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说网 >历史军事 >被玩坏的全面战争 > 被玩坏的全面战争 第九十五章 放水的战斗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被玩坏的全面战争-被玩坏的全面战争 第九十五章 放水的战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秦国书生 书名:被玩坏的全面战争
    山东,西北,运河北岸,天空阴沉,北风呼啸。

    一边是穿着黑色布衣,手持各种兵器,蓬头垢面,一脸疯狂的流贼饲养,他们像是一片黑色的乌云,向前移动。

    这黑色乌云后,是更加壮观的一道黑色人海,士兵上千,一望无边,士兵上万,接地连天,这流贼大军就是如此,啊上万的大军铺开,看不到边际。

    那黑色人海后,是一群马贼,他们人数上千,马上别着马刀,有的还有骑弓,各个裹着头巾,身穿罩衣,一阵战马打着马息。

    为首的那马贼,却是少了一只右手,他面目冷峻,脸上带着残忍,看着面前战场,目光冷冷凝视着对面,那两团火红色的军阵,远远看去,那火红色的军阵在阳光下,不时反射出一阵寒光,要是小川在此,一定能认出,这人就是他的陈香怡的小舅子张河。

    此刻他却是混成了流寇首领,为了这个首领他不知杀掉多少英雄,多少好汉,他看着对面,道:“王百步,此战我军你说能胜么?”

    一旁叫做王百步那人穿着一身青袍,头带头巾,一个书生打扮,他眼神带着惧怕,仇恨,可却是挤出献媚的笑容,道:“大帅,此战我军必胜”

    “哦。你什么时候学会了阿谀奉承了”张河那狰狞的脸庞转来,他那两双眼睛带着猩红的血色,道:“我留着你,就是看你喜欢说实话,不像原来那几个军师,整天说谎话骗我,你可明白?”

    这王百步脸上冷汗涔涔流下,跪倒在地,看了一眼张河,说道:“是,是,此战我军必败”

    “大胆”一旁一面目狰狞的流贼当即大怒,拔出自己的短斧。

    这王百步当即吓得脸色惨白,向后倒去,张河摆了摆手,那凶悍流贼退下,他道:“我也看出此战我军必败!”

    一旁那些马贼都是大惊,纷纷差异。

    “不过,我没有想到刘泽清竟然会出兵!”张河看着对面那火红的军阵,眼神中抵着怨毒,道:“还有杨御番,听说他去年遭人出卖,被黑倭寇伏击,损失惨重,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两千精兵!”

    一旁的马贼士气都有些气氛,表示官军不过了了,他们马队一上便可拿下。

    张河没有说话,道:“你们都是跟着我从山西打过来的老兄弟,我张河发誓,此番就算败,我张河也绝不丢弃你们中的一个”

    “大帅,你说的哪里话,我老林,这就带着兄弟们上去,那刘泽清不过是一群废物官兵罢了”一旁一凶悍黑脸流贼上前喊道,这群流贼都是一脸感动,又是激动。

    刘泽清是废物?那倒在地上的王百步一阵冷笑,这可是大明数得上的一流军队,岂能是你们这群流贼的对手。

    张河一摆手,一众马贼退下,他又是一番激励士气,说道要和大家同甘共苦的话,这些一根筋的马贼,不少都是一脸感动,说要为他效死。

    同生共死?王百步心中更是冷笑,这白眼狼跟你们同生共死,简直可笑,那些土匪一投靠他,张河先是夺权,再安排个虚职,虽然对投降的这些山贼流寇不好,可对玉那些饲养,这些山西老兄弟,他可是一直带着义气大哥的面具。

    一旁一个黑衣流贼突然上前,在这张河耳旁耳语一番,他眼色一亮,摆摆手,那一圈马贼都是退下,那王百步知道他的意思,当即走到他跟前,他是想让自己给他出主意,又不愿意说的话给他手下听到。

    “周家那边来消息了,路上不会对我们进行阻拦!一路南下我们都会畅通无阻,到时候我们把其中的饲养,辎重留给刘泽清让他拿去请功就好!,你去帮我给那李闯书信一封,快去准备”这张河说道。

    王摆布心中一惊,看着前面冲锋的热血沸腾为他这个义气大哥赴死的那些饲养,心中一惊,他这就准备把人放弃了,心中哀叹一声,摆摆手。

    “对了,这次倒是有个新收获啊”张河把右手举起,看着那搀着百步空荡荡的右臂,眼神中带着怨毒,道:“秦小川,这次看你怎么躲!没人救得了你了,没想到你在那顺畅堡当百户了呢。”

    看着那张河脸上的残忍得意,一旁的王百步心中有些悲哀,这就是大明朝啊,朝堂上那群自诩君子,自诩忠臣的家伙,背地里竟然为了家族利益和流寇勾结,真是可笑。

    张河摸了摸怀中一封书信,正是那周家家主写给他的,中间有一段便是恳求他,路上经过顺畅堡之时,结果掉那秦小川和百户所,路上所有人不得阻拦,这是个后加的要求,他心中奇怪,本来刘泽清不愿和他主力马队义军对决,他便放出一些饲养,还有收编的山贼流寇去让对方赚取军功,他也好带着主力逃窜,却没想为什么条约里会加上干掉这秦小川这一条呢,难道对方还得罪了周家不成?

    哼,只需这边一结束,带着流贼马队精锐,只需一日半,便可杀到青城,干掉秦小川,报得断臂之仇,还有陈香怡,他脸上出现一丝扭曲的残忍笑容。

    ******

    饲养,还有那土匪组成的大军已经和那柳泽清的军队斗了起来。

    红色的军队像是一团烈火般,随着一声爆喝,后面一片庞大黑色的乌云腾空升起,是那弓箭手,上万箭簇腾空,像是一团乌云,这乌云又化作一条条雨丝,像是下雨一般落下。

    那流贼前面大军没有铠甲,有的都是赤裸上身,瞬间,流贼像是原木一般一排排倒下。

    装弹!又是一声爆喝,下面上千名火铳手排成六排,前面一排是最擅射的火铳手,后面五排负责装弹,传递火铳,这就是东方的排铳,和西方不同,东方是火铳前后交换,西方是人。

    射——那穿着明亮铁甲的军官一声瀑喝,前面一团炒豆子般的巨响,一团烟雾腾起,空气中出现一道道肉眼可间的黑色直线。

    噗噗噗————那一个个流贼都是身上中铳,惨嚎着倒在地上,那地上就是一地哀嚎,前面的流贼大军瞬间倒下一片。

    那火红的军阵后面,一座高台上,一个穿着铁甲有些肥硕的壮汉,脸黑如碳,眼神骨碌骨碌的转,看着身旁同样一身铁甲的年轻将领,这人一身铁甲却是身材消瘦,脸上带着冷色,看着远处的流贼,冷喝道:“刘泽清,你为什么不让你的骑兵包抄流贼后路!”

    听到这人的声音,刘则请这狠人脸上也是一松,他是真怕面前这人,杨御番,这可是个狠人,他爸杨肇基更狠,带着几百家丁,杀透后金重围,冲进京城!他听到他的喝问,连忙抓了抓头,心中一着急,怎么能说,老子骑兵上了,岂不是跟流贼主力对上了,这些宝贝少一个你给老子补充啊,他挤出一丝献媚笑容道:“嘿嘿,杨帅,我的骑兵出了点状况,这战马出了些疫病”

    “哼”杨御番冷哼一声,道:“你不去,老子去”他一转身,怒声喝道:“骑兵队,集合”他一声瀑喝,就像是雷震一般。

    这刘泽请吓了一跳,这杨御番的两千骑兵,那可是他爹传给他的家丁,个个都是精锐,对面的流贼要被打跑了,那些功劳岂不是杨御番的了,他和那流贼首领弄了半天的约定不是白忙活了。

    他连忙道:“别,别,杨帅,看我的,我骑兵队,马上出发,就不麻烦您了”

    这杨御番冷哼一声离开,那刘泽清道:“刘远,你带人上”他又偷偷打了个手势,就是说,放跑对方主力。

    那刘泽清的骑兵一出动,那流贼饲养,山贼大军便瞬间崩溃,后面的流寇主力,直接向南逃窜。

    本来是一边倒的屠杀,却因为那刘泽清的放水,导致数千流贼精锐退守身后城池。

    扬御番都是骑兵,自然不能攻城,只能去找刘泽清,刘泽清则是一脸无奈,道:“唉,古人云,围城之战,多以围困,消灭敌人锐气为主嘛,等到对方粮草耗尽,自然不战而胜,我们要为大明保存实力嘛”他这样说,心中却合计着如何防水,直接放跑城中的流贼。

    杨御番气的浑身发颤,说不出话来,冷冷看了一眼刘泽清,恨不得直接拔刀看了他,可一想到自己父亲交托的众人,便松懈下来,冷笑一声,没有说话,走出帐外,他看出来了,这刘泽清就在等待机会放跑流贼,既然这样,哼!他新生一计。

    他看着杨御番走后,刘泽清当即松懈下来,眉头更皱,要不直接攻城?可一想到城中流贼实力虽然人少,可都是流窜的马贼精锐,狗急跳墙之下,必然会让他损失惨重,如果长期围困,按照城中粮草,起码围困一年,一年时间,他不愿意等是放弃了这个战斗的打算,他们的辎重已经抢到,既然这样就没必要死拼,最后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放走他们,还能卖周家一个人情,心中合计着如何着如何放走流贼,也好结束这次已经收获满满的战斗。

    ————————————————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被玩坏的全面战争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被玩坏的全面战争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被玩坏的全面战争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