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之流光岁月-工业之流光岁月 第五十七章:缘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中克希德 书名:工业之流光岁月
    透光厂只有两条产品生产线,并且早前规划的厂房也只有安放两条生产线的空间,厂房中一条生产线被改造成镜片生产,还有一条则继续生产老式座舱盖/风挡等透光件。

    老式生产线虽然落后,但是也不能停止生产,有很多已经交付使用的老款战斗机还需要老款备件供应维修需要,并且现在老歼七本身也在低速生产,对老座舱盖都还有一些需要。

    英国引进技术已经是板上钉钉子,现在是必须要想办法把英国引进的生产线安装落地,那么往哪里安装是一个问题?整个厂房就只有那么点儿空间,那就只能把镜片生产线停下来,并且彻底,让出地给英国引进的生产线安家落户。

    费劲千辛万苦才引进回来的技术,不可能因为一条落后的民用产品生产线而放弃,这是对国防军工现代化事业的不负责,同样也是对此次约旦外贸军品订单不负责。

    出口约旦的歼七m战斗机到底有多重要,这个毫不夸张地说,此次订单的成败是123厂翻身的重要转折点,要是订单失败,厂子就要背上巨大的违约责任,并且连同其它配套引进的先进技术都要受到牵连,厂子很可能就从此一蹶不振。

    作为厂里歼七m项目总设计师的女儿,屠珍英知道这个项目的重要性。

    “歼七m战斗机是空军首次提出引进英国技术改进,后来空军又认为这款飞机不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就停了项目,包括已经谈好的技术引进合同也戛然停止。当时的空军矢口否认他们在该项目中的问题,将所有责任推到我父亲头上,认为是我父亲在技术把控上的问题,才导致了飞机不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

    屠珍英由于家庭原因,她对歼七m项目也是一清二楚,把当年空军和123厂之间的扯皮都扒出来说给汪正国听。这也是第一次听到空军还能这么扯淡,基于老款歼七战斗机引进英国技术小改型号,就想要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这年头,就连双发的歼八战斗机都不能全天候作战,小身板的歼七还想全天候,这就是笑话了......

    都说空军好高骛远,单就以八十年代的所作所为看来,果然是所言非虚,做事一点都不考虑实际情况,最后项目出问题了,又把责任推给设计师来承担。

    汪正国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思索着这些话要表达的意思,以及歼七m和光学镜片生产线停产之间的问题,它们之间又是怎样的因和果,纵然知道最后歼七m项目是成功,但是他对于项目当事人才知道的各种细节还是不太清楚,也就继续听屠珍英说下去。

    “就在空军和我们123厂扯皮,各自定性推诿到底是谁的责任时,约旦提出要采购一批战斗机,然后我父亲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才想了一个办法,打算把原来准备给空军设计的歼七m销售给约旦,这样就能将原本同英国已经谈好的技术引进合同执行下去,我父亲也不用承担项目失败的责任。”

    话说到激动时,屠珍英也陷入了艰难地回忆当中,一想到父亲那边的严重压力,她现在也很无奈。

    “所以歼七m战斗机项目关系到我父亲的名誉问题,他也一直非常重视这个项目,眼看着现在型号就要完成研制,但是新的问题显示我们的老款座舱盖/风挡玻璃光学质量不合格,没法同英国引进的平显系统相匹配,所以才临时提出了从英国引进全套的风挡/座舱盖生产线,这个项目也是我父亲现在重点关注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屠珍音声音越来越小,她现在是真的没办法了。父亲重点关注新引进的风挡玻璃/座舱盖生产,因为这套技术是紧急追加引进,时间节点上就更加不容马虎,透光厂肯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和效率把英国生产线安装到位,这就是为什么考察团一回来,就马上宣布停止镜片生产的根本原因。

    歼七m关系到屠总师的名誉问题,也关系到大革命的重点困难户123厂转型升级,整个厂子高层都不顾一切地想把这个项目做好,小小的民品生产线能算个毛线,在军品订单的需要面前,它甚至没有丝毫抵抗能力,直接被连根拔起!

    汪正国听了这么多,如何不明白现在问题所在,倒也算理解为什么生产线停的那么果断,这种事确实没办法抗拒,在关系到整个总厂的利益攸关时,小小透光厂民品项目不过是蝼蚁罢了。

    倒是笑着回答了屠珍英:“所以现在的镜片生产线已经停止,甚至马上就要展开生产线的拆除工作,我想应该是所有设备都要扒出车间,给新生产线让路,对吧?”

    低着头,心里有些酸,屠珍英回答着:“没错,明天就要开始设备拆除工作,最多一周时间,整个镜片生产线都要拆掉,因此你接的眼镜片订单,永远不可能在透光厂进行生产了。”

    此时再说镜片订单,汪正国倒是没什么太多的想法了,在得知镜片生产线已经阻挡歼七m战斗机项目的时候,它就知道这订单绝对不能再做下去。

    重生一回,有些东西能够改变,但是有些东西绝对不能改变,就比如关系到123厂转型升级关键的歼七m项目,这个是绝对不能因为汪正国的蝴蝶翅膀而失败,现在即便是透光厂方面还想继续生产,他也要主动想办法停止这订单。

    “也罢,生产停就停了吧,军用订单有需要,我们也不能阻挡。只是你屠书记,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要推进透光厂的军转民,现在遇到这种事,才发现你自己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很有一种无力感,对吧?”

    两人接触这么久,也算是朋友一场,看到屠珍英情绪有些不太对,倒是能猜到是什么原因,这时候把问题说出来,希望能让她打开话匣子,有些事说出来就好。

    话算是说到屠珍音心坎儿里,当初的她,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想着要推进透光厂的军转民工作,但现在站在她这个位置上,在得知父亲的难处之后,甚至又有一种临阵叛变的感觉,心里想的不是军转民,反而是如何才能停下镜片生产线,赶快把英国来的设备安装到位。

    这种感觉在事后想来,她觉得有些无地自容,自己当初的理想居然这么轻易就在现实面前崩塌,在亲情面更显得毫无还手之力,难道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矛盾?

    她知道军转民对透光厂的未来极端重要,知道光靠军品订单独臂难支,但现在能有什么办法,她现在甚至不敢去见之前和她站在同一战线丁厂长,她心里本能地害怕面对。

    因此思来想去,才多方打听,来到汪正国这里,想要把停产的事提前说给汪正国,也让这边能有个准备,也算是她最后的救赎,却没想到汪正国和她一样,也是航空子弟,并且家庭背景不一般。

    相似的背景,让她觉得很有种亲近地感觉,所以才破天荒地说了这么多,现在把心中的郁结都说出来,倒是感觉好了不少。


工业之流光岁月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工业之流光岁月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工业之流光岁月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