符测算的......恰巧贫道就不精通看前程,测吉凶,贫道只是学了一些简单

    的法术,会抓几个妖,诛几只恶鬼罢了。”

    说完便立刻将这个柳先生扶了起来。

    “这,这个......”柳先生这个时候有些失魂落魄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福祸贫道还是能看的。”李修远又话锋一转道:“今日你们撞妖猎狐,猎杀的还是一只千年狐精,这是一件好运,但也是一件厄运,狐精的死把你们的好运都给消磨了,接下来就应该要有祸事临头

    了,柳先生一路上多加注意,或许能避免这场祸事。”

    他并没有看生死簿,也不知道这柳先生的前途如何,只是看他的头上福德之光隐蔽,有黑烟笼罩,挥之不去。

    这样的人必定是精与计算,坑害了不少人,脑海之中满是算计人,对付人的恶毒计谋。

    虽然对自己还算客气,那也不过是因为自己假借道人,仙人的身份缘故。

    若是对普通人,那肯定就是另外一个态度了。

    “多谢仙长提醒,在下感激不尽。”柳先生有些遗憾道,没办法问出前程,不禁有些遗憾。

    “咦。”

    忽的,李修远却又轻咦一声:“不对劲。”

    “仙长怎么了?”

    李修远此刻却又看见不止是他头顶上黑气弥漫,变连周围那轮值的护卫也都黑气腾腾,遮蔽灵光。

    这不是恶念散发出来,而是劫难来临的征兆。

    可是要说这是怎么回事,他却又说不出来,毕竟他回山门学法术的那段时间最没有学会的就是这类掐算,推演的法术了。

    就在李修远皱眉疑惑的时候。

    突然。

    附近的轮值的一个护卫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站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啊~!”

    接下来一声那个护卫便传来了一声惨叫。

    “不好,有强人来犯。”驿站外突然变的嘈杂起来,很快便听见兵器挥舞,铁甲晃动的声音。

    时不时的还传来一声声惨叫。

    那是人死前因为恐惧发出来的,一声惨叫就代表着有一个护卫正在死去。

    “才刚说完就有劫难来了,看来我来的真是不凑巧啊。”李修远感慨一声道。

    此刻柳先生脸色大变,顾不得和这位仙人多攀谈了,掉头就跑,此刻强人杀来,他身为幕僚最要做的就是护住主人的的安全,确保小王爷不被强人所杀。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老旧兵服,像是一位落魄军户的汉子手持一柄满是缺口的腰刀,怒发冲管的一路拔刀杀来。

    他的刀极快,

    只是一挥,就好像一道影子闪过一样,转眼之间一颗护卫的脑袋就被斩了下来。

    “你们这些天杀的狗官,还我妻子来。”这汉子怒吼连连,面对围过来的护卫丝毫不惧,边走边砍。

    所过之处无不是断臂残肢,刀光闪过,那些武艺不俗的护卫根本近不了他的周身。

    “快,用弓箭射退此人,他的武艺极高,已经练出了气劲,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为首的一个队长大吼道,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这山野之中,穷乡僻壤怎么会出一个这么一个强人?

    练出气劲的习武之人,用漂亮点的话来说,就是武道宗师了。

    这样的人放在京城能做禁军教头,放在留六扇门能做总捕头,放在军营至少也是一个偏将,先锋。

    很快,又是一阵调遣人手,拉弓射箭的声音传来。

    但是这个军汉手中残缺的腰刀好生厉害,舞的密不透风,射来的箭矢还未落到他的身上就已经被他从半空之中斩落了下来,那些护卫身上精良的铠甲,被他手中的一刀划过齐齐裂开,不是斩断手臂,就是开

    膛破肚,下手极其狠辣。

    李修远听到这样的动静和惨烈的厮杀当即赶来一看。

    此刻他却看见那个武艺非凡的军汉已经一个人杀退了护卫冲进了客栈之中。

    “狗官,你们听着,交出我的妻子,不然今日我把你们全部杀光。”这个军汉双眼怒视,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本来想要阻止他的李修远听到这话反而迟疑了一下。

    “其中必有内情,否则他怎会如此的疯狂,一个人就冲杀进来?”李修远目光一凝,决定先看看再说。

    退入驿站的护卫们已经所剩不多了,他们面面相觑,心惊胆战,握着钢刀长枪的手都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柳先生此刻躲在护卫的后面,也是吓的脸色苍白,只是一个劲的招呼众人拦住此人,切不可让他杀过来。

    “啪啪!”

    然而在这个时候一个鼓掌的声音从驿站的二楼传来。

    却见一位相貌不俗,有贵气的青年公子,正抚掌而笑,缓缓的走了下来:“好,杀的好,本王的这些护卫无不是从军中精挑细选来的,武艺都能以一当十,没想到几十名护卫竟然挡不住你一个人,这样的武

    艺不能为本王效力实在是可惜了。”

    “小王爷,您下来做什么,这外面强人厉害,你切不可靠近啊。”柳先生忙呼道。

    “呵呵,无妨,不碍事,本王一路上赶路烦闷的很,一直找不到什么乐趣,竟然难得遇上了这样一件有趣的事情,本王当然要出来好好玩玩咯。”

    这个青年公子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丝毫没有任何害怕畏惧的样子。

    仿佛一个孩子见到了喜欢的玩具一样。

    “就是你这狗官抢了我的妻子?该杀。”那军汉勃然大怒,脚下一发力整个人就像是一头猎豹一般扑了上去。

    那些护卫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走下楼梯的这个小王爷就被这个军汉扑到在了地上,那染血的腰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还未发力,就已经撕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

    “王爷。”

    众护卫大惊,急忙冲了过来,想要救人。

    “哈哈,好快的刀,本王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你给抓到了,厉害,厉害啊,本王手底下还没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喂,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小王爷不害怕,反而有些惊喜起来,忍不住哈哈大笑:“救什么救,本王要你们救了么,一群没用的废物,都退下,扰了本王的雅兴,本王统统砍死你们。”

    “小王爷,现在不是玩的时候啊,他是来杀小王爷的。”柳先生脸色苍白,骇然道。

    小王爷道转而大怒道:“退下,谁不听本王的话,回头本王就抓他喂狗。”

    附近准备围上来救人的护卫闻言又不禁吓的缓缓退了下去。

    “听着,狗官,你爷爷叫郝昭,说,是不是你派人抢走了我的妻儿?”

    这个叫郝昭的军户咬牙切齿的说道,架在他脖子伤的腰刀只要再深入几分就能撕开他的血管,让这个王爷身首异处。

    “你叫郝昭么?你知道本王叫什么么?本王叫赵瑞,是当今皇上的弟弟,被封为越王。”

    赵瑞笑道:“你要杀本王,当然可以?不过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本地的军户吧,你知道杀害本王的罪名么?杀害皇亲等同造反,要诛连九族,你家中有父亲没有?有兄弟姐妹没有?有远方亲戚没有?如果都没

    有的话你尽管杀吧,如果本王死了,柳先生你们听清楚了,一定要启奏皇上,让皇上将这方圆二十里之地的百姓给本王陪葬,记住,是二十里,少一里都不行。”

    “好了,本王的话说完了,要杀就尽管杀吧。”

    这个叫郝昭的军汉听到这话手掌一颤,架在他脖子上的刀忍不住收了几分。

    杀害一位王爷的罪名他担不起。

    诛连九族,祸及乡里,这一刀下去后果有多严重郝昭心中十分清楚,毕竟他也是当差的。

    “你犹豫了?呵呵,害怕了?刚才你可是很厉害的,来啊,杀啊,本王让你杀啊。”赵瑞握住他的刀直接就拿脖子抹上去。

    只要一蹭,他的喉咙就会被划破。

    郝昭大惊急忙泄力收刀,这才避免了这个王爷死在了自己的刀下。

    “真是无趣,只要喊着震天响要杀本王,结果现在却又不杀了,本王的脖子都已经送到你面前了,你居然把刀收回去了,不错,你的妻子是本王抓的,山野村妇难得长得还算白净,有些姿色,本王路上无聊

    ,让她来服侍本王,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别忘了,这天下可是姓赵。你们这些贱民生下来就是伺候我们赵家的,本王能看上你妻子是你妻子的福气,你现在应该跪下感恩戴德,竟敢拔刀相向?当真是想造

    反啊。”

    赵瑞拍了拍衣袍,从容不迫的站了起来,随后脸上露出暴戾之色,一巴掌甩在了郝昭的脸上。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打的郝昭脸皮发红,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手印。

    “你找死。”郝昭牙呲欲裂,拔刀欲砍杀这个王爷。

    可是一个女子的哭喊响起:“住手,快住手,官人你杀不得啊,刚才的话贱内全听见了,他是王爷,杀了是要诛九族的,贱内死不足惜,可是家中的公公婆婆怎么办?还未满岁的孩子怎么办,兄弟姐妹怎么

    办,你杀了他就全没了。”

    一边说,这女子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抱住了郝昭,抓着他的胳膊让他把刀放下。

    “媳妇,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郝昭见到自己的媳妇当即浇灭了心中的杀意,急忙转身抱住了这女子。

    却见这女子衣衫凌乱,衣不蔽体,身上满是淤青伤痕,显然是被那赵瑞玩弄,羞辱过一番。

    “小娘子一日夫妻百日恩,这么快就懂得关心起本王的安危了?哈哈,你不用劝他,让他杀,本王的脑袋就在这里,他想要随时都可以取走。”赵瑞整理了一下衣襟,露出了一个笑容。

    脸上没有任何害怕的神色,反而带着几分兴奋。


聊斋大圣人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聊斋大圣人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聊斋大圣人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