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偷香- 第164章 不祥的预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影千千 书名:妙手偷香
    尽管表情不是很好,可墨采儿一见到姜卓方,所有的烦恼就全没了,她跑上几步,在楼道里搂住他的手臂,脸上尽是开心的笑。两人进入电梯,她就恨不得挂在他身上,不过毕竟不是自家酒店,因此在电梯里没敢亲他。

    房间在总统套房楼下,是一个豪华商务房,门口的警卫以前见过,因此一见到他们,就开门让他进入房间。

    老头子依然是在泡茶,虽然上楼的时候,姜卓方想过无数条计策,可见到老头子的神情那么专注,似乎万事不萦于怀,他心里就非常清楚,无论什么伎俩,到了老头子的面前,都毫无用处。

    姜卓方认识的大人物中,老头子特别喜欢茶。老头子没有抬头,只是指了指对面的座位,他自然不会客气,非常随意的坐了下来。闻着茶香,就知道是极品大红袍,他觉得心里没底,于是故意瞎扯。

    “老头子,如果我送你大红袍,算不算行贿?”

    “算!”

    “如果你收我的大红袍,那算不算受贿?”

    “我老人家喝再贵的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你就不一样了,当兵本来就没几个钱,如果不是行贿,怎么会送这么贵的茶?行贿姑且不说,这钱的来路,首先就有问题!”

    “我知道自己穷,所以每次见你,都没送你什么,是不是升官涨薪什么的?以后就没我什么事儿了?”

    老头子见茶泡得差不多了,才倒进分茶器,然后慢慢拿杯子把茶斟上,始终没有看姜卓方一眼。见他的右手食指在不经意间,轻轻地扣着茶案,想着食指大动的典故,想到染指于鼎,姜卓方的心里,忽然就有些蒙了。

    “老头子,我们别喝茶好不好?现在我就去拿酒,最好的红酒!”

    因为墨老爷子过来,准备特别充分,上好的红酒自然不缺,但老头子充耳不闻,一心一意泡茶,这么多年,无论是多么紧急的事情,姜卓方每一次见他,老头子都是这样。

    “自家茶园产的,尝尝!”

    姜卓方端起茶杯,将滚烫的茶倒入喉咙,赞了声好茶。乔致光依然一言不发,两人静静地喝了三杯茶,他才抬起头,看了姜卓方一眼。

    “一千二百三十一亿,这钱不少!”

    “老头子,你要这样说我就不高兴了,我自己没什么钱,你又不是不知道?押注的500亿是信贷,黑龙不过是托儿,那120亿得还人家,云禹丰押的钱也不能要,哪有你说的那么多?”

    “好吧,贝赑赑输的那笔钱,是墨采儿下的注,也不是你赢的,我问墨老爷子要就行!”

    听到这话,姜卓方觉得心里堵得慌,这边的钱全部没收也就罢了,还牵扯到与贝赑赑的赌博,这得多亏啊?再说这个钱已经转到他名下,哪能让老头子向墨老爷子提这话?

    “行,那500亿我也交!”

    老头子没有表态,只是自己倒了杯茶,慢慢品尝,似乎味道很不错,可是他的食指,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看着他势在必得的样子,姜卓方实在绷不住,最终变得咬牙切齿。

    “这边600亿,那边600亿,再多我就得跳楼了,老头子,我不说奖金,战队的经费你得给我!”

    “行,我让人打个清单,看看你手里边还有多少?有几十亿还不够战队花费,你到底要多少?”

    姜卓方一脸痛苦的表情,乔致光只是看了一眼,就发现他的目光里,有一丝狡诈和幸灾乐祸。他垂下眼帘,仔细想了想,确认没有什么遗漏,可这种表现,显然还没有让他心痛,小家伙到底还藏着什么?

    “你和贝赑赑,还开得有私盘,对不对?”

    “对了老头子,贝赑赑的钱你不能全拿走,那钱是我拿血龙剑换的,你这么一诈,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钱一进公家账户,还回得来么?将来如果要还他500亿,才归还血龙剑怎么办?”

    这件事情乔致光知道,而且姜卓方也说得很在理,根据他掌握的情报,血龙剑和玉骨有很大关系,这把剑,怎么也得拿回来。

    “既然如此,这笔钱先放在天露基金。最近境外势力渗入厉害,你这边小心些,战队组建的速度也要加快。”

    姜卓方答应着,本来想着有了钱,战队可以往境外走,这样发展起来会更快,可老头子请他喝一次茶,马上又变成穷人了,但这种事儿,他到哪儿说理去?

    那么多钱拿出来,无论是谁都会心疼,又喝了两杯茶,姜卓方已经如坐针毡,老头子看在眼里,也有些于心不忍。

    “首阳山的钱拿着烫手,我老人家要是不出面,几大家族都要找你麻烦,这么转个手,你就一身轻松,如此好事儿,何乐不为?”

    想想也是,这些钱牵涉的,不仅是孟竞光龙晨阳他们,还有他们的家族,这次豪赌,无疑已经动了根本。如果接着闹下去,那些家族的老妖怪们,也都会出面,虽然姜卓方不怕,但接二连三找来,肯定会应接不暇!

    “还有凡武大会,很快就会在龙都召开,从这一届开始,凡武协会要给武者定段,相关资料我会叫雪狐给你。这次你要参加定段赛,定段赛有两种,一种是公开的,属于公共武者,另一种是不宜公开身份的秘密武者,你可以在秘密武者中,挑选几个人,扩充你的战队。”

    听到这话,姜卓方才高兴起来,没有什么比人更重要,只要战队拉起来,并且能够在世界范围内驰骋,就没有差钱的道理!而且他相信,在秘密武者当中,能够选到真正顶尖的高手。

    “老头子,尽管你比谁都黑,不过我比较厚道,还是要谢谢你!”

    乔致光脸一拉,姜卓方觉得势头不对,赶忙起身摇了摇手,招呼都不打,转身就往外跑,反正以前见老头子,都是差不多就走人,从来不需要打招呼。

    见姜卓方出去,乔致光看着门口,出了好一会儿神,心里却在想,但愿灵基是条线索,如果玉骨的事情总没进展,谜底就始终不能揭开。

    ……

    湖滨小院,梦影躺在竹椅上,从朦朦胧胧中醒来,看到梦生香正拿着蒲扇,替她赶着蚊子,她的眼睛,就不由变得有些氤氲。

    “别再躺院子里了,水边招蚊子,我已经让人把露台收拾出来。”

    “谢谢小姐!”

    “已经确定了,孩子是孟竞光的!”

    “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去,孟竞光现在这种情况,只有拿孩子说事儿,才能保住他的少家主位置,不然无论是孟怡竹,还是孟怡兰,都会很快跳出来。”

    虽然孟竞光那一枪,让孟御然很生气,但因为花丛生的缘故,他多少有些顾忌,想到孟竞光已经变为太监,反倒更好控制,因此并没有立即废除他的少家主之位,他很清楚,无论是孟云孝还是孟怡竹,都不是善茬儿。

    ……

    晚饭之后,姜凤二人到湖边散步,没有多远,湖边停着一艘古雅的木船,船头摆着古琴。这张琴在西溪老宅的时候,凤千羽曾经弹过,这是她最喜欢的古琴,那次回来,她就带到别墅。应该是想着有机会游湖,也就顺便带了过来。

    “谢谢媳妇儿,我们上船吧!”

    两人上船坐下,船夫摇着木橹,船行无声,水波轻漾,两人依偎在船头,看着暗夜中的远山,倒映着星辰的湖水,心情显得格外宁静。虽然两情甚笃,姜卓方也经常在他身边,但凤千羽的心里,常常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方哥哥,我给你弹支曲子吧!”

    她起身过去,盘膝坐在琴边,调了调琴弦,不一会儿清雅的琴声传出,是有名的古曲《幽兰》,随即传出她婉丽的歌声: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之子于归,远送于野。

    何彼苍天,不得其所,逍遥九州,无所定处。

    世人暗蔽,不知贤者,年纪逝迈,一身将老。

    曲调虽然优美,却有一种深深的忧伤,此曲相传为孔子所作,似乎在诉说高士怀才不遇,又似乎在惋惜曾经的恋人,最终劳燕分飞。此情此景,唱这样的歌,弹这样的曲子,姜卓方很是不解。

    曲终歌罢,凤千羽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姜卓方也呆呆出神,直到她坐回他的身边,倚在他的怀里,他依然若有所思。

    “方哥哥,假如有一天,我是说…假如,如果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让我们不得不分开,你还会想我吗?”

    凤千羽从墨采儿身上,已经感受出了明显的冷漠,而且她也感觉得到,他的心里,也隐藏着什么秘密,即便是她自己,在进入实验室最底层的时候,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姜卓方环着她的腰,没有立即回答,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想,但明显感觉得到,她内心有深深的不安。将她搂在怀里,在她唇上吻了一下,他好一会儿才开口。

    “虽然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必须告诉你,不敢说情定三生,可我知道,今生今世,如果没有你,我不会快乐!”


妙手偷香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妙手偷香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妙手偷香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