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以父之名- 86.第八十六章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有爱就可以 书名:[综]以父之名
    这里是脑洞  他说着, 又指了指箱子里的其他东西, 手-枪的弹-夹单独摆放着,而在弹夹的旁边, 摆放着一个小巧的**子, “**子里装的是500ml的神圣水银,大主教祝福过的高级货。”

    “真不愧是vongola家族的族长。”长长的餐桌的另一边,因特古拉吐了口烟圈, 然后随意地将昂贵的巴西雪茄丢到了一边, “连这样的东西都能搞到手。”

    “海尔辛族长过奖了。”蒂莫特奥并没有在意她的抬杠,只是将箱子推了过去。

    阿卡多不等沃尔特将箱子递给他,就主动上前走过去接过箱子, “真是不错的家伙。”

    他看着手-枪,眼神像是在看着心爱的姑娘,他抬起手来,手-枪的枪管上开始冒出细微的青烟来, 很快, 一个词语就被他刻在了枪身上, “哼哼哼, 不错, 非常不错。”

    蒂莫特奥看到他刻在枪身上的字母, “casull”。

    他侧过头去,不想过于探究这些字母是什么意思, 而是看向那边的因特古拉, “这些神圣水银可以用来制造一千发子弹, 如果节省着一些使用的话……”

    他的话还没说完,因特古拉已经开口打断说道:“你在说什么,我们海尔辛机关可不是那样穷酸的地方,用完了我们会再联系你的,当然,到时候希望你们能送过来的东西质量不要下降才是。”

    “这您大可放心。”蒂莫特奥并不在意对方的呛声,只是微笑地说道,“我可是老牌意大利人啊,结识那么几个主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是吗?”

    虽然这话里充满了槽点,但是在场的人里没有一个想要吐槽他的,因特古拉看着神色平静,八风不动的蒂莫特奥,心里很是不爽,她的表情很充分地将她内心的想法表现了出来。

    看到她确实很是生气的样子,阿卡多放下了手里的爱枪,扭头看了眼一直站在蒂莫特奥身后的塞巴斯蒂安,“vongola,你跟一个很不得了的东西签订了契约,就不担心见到主教的话,对方会直接杀掉你么?”

    “请放心吧,我认识的主教都是很不错的好人。”蒂莫特奥微笑着说道,“以及多谢阿卡多先生的提醒了。”

    因特古拉并不清楚他们之间话语之间的机锋,有些皱眉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后问蒂莫特奥:“之后你要回去意大利吗?”

    “不。”蒂莫特奥摇了摇头,他举起一旁的红酒杯轻轻摇晃了一下,慢慢地喝了一口,今天的晚餐虽然是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伦敦菜,可是味道却意外的相当不错,看得出来主厨下了相当的功夫、

    满意地放下杯子,蒂莫特奥才慢悠悠地说道,“我的话,回头要去一趟美国。”他说着,看向了那边的因特古拉,“美国真是一个好地方不是吗?”

    “啧。”因特古拉看了眼对方,没有搭话。

    从飞机上下来,蒂莫特奥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哎呀哎呀,坐久了果然会觉得腰酸背痛呢。”

    “不,我觉得您距离会到腰酸背痛的年纪还差很多。”塞巴斯蒂安一边帮他拎着行李箱一边微笑地说道,“而且,如果我没有搞错的话,这里似乎是哥伦比亚,而不是美利坚合众国才对。”

    “是啊,可是这有什么问题吗?”蒂莫特奥回头对他微微笑道。

    “不,什么问题都没有。”塞巴斯蒂安非常明智地闭上了嘴,“对了,露普斯蕾琪娜来接我们了。”

    “主人,塞巴斯先生,这里这里。”机场的一角,一个穿着黑白女仆装,有着两条棕色麻花辫的女性挥手向他们打招呼道,看到他们过来,女子脸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终于过来了呢,之前接到主人的消息的时候我可是吓了一大跳呢。”

    女仆露普斯蕾琪娜·贝塔笑着打开车门,等到两人坐进车里之后,便平稳地开车朝着巴兰基亚的市区驶去。

    不起眼的黑色轿车里,内部装饰却相当舒适,更重要的是车厢里被施展了某种奇妙的法术之后,车厢的内部变得相当宽敞,塞巴斯蒂安拿出一**红酒醒起酒来,不一会便倒进杯子里递给蒂莫特奥。

    虽然对于蒂莫特奥先前说要去美国结果却来了哥伦比亚,塞巴斯有些无奈,但是他还是清楚对方到哥伦比亚来的目的的。

    哥伦比亚是个不□□定的国家,到处都是游击队和**武装,更重要的是,由于这里的环境气候原因,这里也是继金三角之后的一大毒-品生产地。

    蒂莫特奥这几年在有意收拾家族产业,赌场是越开越大,军火生意也做的日益兴隆,甚至还给家族企业中的风情酒店工作人员都安排了定期体检和各项保险,但是唯独在毒-品这方面,他非常大刀阔斧地在削减,他的目标,是在千禧年到来之前,将这一块尽可能地从vongola的产业中砍掉。

    他这样的举动,自然引起了相当多的反弹,不光是家族内部的人无法理解为什么他要放弃这样一块利润巨大的区域,而以前的“合作伙伴”也都不能理解他的行动,更重要的是,缺少了vongola家族的名头,这会让他妈的生意很难做下去的。

    因此来自“合作伙伴”的反弹也十分惊人,为了不至于让vongola家族在美洲的生意崩溃,蒂莫特奥特地派出了一名自己的女仆过来查看消息。

    不过之所以派的是女仆而不是守护者,也有蒂莫特奥的理由在里面。

    “现在的情况如何了?”将红酒递给蒂莫特奥之后,塞巴斯蒂安冷静地问道。

    “主人,塞巴斯先生,真的是如你们所预料的那样呢。”露普斯蕾琪娜咧嘴笑了起来,尖锐的犬牙露在唇边,给人一种些微的不协调感。

    “在南美这边,除了本地‘合作商’的黑手党之外,还有一群人造吸血鬼。”露普斯蕾琪娜沉稳地说道,“已经调查清楚了,那群家伙是德国的纳粹余党,最后的大队的成员。”

    塞巴斯蒂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有些惨不忍睹的表情来,他向蒂莫特奥欠了欠身,“主人,请恕我稍微离开一下。”

    “嗯,去吧。”蒂莫特奥微笑着说道,表现得大肚又善良。

    “格雷尔·萨特克利夫。”塞巴斯蒂安快步走到对方的面前,他只是扫了对方一眼,就看出来对方直到现在都依然还只是一个下级死神,他的脸上露出丝毫不显失礼的微笑,“真是没想到居然还会在这里碰到你,真是稀奇啊,我还以为你早就已经变成历史的残渣消失掉了呢。”

    “啊拉讨厌,塞巴斯酱你还是说话一如既往的恶毒呢,但是我就是喜欢你这种毫不掩饰的恶意啊。”红头发的男人像是猫咪见到了鱼一样地紧紧贴了过去,“而且与其说我,你不是也一样,还在跟人牵着契约吗?”

    兴奋的格雷尔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说完那句话之后,对面的塞巴斯蒂安脸上有一瞬间的僵硬,他只是狂热地继续用一种奇怪口音的英语说着,“时隔如此多年我们依然还能再次相遇,我们之间果然是有着命运的红线牵引着的呀!”

    越发兴奋同时也越发癫狂的红发男人从衣服内袋里掏出一个电锯来高高地举了起来,“来啊,来让我们彼此之间相互厮杀啊!”

    看到他这样,塞巴斯的脸色顿时有点发黑,他正想从怀里掏枪出来的时候——是的,当然是掏枪,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蒂莫特奥怎么可能允许他没事儿往外乱丢餐具——两人附近的空气里忽然发出了一声爆裂的声音。

    一个有着长长白胡子的老人忽然出现在了他们身边不远的地方。

    看到这一幕,本来兴致勃勃的格雷尔也停了下来,他皱起眉头,脸上表情相当生动地表现出了对来人的不喜,“啧,这样子我们是没办法来个爱的相会了,真是太遗憾了啊。”

    “是啊,我也觉得很遗憾呢。”塞巴斯遗憾于这次看来是不能把对方的脑袋打爆了呢,他说完,伸手就推开了朝着自己贴过来的格雷尔,转身朝着冷饮店走去。

    “哦呀,看来我阻止了一场不必要的冲突呢,这可真是太好了,不过……”来人——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微笑地说道,“不过我有些好奇啊,我似乎从未在英国见过两位?”

    如果换个地方,这个老者这样说,只怕会被人狠狠嘲讽一顿,可是这里是封闭的英国魔法界,整个魔法界人口总数加起来都不见得能到一万,而这其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英国巫师都就读过霍格沃兹,大半个世纪都生活在霍格沃兹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绝对敢说,他认识差不多整个英国魔法界的所有巫师。


[综]以父之名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综]以父之名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综]以父之名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