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偷香- 第005章 暴力警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影千千 书名:妙手偷香
    战神转身出屋,走到凉亭里坐在沙发上,淡淡地扫了一眼,女警察英姿飒爽,站姿笔挺,她从口袋里拿出证件,在战神眼前晃了一下。

    “林心媚,龙都重案组组长,那些人全是你杀的?”

    “什么智商?车里还有两个,能是我杀的吗?对了,龙岛公园还有十多具尸体,还有不少枪支,如果那些枪丢了,你们又得忙。”

    “又是你杀的?走吧,跟我去警局!”

    战神将手伸向口袋,林心媚立即出枪,毫不犹豫地指着他的脑袋,他愣了一下,将手缩了来,然后抬起头。

    “尽管很快,但是在我面前,谁也没有机会出枪,要不是觉得你面熟,现在你已经趴在地上了。”

    “哪来的自信?在我面前敢反抗的嫌疑犯,还没有人能站着进警局!”

    林心媚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屑,战神身形一闪,林心媚手里的枪,就突然脱手飞向空中,她临危不乱,顺势一拳砸向对方的下巴,也是最为常见的龙拳。

    战神身子横斜,一脚踹向她的膝盖,同时一记手刀,狠狠斩向她的肩膀,林心媚身子一侧,大长腿拦腰一扫,战神横腿一挡,只听噗的一声,两人一触即分,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战神指一勾,落下来的枪就挂在手指上,无名指一摸,就关上了手枪的保险,枪型是格诺克19,东岛特区警察的制式配枪,轻便而巧,因此拿在手里,并不影响互相的格斗。

    两人对了二十多招,战神忽然把枪塞进林心媚手里,飘身退后拍了拍巴掌,然后坐到沙发上,一脸的波澜不惊。

    “不许动!”

    外面的警察冲进院门,用枪指着战神围过来,面对这个变态的狙击手,没有谁可以淡定,要不是林心媚严令,他们不可能让她独自面对。

    警察们的目光里充满疑问,跟林心媚过招,居然还没趴下!

    在龙都不知道林心媚的,还真是不多,她不仅是很多人的偶像级警花,还是华夏非常有名的暴力警察。仅仅三年多的时间,她就侦破了十多起震惊中外的超级大案,因而成为华夏最年轻的重案组组长。

    林心媚把枪扔在面前的木几上,头向几个警察看了一眼,摆了摆手。

    “都收起来吧,拿枪指着也没用!”

    在整个华夏,与龙都同一级别的高级重案组,只有三十多个,就身手而言,在龙都的所有警察中,林心媚也是名副其实的第一高手,再厉害的刑警和她对打,就没有人能完好无损,听着这语气,她似乎输了招。

    “龙岛公园刚刚发生了十多条命案,丁哥先带人过去,立即封锁进行地毯式搜索,我让杜局调武警支援,赵国柱留下。”林心媚着,有转头问战神,“他们是什么武器?”

    “清一色scar,特种夜战装备,一共开了十六枪,应该有十六具尸体,公园东海岸,中心线向北一公里,东西七百米范围,应该没有持枪的活人。”

    五个警察在旁边听着,脸上既震惊又好奇,林心媚又挥了挥手,一个中年警察带着三个人立即出门。只有一个年轻警察站在门边,眼睛看着林心媚,透出一种浓浓的关心,枪一直拎在手里,最后想了想,还是收进口袋,林心媚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坐了下来。

    “你让他出去,我有话。”

    “赵国柱先去外面!”

    兰姨一直在门口偷偷瞧着,见双方不再剑拔弩张,马上将茶水和点心送过来,战神也不客气,抓起点心就往嘴里塞,兰姨见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心疼的不行,赶忙进屋端了饭菜出来,把饭碗塞进他手里。

    “少爷饿了就先吃,姐被绑架,还那么血腥,全家人都吓坏了,要不是你,就没人能救姐,案发到少爷带着姐来,差不多六个时,警察连姐在哪儿都不知道!”

    兰姨这话,明显就不把警察放在眼里,赵国柱因为不放心,一直迟疑着没出去,听了这话,不禁有些赧然。

    根据作战现场勘查,在丛林中狙击绑匪的距离,除了海边的那几枪,都是六百到一千二百米。刚才两人交手时间虽然短暂,他们也都没有看到,但对方能安然而坐,就绝对是超级牛人。赵国柱知道即便是留着,也于事无补,见战神又扫了他一眼,只好退出院门。

    战神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始终不能打开,再好的防水手机,即便是军品,从高空坠入深海,又在海里浸泡四个多时,如果这样还能够打电话,那是当之无愧的神机了。

    “你是战龙的人?”

    战龙就是华夏最神秘的特种部队,名叫战龙突击队,真正的战斗人员并不多,只有两三百人,但这里面的每一个人,绝大部分来自各大军区的特种部队,可以是真正的兵王。

    战神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一言不发。听到他们谈正事儿,兰姨自然要避,于是转身进屋。

    “兰姨,找个手机用一下!”

    “少爷稍等!”

    手机很快送来,刚拆封的定制白金手机,最新配置,还带着充电宝,拿来装逼倒是不错,战神拿出手机卡放进去,然后拨了一个号码。

    “重案组有个虎妞儿,总盯着我不放。”

    战神完就把电话挂了,听到他叫虎妞儿,林心媚的表情显然不好,可她不能发火儿。敢这样杀人,还能坦然面对警察,十有八九是战龙的人,如果真是这样,她就没有资格调查。而且这个案子并不复杂,其他涉案人员大都死了,当事人和那个杀人如麻的家伙,都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一会儿,林心媚的电话就响起来,一看号码,她心里的猜测就确定了,于是拿起手机放在耳边。

    “别再盯着嫌疑人,案子移交给国安!”

    “好的杜局!”

    林心媚有些无奈,只好把木几上的枪收了起来,战神只是低头吃饭,连眼睛都不抬,看他爱理不理,她心里难免有气。

    “既然是国安的案子,凭什么苦活脏活都是我们来干?提前给他们打个电话会死啊?还虎妞儿,你见到过这么好看的虎妞儿吗?”

    凤千羽洗过澡,换了件白色家居裙,此刻正站在门口,见战神对林心媚的话不理不睬,心里居然莫名其妙的有些高兴,她过来坐在林心媚身边,兰姨又上了些菜,将饭碗和牛奶摆在她面前。

    “林组长话,最好严谨一些,战神赶到的时候,我已经落到绑匪手里,接下来就是丛林狙击,空中营救,后来又坠入深海,我们在海里游了四五个时,这么大的风暴巨浪,还能活着就已经是万幸了,上岸居然还遇到敌袭,我实在是弄不明白,龙都的治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他叫战神?”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但这个面具,是三星堆出土的蚩尤大帝。”

    一直觉得这个面具很熟,总觉得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总是想不起来,林心媚听到这话,才想起侦破一宗物走私案的时候,见过蚩尤面具的图片。

    “凤总画风不对啊,龙都最有名的冰山美人,向来惜言如金,也从来没见你这么急过,伤得重不重?”

    林心媚着,就去摸她脸上的膏药,原来两人是朋友,凤千羽挡住她的手,端起牛奶喝了一口。

    “划了一刀而已!”

    “划了一刀,还而已?不是淤伤,怎么会用膏药?”

    林心媚满眼疑惑,忽然抱住凤千羽的脑袋,鼻子就在膏药上闻,想起膏药的臭味,凤千羽心里不禁一动,不自觉地看了战神一眼,见他不动如山,也赶忙吸了吸鼻子,可能在海里泡得久了,膏药已经没有任何气味。

    偷偷看了林心媚一眼,见她的神情有些失望,凤千羽的心里,无端就多出几分怀疑,但脸上却不动声色。

    “林大警官要不要吃饭?如果不饿,就趁早请便!”

    “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我不妨碍你们,这就走!”

    林心媚罢,立即起身出门,连头都不,赵国柱见她独自出来,心里也差不多明白了,于是赶忙迎了过去。

    “头儿,真是战龙的人?”

    “不知道,是国安的案子。”

    两人开车离开,孟依云这才从屋里出来,坐在战神对面,盯着他仔细打量着,可惜看不到脸,心里难免有些遗憾,既然不主动摘下面具,她也不敢冒昧,于是拿着筷子,不停地给战神夹菜。

    凤千羽只是大致讲了经过,可孟依云非常明白,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差错,女儿就不会平安来。看女儿的神情,经历过这一次劫难,显然对眼前这个男孩儿已经动心,虽然觉得很冒昧,但她还是决定开口。

    “伙子,能留下来保护羽儿吗?”

    凤千羽听到这话,脸上也现出期盼之色,战神扒了最后几口饭,放下饭碗,然后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三粒蜡丸儿递到她手里。

    “早起温水吞服,连服三天,谢谢阿姨款待!”

    战神着,将白金手机里的卡片拔出来,把青铜面具翘起的部分按在下巴上,然后挥了挥手,站起身来准备出门,可刚走了两步,就突然停下脚步。

    有三辆车疾驰而来,紧接着一声轰鸣,一辆红色布加迪冲进院门,嘎吱一个急刹,车身一个漂亮的漂移,车头就正对着院门停下。

    &am;#x25b2;&am;#x624b;&am;#x6a;&am;#x4e0b;&am;#x8fd;a&am;#x0b;&am;#x4e66;&am;#x95e;&am;#x5668;&am;#xff0c;&am;#x6e;&am;#x5ea6;&am;#x641c;&am;#x51;&am;#x952e;&am;#x8bcd;&am;#xff1a;&am;#x4e66;&am;#x68c;&am;#x6dc;a&am;#x6216;&am;#x6f4;&am;#x6a5;&am;#x8bbf;&am;#x95ee;&am;#x5b98;&am;#x65b9;&am;#xf51;&am;#xad9;shzhanggi.net&am;#x25b2;


妙手偷香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妙手偷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妙手偷香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