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偷香- 第085章 身世之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影千千 书名:妙手偷香
    姜卓方只是喝茶,有这么个智慧狡黠的奶奶,养出这么好的孙女,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因此再要说什么话,也都是多余。

    “奶奶,我想去看看妙如师太,你和小姑先坐着,墨兰,二楼的客房,你随便住一间就行。”

    “去吧去吧,妙如师姐的素斋,那是出了名的,知道你们要回来,都问过几次了,中午就在那儿吃。”

    我们?姜卓方突然发现,从品茶到素斋,都被套路了,不过,这种感觉,好像真的不错。

    从后门出去,就是茂密的丛林,山上主要是梧桐,其次是松柏,看来之所以叫西凤山,和这满山的梧桐林,也有一定的关系。回头看了看,凤府背山一面,全是实墙,加上园中布置也颇为讲究,而且建筑的年代,也显得很久远,看来凤家在西溪,应该很不简单。

    上山的是一条青石路,陡峭而静谧,好几次姜卓方伸出手,可凤千羽脸上,都是既羞涩又甜蜜的笑,并没有把手给他。

    “小的时候,经常上山下山,我没有那么弱呢!”

    遇到这样的男人,示弱自然最好,可牵手哪有那么容易?主动给你得多羞人?想牵还非要我同意,你可真行,好像你骨子里,就很霸道好不好?

    凤千羽正这么想着,姜卓方的手臂突然一长,手就被牵住,挣扎了几下,可哪有那么大的力气?她不禁满脸通红,这个男人,还真是霸道!

    “大坏蛋,我自己能走!”

    “路太陡啊,别摔个大花脸!”

    凤千羽哼了一声,这条路上,都走过千百回了,虽然摔过几次,哪有那么严重?不过,虽然很羞人,被他这么牵着,感觉好像也不错。

    西凤寺在西峰山半山,坐北面南,占地甚广。寺内分东西两院,东院广大,前面为非常秀丽的汉白玉牌楼,下层为青砖砌筑,上层为木构建筑,单檐五脊顶,山门石匾有西凤寺三字。西院一进四院,分别为天王殿,讲经堂,普光明殿和五观堂,五观堂为食斋之所。

    将近西凤寺,凤千羽挣扎了一下,姜卓方笑了笑,便将她的手放开。刚进山门,就见到一个年近八旬的师太,凤千羽一见,立即小跑过去,轻轻拉住师太的手,神态甚为亲昵。

    师太一脸慈祥,神清气定,特别是那双眼睛,平和中莹莹有光。仅凭这份气度,姜卓方就知道,这就是西凤寺主持妙如师太,而且修为精深,不过在内陆,却被人尊称为西凤神尼,只是极少有人见到。

    “师太,这是姜卓方!”

    听到这个名字,师太的目光,在姜卓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神情之中,似乎流露出一丝赞许,他心里微微有些奇怪。一个小尼送来沉香,师太引导他们烧香拜佛,见姜卓方也很虔诚,凤千羽微微有些奇怪。

    “大坏蛋,你也拜佛?”

    “羽儿,拜佛就是拜自己,有什么奇怪?”

    进入后院法堂,妙如师太让两人在蒲团上坐下,喝了一杯清茶,从二人的闲聊中,才知道凤姓是西溪望族,西凤寺原来是凤家的家庙,后来才成为龙都名寺。千百年来,凤家都有女子在西凤寺出家。

    西凤寺的修缮、保护和供养,也主要是凤家在负责,虽然没什么庙产,供养倒是不缺,因此寺中女尼,都不会外出化缘。

    在西溪凤家,凤府的地位历来很高,历代族长,十有**出自凤家,因此凤府每年对西凤寺供奉极丰。一直以来,凤府虽然是诗书立家,同时也崇尚经商行善,因此西溪历代以来,在仕商两途,都出过不少名人。

    即便如此,凤家也远不能和孟家相比,因此凤千羽父母的婚姻,才一直不被孟家承认,并且导致一系列的矛盾冲突。特别是东岛回归之后,孟御然作为第一代特首,孟家更是盛极一时,即便没有能够连任,孟家在龙都的势力,其他任何家族,都不能与之抗衡。

    “大坏蛋,你和师太聊会儿,我进去读会儿佛经!”

    凤千羽说罢,进入旁边的经室,轻轻关上门。姜卓方难免有些诧异,妙如师太闭目良久,才睁开眼睛,见他面色平和,才微微点了下头。

    “贫尼是听羽儿说起小施主,想起二十三年前的一桩旧事,想来可能和你有关,所以让她带你来一趟。”

    “……”

    “二十三年前,贫尼在西溪湖畔,救过一个昏死的女子,全身已经血肉模糊,还有极重的内伤,脑部也遭受过重击,好在贫尼略通医术,经过三个月的救治,终于苏醒,可仍然神志不清。直到调养七年之后,墨大侠游历至此,贫尼请他出手相助,又调养一年,这个女子才清醒过来,可以前的事情,全都忘了。”

    “师太说的是袁姨?”

    “就是她,墨大侠见到她之后,说她叫袁葶,还有一个儿子,这正好就对上了,因为我救袁葶的时候,她产后还不到六个时辰。墨大侠因为急着去天都,就托我待她伤愈之后,安置到龙溪居住。”

    姜卓方的眼泪已经流出来,这么一说,就完全可以解释,他见到袁姨的时候,为什么会莫名奇妙伤心。

    “当时墨大侠语焉不详,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推想起来,其中肯定有很多曲折。如果有什么疑问,现在医学发达,你可以自己求证一下。之所以跟你说这件事儿,我是希望,你们如果真是母子,就尽早相认,这或者对她的记忆恢复有好处,也便于你弄明白一些事情。”

    他从蒲团上跪起来,立即向妙如师太拜了下去,甚至都不用求证,凭直觉他就相信,袁姨就是他的母亲。

    “家慈得蒙师太相救,才能活到今日,大恩不言谢,师太他日但有所命,晚辈有死而已!”

    “出家人慈悲为怀,不过是举手之劳,小施主言重了!”

    其实姜卓方心里,还有不少疑问,师父怎么会认识母亲?自己出生之后,为什么没在母亲身边?是谁把自己送到了儿童村?母亲养伤的地方,包括自己所在的孤儿院,师父是怎么查到的?


妙手偷香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妙手偷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妙手偷香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