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复仇记- 18.暗生情愫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离离楼 书名:重生复仇记
    烟雨楼一事,各大门派都或多或少皆有损些,而迷烟雾的后遗症是会不定时的让人昏昏沉沉,有些身子比较虚弱的人还会出现幻觉,至少要一个月才能将余下的毒排出体外。

    有些门派损伤过多,要重新派人来支援,这一来一回也是需要时间的,为了有足够的精力去寻找青痕刀,众人不得不把行程往后推。

    韶宁四人则根本不想搭理他们,解药哪则是压根没想过给他们,叫他们之前如此嚣张,跑来找麻烦。

    他们可不是圣人,没有这么大度,会以德报怨。

    百无聊赖的四人,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就只剩下睡觉了,偶尔去集市逛逛,就这样度过了两日,沐川实在是忍不住了,缠着韶宁陪她出去耍耍。杨楚则在旁边给沐川助阵。

    像沐川这样的性子要她这样度过一个月,得把她无聊疯,为避免余下二十八天被沐川两人唠叨,韶宁两人也就随他俩一起去玩了。

    得到两人的首肯,沐川高兴得上蹿下跳:“听说隔壁清源镇的有一个世外桃源,哪里的生活令人向往。只是传闻哪个入口十分隐蔽,特别难找,姐姐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看着沐川期盼的眼神,韶宁点了点头,顺手把沐川微乱的头发理了理,说道:“传闻哪个世外桃源并不好找,到时候找不到,你不许耍小性子啊。”

    沐川很是高兴的拍胸口保证着,:“绝对不会,绝对不会。”

    清源镇。

    赶到清源镇的时候已是黄昏,韶宁四人还没下马,店小二便已经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一脸殷勤的看着韶宁他们:“客官,你们是吃饭还是住店?”

    “只能选一样吗?”沐川假装不解很是疑惑的看着店小二。

    韶宁和南澈人面不改色的看着沐川玩,真觉得沐川是个小孩子心性,这么爱玩。

    杨楚侧将头偏向一边,就怕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哪样沐川会杀了他的。

    店小二被问得一脸蒙逼,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连忙摆了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们客栈两样都可以的。”

    看着店小二呆萌呆萌的样子,沐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再整蛊他,微笑着道:“四间上房,再上点几个小菜。”

    赶了一天的路,大家也是累了,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去休息了。

    想来是客栈生意太好,北厢房这边比较安静的房间只剩一间了,剩下的都在南厢房,南厢房靠客栈大厅,比较吵。

    韶宁喜静便自己一人留在了北厢房,沐川几人是不同意的,隔得太远,照看不到。

    见她态度坚定,拗不过她,便随她去了。

    半夜,在韶宁睡得正香的时候,被一串打斗声吵醒,竟是左边房间传来的声音,翻身嘟囔了一句,一把扯过被子盖住了头。

    本来被吵醒就让韶宁颇为不爽,只是事不关己,她也没打算多管闲事。

    但是让人忍无可忍的是,他们竟然把一个人踹到她屋里来了,两个房间隔的墙就这样损坏了。

    扰人清梦真是不可饶恕,韶宁其他时间还好,但是起床气却是挺重的。

    白绫一甩卷过外衣披上,起身就飞了过去,只见地上躺了几具尸体,一男子脸色雪白雪白,嘴唇发青,整个面部肿了起来双目紧闭躺在床上。

    床前两男子正在跟十几个穿着黑衣的人打斗着,双拳难敌四手,身上已经挂满了彩。

    有些袭击他们两人是可以躲开的,但为了保护床上哪个人,两人便生生的自己抗了下来,情愿自己受伤,也不肯退让半分。

    看着突然到来的韶宁,两边人马都非常戒备的看了过来,毕竟不知是敌是友,亦不知道对方武功如何。

    当然了看不出对方武功的境界只有一个解释。

    来者武功在他们之上。

    “你们以多欺少就算了,还欺负人家病人,最让人忍无可忍的是,你们竟然还吵到别人睡觉,这样有多缺德,你们不知道吗?”

    韶宁黑着脸眉毛紧紧的蹙在了一起一字一句缓慢的丢出一段话来。

    黑衣人互相看了下同伴,便心领神会,举剑朝韶宁刺了过去。

    韶宁勾唇一笑,抬手刚准备挥出白绫的瞬间,就看见一个影子闪过,然后她就被拉到旁边来了,躲过了刺向她的剑。

    “站在这里别动,等我一下下,”不等韶宁答应,来人便上去跟哪些黑衣人撕打开来。

    韶宁干脆退到了墙边,身上斜靠在墙上,双手环在胸前,慵懒散漫的看着南澈。

    南澈身形极快,招招都是杀机,不多时便杀了个精光,几招就解决了所有人。

    韶宁看着房间的尸体皱了皱眉,这么重的血腥味,今晚看来是没得睡了,眼里的不满显而易见。

    “南北厢房隔得挺远你怎么会在这里,”韶宁抬手理了理衣服头发,简单收拾了一下。

    南澈过去打横跑起韶宁,直接无视了她的问题。

    “你干什么了,”韶宁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眉毛紧蹙,挣扎着就要跳下来。

    “你确定你要自己走出去?”

    南澈抱着韶宁的手收紧了一分,缓慢的转了一圈,让她自己看看周围的环境,下巴轻抬,示意她看自己的脚。

    呃,刚刚过来得太急,忘记穿鞋了,周围地上都是血液,像想一下赤足踩在血上,韶宁放弃了自己走出去的想法。

    “哪你快点走,这里看得我混身不舒服。”

    韶宁捉着南澈肩膀的手一紧,哪种感觉又来了,韶宁脸色也不由自主的变了变。

    南澈见此,抬脚就要出去,哪两人连忙跑了过来。

    “大侠,求你救救我家公子吧。”噗通一声,来人在南澈身旁一左一右跪了下去,不断得磕头。

    南澈看着韶宁,韶宁也看着南澈,都没有出声。

    而南澈现在抱着韶宁,心里莫名的欢喜,自是不会开口的,能多抱一会是一会。

    他突然又想起了去烟雨楼哪天,他很早便到了烟雨楼,中途有事处理便出去了一下。

    刚到一楼便看见韶宁从门口走了进来,她白衣款款似仙子,清澈明亮而闪烁光芒的眼眸,吸引了他。

    第一次有想去搭讪的冲动。

    而旁边跪着的两人,虽然着急却也不敢催促。

    见南澈没有开口的打算,韶宁才开口道:“你家公子此番模样是因中了毒,可我们两人并不懂毒,我们有一朋友对毒倒是很擅长,只是她住在南厢房,现在又是半夜也不好打扰,”

    韶宁从手上取下了前几天沐川买的手镯递了过去。

    “明日一早你们便拿着这手镯去南厢房找一个叫沐川的姑娘,看到这手镯她自会帮你家公子解毒。”

    “谢谢大侠,大侠的救命之恩,我家公子定会报答。”两人感激涕零的不断磕头。

    无视地上跪着的人,南澈抱着韶宁走出房门,起身飞了出去。

    半响寻了个房顶落了下来,把韶宁轻轻的放下。“暂时在这呆一下吧,免得去吵醒沐川他们了。”

    韶宁点了点头,她知道大半夜睡着了被吵醒的滋味不好受。

    躺下看着满天星辰,思绪渐行渐远,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尸体看到血液,总是让她不安,哪是灵魂深处的不安。

    每次这个时候,她的身体就会出现一个恶魔,在她内心叫嚣着,杀气不可控制的泄露了出来,哪种想要杀人的想法蠢蠢欲动。

    就像地狱的阴冷气息一样,把她紧紧的围在了中间,想把她的理智一点一点吞噬,然后将她拉入地狱深渊,万劫不复。

    感受到了韶宁的内心波动,南澈伸手握住了韶宁的手。

    手心传来的温度,韶宁的内心微微一动,情绪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半响过后。

    韶宁偏过头去看着南澈,南澈这时也正好看了过来,两人对视一眼,微微笑了起来:“南澈,漫漫长夜,没有酒怎么行了,你觉得了。”

    韶宁真的很美,特别是在朦胧的夜晚,月光恰好照在她白皙的脸上,整个人宛若天仙。

    南澈不禁呆住了,那一刻他心里的涟漪突然泛起。

    韶宁抬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连喊了几声都不见有回应。

    不得已韶宁便坐了过来,想看看南澈是傻了还是中邪了。

    “等着…”

    南澈反应过来道了一句便站了起来,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了茫茫夜空里。

    他的脸突然间滚烫了起来,南澈又伸手摸了摸哪狂跳不止的心跳,想着自己刚刚哪一会的失神。

    而后又想到在北厢房的时候,自己抱着韶宁的情景,嘴角便情不自禁的上扬了起来。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阵轻呼声,南澈一个后空翻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伸手捂着自己的额头,南澈有些气愤的上前就是一脚。

    “不知道看路啊!长哪里不好非要长在大中间!”

    骂了一句还是不解气,从衣袖拿了一把匕首出来。

    将右手注满内力,匕首发出了嗡嗡嗡的声音,只见寒光一闪,面前的树便应声倒了下去。

    撞到他不太要紧,最要紧的是它不该打断了他的思路。

    南澈冷哼一声,抬脚就走了。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南澈双手就提了七八个坛子的酒回来,“今天运气不太好,就只剩这些比较烈的刀子酒了。”

    韶宁也不客气,一把接过坛子,打了开来,抬头大口大口的灌酒,许是喝得太急了些,又或者这刀子酒太烈了,竟然给呛到了。

    咳咳咳咳咳……

    韶宁用力平复喉间的不适,却因此涨红了脸。

    “我又不会跟你抢,你喝这么急干什么,”南澈一边说一边抬手轻轻拍着韶宁的背,给她顺气。

    用衣袖擦了下下巴的酒,扔了坛酒给南澈,刚要开口叫他走一个,便看见他的额头高高的肿了起来盖了层楼。

    韶宁抬手指了指他的额头,满脸疑惑的道:“你额头怎么了?”

    南澈一把挡开了她的手,将酒举了起来,“来来来,走一个。”

    南澈直接转移了话题,韶宁也没有追问下去,他才不会跟她说自己撞树上了。

    不知道喝了多少坛的时候,韶宁的话渐渐多了起来。

    “喝酒伤身,你别喝这么多,”南澈伸手去阻止韶宁,却被她得巧妙的躲了过去。

    “我失忆过,刚刚在房间里的时候,给我一种很压迫的感觉,”

    韶宁并没有理会南澈说的话,自顾自的说着,“你说我以前会是什么性格的人?”

    “我的脑子重复闪过一些画面,鲜血和尸体,没有记忆的感觉太难受了,你知道不知道,”韶宁扯着他的手臂摇晃着,抬头问他。

    女子混合着酒气,气若幽兰,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一股淡淡的清香传入鼻尖,一种说不出的魅惑溢开。

    让他的心头一颤,生出一股麻酥酥的感觉,南澈侧过脸去,不在看眼前的女子,有时心动只是一瞬。

    “哥哥,你告诉我,我怎么会失忆的,不要再说摔跤,我不信…我不信。”

    韶宁喃喃自语,想她自己也不会想到,在南澈面前,她竟然轻而易举的说出了深埋心底七年的话。

    “还以为酒量会很好了,竟然差成这样,唉…”

    南澈摇了摇头,脱下外衣盖住韶宁,再把她的头挪到自己的腿上。手划过她紧皱着的眉头。

    “韶宁,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夜,静得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多年后,想起今夜的星空竟是哪样的美,只可惜物是人非。


重生复仇记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重生复仇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重生复仇记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