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复仇记-正文 319,去 西域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离离楼 书名:重生复仇记
    这种折磨人的方法可以说是很不人道的,夜影还从来没有用过这个,这次是太担心雨粒,不得不出此下策,时间越久雨粒就越危险。

    韶宁踱步来到玉丽妍的身边,她的身子不断的往后退去,如果之前韶宁揍她让她害怕的话,那么夜影对玉无心的行为就更是摧毁她。

    沐川有一万种能让人生死不能的方法,只是急着雨粒的事,她也没有心情玩。

    玉丽妍突然停了下来,不停的磕头,“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要是告诉你们的话,我会死的,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若是可以她早就说了,她们根本就不知道雨粒在哪里,而且那些人给自己下了蛊,若是她们出卖了那些人的话,她们必死无疑。

    他们想要教训韶宁她们,而玉之行和兰夫人是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只要他们做了玉家的家主,那么他们的日子就都好过了。

    可是单凭他们的一己之力根本就对付不了韶宁和玉一行他们,他们又不敢动用玉家的势力,就把倒是事情败露没有婉转的余地。

    就在这时有人找到他们说是可以帮他们解决他们的问题,他们只需要配合那些人把韶宁他们的一举一动

    告诉那些人就可以了。

    这件事成了他们捡了一个玉家,不成对他们也没有影响,这么好的事情他们怎么拒绝得了,可是他们忘了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那些人怕他临阵倒戈,也想长期控制他们为自己办事给他们下了蛊。

    “他们?”韶宁听到这句话脸就黑了下去,杀气倾泻而出,这件事如果牵扯到其他人,那么想救雨粒就更难了。

    事到如今玉之行后悔了,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他上前一步挡在他女儿的面前,“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有什么你们就冲我来,不要伤害他们。”

    韶宁听到这句话就笑了,她一手扣住玉之行的下巴迫使他跟自己对视,“不要伤害她们?玉之行早知如此,你又何必当初,你当时害我们的时候可有想过不要伤害我们?”

    说道后面她的声音突然抬高,扣住他下巴的手狠狠往旁边一扯,另一只手同时甩向他身后的玉丽妍,玉丽妍轻飘飘的飞了出去。

    玉之行大叫着想去看看玉丽妍,奈何他的下巴把韶宁捏住一动就觉得下巴要碎了一样疼痛无比。

    一旁的莫言出去将玉丽妍拖了进来,玉丽妍本来就穿得少,之前又在雪地里被韶宁暴揍了这么久,又冷又受伤,双重折磨之下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韶宁指了指地上的玉丽妍,“你们说了他们会要你们的命,可是你要是不说,我现在就要了她的命。”见玉之行没有反应韶宁又加了一句,“你放心我不会马上杀了她的,我会扒光她的衣服,把她挂在大街上,让沙白镇的人看看正在的雪人!”

    一旁的夜影听到韶宁的话,看着兰夫人,“我觉得一个雪人可能会有点寂寞,不如就让你的女儿一起去。”

    听到雪人,玉之行和兰夫人顿时慌了,急急的说道,“我说我说。”那模样就把说晚了他们会变成雪人一样。

    玉一行几次想上去求情都被玉无双拉住了,他们早就一起背叛了自己父亲,她不能让自己的父亲去帮叛徒。

    “我们也不知道雨粒在哪里,不是我们动的手,是那些人带走了雨粒。”玉之行不敢嘴硬了,说了会死,可是不说那就是立马死了,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些人是谁?”韶宁真的是想手撕了玉之行,语气都透着刺骨的冰寒。

    玉之行战战兢兢的从怀里拿了一张纸出来,“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我在他们身上见过这个图案,可是我找人查过了,沙白镇没有人见过这个图案。”

    手里拿过那张纸,看着纸上的图案整个人气得都在发抖,竟然是西域那些人令牌上的图案,竟然敢给西域的人合作害他们!韶宁直接手一挥全身的内力如数的打在了玉之行的身上,“你真该死!”

    玉之行被拍飞到了门外,身子抽搐了一下就死了。

    玉丽妍早已晕死过去,玉一行身形一闪就出了门口,自从上次厨房的事情发生后,他调查了很多玉之行的事情,就是因为知道他在背后的那些小动作,也知道了他跟兰夫人的苟且之事,这段时间他才会不待见他。

    可是玉之行到底是自己的亲哥哥,他纵使有再多的不满也没有想过要玉之行的命,血脉亲情不是说断就断的,亲眼看见自己的哥哥死在自己的面前,那种冲击可想而知。

    他以为他跟韶宁之间有合作,不管事情如何发展,韶宁他们都会顾及他的面子留他们一命,可是他没有想到韶宁一声招呼都不打,直接就要了他哥哥的命。

    玉一行颤抖着伸手去探玉之行的鼻息,确定死亡以后,玉一行猛然抬起了头,看着屋里的韶宁,眼里都是熊熊烈火。

    如此炙热的恨意,韶宁也是感觉到了,她上前一步头微微扬起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她也是气急了才会动手杀了玉之行,她也后悔,她不应该就这样杀了玉之行的,应该把他剥皮抽筋才行!

    玉一行一步步的走了进来,兰夫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喜悦,这里是沙白镇只要他动手,就没有不成的事,韶宁他们如此虐待她的女儿,她怎么会不恨。

    最急的莫过于玉无双,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风云的朋友,她上前挡在了韶宁他们的面前,喊了玉一行一声,“父亲。”

    虽然她没有说别的,可是她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玉无双有这份心就可以了,韶宁也不想她为难,若是风云在这里的话也不会希望玉无双站出来,把自己推向两难的局面,“玉无双,你走开,这件事你不要插手。”

    玉无双没有理会韶宁,依旧仰起头看着玉一行,“父亲,因果循环,他们已经不是小孩了,做错了事就要为此负责任。”

    玉一行不喜欢玉无双那么冷漠,抬高了声音,“玉无双,那是你的大伯,我的哥哥!”

    “雨粒也是他们的兄弟姐妹,父亲,你现在应该可以感同身受。”

    玉一行被堵得没有话说,换位思考一下就能明白韶宁他们为什么这么生气了,只是有些事可以理解却不一定能做得到。

    韶宁看到玉一行的样子也是火大,一把推开玉无双将手中的纸摔到了他的脸上,“我还以为沙白镇是多么的坚不可摧!看清楚这上面的图案,这是西域人的标志!我告诉你,你最好祈祷雨粒没有事,不然我让你们玉家断子绝孙!!”

    玉一行不敢相信韶宁的话,他的哥哥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玉家主可不要因小失大。”莫言淡淡的看了玉一行一眼,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身后,除了玉之行还有整个玉家。

    玉无双虽然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看见自己的父亲犹豫了,立马上前挽住了他的手把他扯了出去。

    玉无双不知道跟玉一行说了什么,反正他没有再过问这件事,玉丽妍她们几个韶宁也没有再动手,不是因为顾忌玉一行,而是留着她们一条狗命,到时让雨粒自己亲自来取。

    这样一闹天也快亮了,韶宁担心雨粒的事就没有多留,莫言去找玉一行问问合作的事,韶宁和夜影两人去找鬼手道别,而沐川就留下来收拾东西。

    这些日子的相处他们跟鬼手的关系变得如师徒一般,在韶宁心里她是认这个师傅的,不管当时鬼手教她雪花剑法的目的是什么,这段日子的教导绝对是尽心尽力。

    听到她们来道别鬼手的脸色瞬间都不好了,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他在沙白镇里过得最充实的日子了,现在他们要做他自然是舍不得的。

    不过他也说不出那些磨磨唧唧的话,进去房间里拿了两本剑谱出来丢到了韶宁的身上,“这是你们没有学完的剑法,前面那些学过的我就留着,在外面要是被人揍了,不要说是我鬼手的徒弟,我丢不起这个人。”

    明明是关心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韶宁将手中的剑法抛向了空中又接住问道,“就这样把剑法的本子给了我们,你就不怕我们把它弄丢了。”

    鬼手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你那些只是下半部分,雪花剑法前后相辅相成,若是没有练习过前面的,就是得到了这后面的剑法也是没有什么用的,跟废纸一般。”

    雪花剑法当年闻名江湖,还是有老一代的人可以看出来的,怕她们真的遇到什么危险,有人要抢这剑法,这两个傻刮死命护着,鬼手又加了一句,“这本是我临时抄下来的,原本还在我这里,若是有人要抢,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没必要为了它拼命。”

    韶宁把那本剑法翻开来看了一下,字迹果然还是新的,想着她的鼻子突然有些一酸,想来雨粒被抓之后他就猜到了自己要走,所以临时抄了这本给自己。

    自己明明就没有答应他的事情,没有什么利益关系,可是鬼手对她是真的好,她怎么会不感动,微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刚准备说话谁知鬼手转身就离开了,离开前还说了一句,“你不走我走了,天寒地冻的冻死人了。”

    等鬼手进屋以后,韶宁站在他的屋子看了一下才离开。

    他们约好跟莫言他们在去西域的城门口见,韶宁他们到的时候,莫言和沐川已经到了,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玉无双。

    韶宁知道玉无双是好意,可是此去西域危险重重,她不能把这个女子带到那样危险的地方去,说真的玉无双刚刚在他父亲面前维护她们以及现在的举动,都让韶宁他们全心全意的接受了这个女子。

    韶宁翻身上了马,看着那道隔开西域的墙壁,沉声说道,“玉大小姐就送到这里吧!”

    玉无双听到这句话急了,“韶宁姑娘,我不是来送你们的,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虽然现在她的父亲没有计较玉之行的死了,可是她怕自己的父亲过后想想又想不通了,就怕他到时候对韶宁他们下黑手,若是自己跟着他们,他父亲动手之前就要考虑考虑会不会伤害到自己了。

    “我不要你跟着我们,你跟着我们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个包袱,会连累我们,我不希望到时还要分出精力去保护一个大小姐。”


重生复仇记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重生复仇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重生复仇记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