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086 几天不见,我很想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佣人点头然后急急地离开卧室下了楼。

    程沐婳几乎是被强迫的吃了几口东西,然后夜色降临时就睡下了。

    许是白天见到那么恐怖血腥的事情,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这一觉睡过去全是噩梦。

    梦里活蹦乱跳的小白鼠被解剖然后挖走了心脏,一只、两只,越来越多。

    从心脏深处传来的刺痛将她从噩梦中唤醒,这一场梦做的很痛苦,伴随着一声尖叫,她睁开了眼睛。

    没等自己回过神来,一只温暖的大手便轻轻的覆在了她渗着冷汗的额头上,“怎么了?做噩梦了是不是?”

    低沉温柔的嗓音很熟悉,视线逐渐变得清晰后,她终于看清了眼前男人的脸,顾令时。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不是应该在百合的故乡吗?那么远的地方啊。

    她这是梦没醒吧,沐婳将覆在自己额头上的手轻轻拿开,“我这是梦还没醒吗?”

    顾令时将她扶了起来,把身后枕头垫的更高一些,如此温暖的触感根本不是梦境。

    真的是顾令时,她回来了,他身上还穿着长长的大衣外套,刚刚到家吗?

    被白天惊吓过度的沐婳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中,“你真的回来了。”

    怀中柔软娇小的姑娘紧紧地抱着他不肯松手,虽说是没有颤抖,不过应该也是被吓坏了。

    “你流了很多汗,先换一件衣服。”

    “让我抱会好不好?”沐婳低声乞求,依旧是不肯松手,顾令时无奈,嗯了一声,任由她这么抱着自己。

    她一句话都没说,顾令时接到电话时也是被惊了一跳,他不在她身边,这种荒唐的事情也能发生。

    他的手轻轻地环住了她的肩,“没事了,梦而已。”

    “以后可不可以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沐婳闭着眼睛,卷翘浓密的睫毛上挂着水珠。

    “好,以后不丢下你一个人。”顾令时眸色很沉如海,有人这么刻意的针对程沐婳是什么意思,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过了好一会儿,她总算是从噩梦中冷静下来,顾令时重新给她找了一件睡衣给她换上。

    后半夜,程沐婳跟胆小的孩子一样紧紧的缩在顾令时的怀中,她以为他还要很久才会回来。

    身边有了相对安全的依靠后,程沐婳睡的比较安稳,等自己醒来时,身边的位置已经空荡了。

    下意识的整颗心也跟着空荡了,顾令时起的好早。

    她从床上爬起来去洗漱换好衣服过后走出卧室,然后就听到顾令时沉冷不悦的声音在楼下响起。

    沐婳心里一怔,他一大早上的起床就是在训人吗?

    是因为昨天的事?程沐婳想着想着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一些,顾令时在因为她而生气吗?

    “顾先生……”沐婳蹬蹬蹬得的跑下搂温温软软的喊了一声顾令时。

    顾令时冰冷到了极致的脸闻言脸色一下子缓和了很多,抬眼去看站在楼梯上扶着扶梯的姑娘。

    “太太醒了,准备早餐,散了吧。”

    程沐婳继续下楼,正准备坐到他身边的位置,顾令时伸手将她捞进了怀中,她稳稳地坐在了他的腿上。

    沐婳因为这个动作有点脸红,“顾先生……”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醒了也就睡不着了,你训他们做什么,小白鼠又不是他们给我看的。”

    “到底还是他们疏忽了,昨天你都吓坏了,没有惩罚他们已经算是最大的仁慈。”顾令时就是这样的理念。

    家里暖气十足,今天扎了一个丸子头,干净利落,少女气息也越发浓烈一些。

    白色的圆领毛衣松松垮垮的套在她身上,顾令时看着她这么一身,低哑的笑了笑。

    到底还是东方姑娘,即便是从小长在加拿大,也还是学不会这边女孩子的打扮,不过国外的女孩子二十三四岁都显得比较老了,程沐婳这个年纪看着还跟十八岁少女似的。

    男人属于侵略性比较强的动物,程沐婳感觉到自己腰肢一紧,整个人就被他翻身压进了沙发。

    好在这沙发比较宽大,不然她还很容易不小心的从沙发上掉下去。

    “顾先生,家里有这么多佣人呢。”沐婳不明白怎么的他就忽然之间精虫上脑了。

    但是此时客厅里的确是除了他们没有别的人,毛衣被拉下肩头时,沐婳有点慌了。

    “顾先生,别这样……”

    “几天不见,我很想你。”

    顾令时低声喃喃自语一般,他都不知道为什么离开那么几天就觉得十分想念她,想念跟她在床上的温存,想念她臣服于自己的模样。

    男人轻咬着她露在空气中的肩骨,沐婳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死死地咬着嘴唇。

    “先生,早餐准备好了……”管家看到沙发上香艳惹火的一幕猛地停住了脚闭了嘴。

    “先温着。”

    顾令时粗声喘了一声,起身有些迫不及待的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把被他弄的衣衫不整的程沐婳抱上了楼。

    “卧室里你总该放松一些了,小沐儿,别忍着,会憋坏的……”

    他将她鸭子床褥里,寸寸问过她的肌肤,沐婳受不了他这样,可是身体却在很诚实的给出反应。

    “你出差的时候真的在想我吗?”沐婳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男人,声音都跟着变了。

    “怎么?我这么表现还不够相信?”

    “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上床,你会不会觉得对她感到亏欠?”

    顾令时没有必要为了百合要守身如玉,何况他还这么年轻,一直禁欲对自己未必就是好事。

    沐婳想,男人想必天生就是对女人没有抵抗力的,只要任何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脱光了衣服,都会忍不住自己的。

    程沐婳忽然开口这么问他,顾令时眉心猛地一沉,一只手掐住了她的下颌,却是一刻也没有停止自己正在进行的动作。

    “怎么突然这么问?”

    沐婳被他掐的有点痛,知道这人应该是生气了,闭了嘴便不再说话。

    “我想你也值得你怀疑是吗?”顾令时发狠的用力。

    程沐婳招架不住的想躲,却被他牢牢地禁锢在身下,顾令时不喜欢她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就胡思乱想。

    “我不问了,你别这样……”

    “你是顾太太,不是街头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如果没有最起码的判断能力,怎么能把顾太太的头衔撑得起。”

    左曼容真是越发的嚣张了。

    “我知道了。”

    大手松开了她的下颌,轻轻地抚过她的小脸的轮廓,“出差虽然不是真的,可是想你却是真的。”

    虽然想的地方不同,可那也是想念。

    他此去,带着忏悔的意味,对百合一生一世的承诺,终究还是敌不过新人在自己面前的几个月。

    对程沐婳谈不上爱,可也不讨厌,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也感到了愉悦。

    后来顾令时端着早餐上来,让她吃完,很多时候跟她做那种事的初衷多半是因为百合。

    她身上长着百合的心脏,就如同百合在自己面前一般,程沐婳可能自己都难以察觉,自己的某些习惯,真的像极了百合。

    加拿大天气转暖的时候已经四五月份了,沐婳所有的课程都被顾令时停掉了,可是她也没有闲着。

    从前顾令时几乎是不会带着她去出席什么场合,但是过了旧年之后,他便带着她四处参加这样那样的活动。

    很多人开始认识她这位新的顾太太,她被顾令时宠爱着,也算是羡煞旁人。

    甚至到了后来,顾令时也让程沐婳开始熟悉公司内部的一些业务,自己亲自带她,教她。

    比起学习设计,在管理方面,程沐婳几乎是延续了百合身上所有的优点,在处理事务方面,有很多地方跟百合很相似。

    这些沐婳难以自知,公司上下的人却都是看在眼里,满心疑惑,因为顾令时特意交代过,公司内不准传写莫名其妙的东西。

    到了沐婳生日这天,顾令时似乎是没有想起来她生日,一整天都在忙,到了晚上还带着她去应酬。

    平常他都不怎么喝酒,可是今天的顾令时有点反常。

    左曼容也在桌子上,她看到了顾令时这个样子,心里很难过。

    桌上的人没有哪个敢去灌他酒喝,可是顾令时偏偏自己就喝了很多酒,桌上的人无一不是面面相觑。

    今天这顾先生是怎么了?忽然之间的喝了这么多酒。

    “你怎么了?”程沐婳不得不从他手里拿走了酒杯,眉心微微拧了拧。

    顾令时转脸瞧着她,抬起一只手,在她眉宇间摩挲了片刻,“我没事。”

    “今天就谈到这里吧,顾先生心情不太好,今天怕是没有心思谈合同的。”左曼容笑的一脸公式化。

    桌上人的面面相觑过后都纷纷起身,然后离开。

    “令时,我送你们回去吧。”左曼容见他从程沐婳手里重新拿走了杯子之后,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不必,我待会让阿莫过来,很晚了,你先回去吧。”顾令时对待左曼容的态度越来越省份。

    不管她如何的想要往前靠,如何的想要亲近,顾令时都是这么一个态度。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