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094 兴许疼的不是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沐婳一张脸变得通红,在电梯里被人拿异样眼光打量时,自己也说不出来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程冉看着有点心不在焉汇报数据的程沐婳,淡淡的打量着她。

    “早上跟小年轻一样在楼下跟你来个狂热的,就让你这么心不在焉,沐婳,你这心可真是经不起诱惑。”

    程沐婳回过神来干笑了两声,“姐,没有。”

    “没有吗?我看你完全没有心思工作,我的好妹妹,上班时间想着儿女私情可不行的,越是想着就越是不想工作。”

    “你曾经跟百合接触吗?”

    程冉愣了一下,程沐婳好端端的怎么忽然之间关心起这个问题了。

    “商场上嘛,难免就会碰到,是个蛮厉害又蛮优秀的女人。”顾令时爱她,也没什么让人可说的。

    毕竟是那样优秀的引人侧目的女人,是个男人都会捧在手心里。

    “很厉害吗?”

    “嗯,比你要厉害的多,起码不会在上班时间想一些儿女情长,你还想要变得优秀,你这个样子怕是一辈子也只能对那个百合望其项背了。”

    程冉倒不是贬低她,程沐婳的精力并不能完全集中在工作上,心里总是想着别的事情,这种情况对程沐婳来说是很不好的。

    “哦。”沐婳点点头,也不再问这个问题了,认认真真的开始汇报数据,听程冉给自己提出意见和需要修改的地方。

    “回去好好工作,这个周末有个应酬,我带你过去。”

    “这么快吗?”

    “不想?”

    “想,但是要通过顾先生,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我可能就没办法去。”

    “好吧我去跟你的顾先生谈谈。”程冉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没到下班时间,程沐婳先是避开了阿莫先离开了公司,去了医院,有些猜想不可思议,可是如果不去求证,自己就会一直想着。

    “教授呢?”沐婳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

    “教授出国讲座了,我替他在这坐诊一段时间,小姐,找教授是有什么事吗?”

    沐婳本来满怀希望的过来,可是偏偏就这么不凑巧。

    “教授是我的主治医生,我这里有问题。”沐婳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微微笑了笑。

    “最近觉得不舒服了吗?”男人温和一笑,笑容给人感觉很温暖,这个人长相属于那种暖男型的英俊,因为混血的缘故,五官比较深邃。

    “你也是胸外科的吗?”

    “年轻的教授,你相不相信呢?”男人觉得眼前的女孩有些意思,她大概是不想表现出来自己不相信的,可是她的一言一行还是出卖了她。

    “我……”

    “需要我给你拿证件看看吗?”

    “不好意思,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平常都是教授,不大习惯而已。”

    “我是秦深,如果觉得身体不舒服还是要说,你要是今天不想看,我也不能勉强。”

    沐婳看着眼前的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避开阿莫的,下一次可能就没有这么顺利的到医院了,而且那个教授是顾令时的人,也不能百分之百的信任。

    “那我们谈谈。”

    秦深点点头,请她进了办公室,给她倒了一杯水,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多半给人的感觉温暖又圣洁,秦深也不例外。

    “说说哪里不舒服。”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些自己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和从没有见过的人。”

    秦深瞧着她没说话,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沐婳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反反复复的动作看上去有点不安,“这个心脏是移植别人的,虽然每一次检查都说没事并且恢复的很好,可是它总还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忽然之间疼痛。”

    秦深点了点头。

    “心脏移植手术也有个别的案例是有这样的情况,算是正常情况,从生理角度来讲这颗心脏是属于你的,但是从其他角度来讲就不一定了,原主人的一些潜意识也不会不知不觉得转移到你的身上,你所感受到的,兴许不是你的感受。”

    秦深的确是出于医生的角度这么跟程沐婳说的,并没有任何的不妥。

    可是程沐婳当时的脸色很难看,煞白煞白的,秦深看在眼里,微微皱了皱眉,“如果还是觉得不舒服,建议先做个检查看看。”

    “不了,我出来耽搁了很长时间,现在得回去了。”程沐婳感到心慌,有些难受也悄无声息的从心底蔓延开来。

    秦深淡淡的看着她,“有人来接你吗?”

    程沐婳起身步伐有些踉跄的从办公室里离开,原主人,她从来就没有想过或者是让人查过这心脏的原主人是谁。

    那些像记忆一样的梦境根本就不属于自己,浑浑噩噩的走到门口时,她蓦地停住了脚步抬头看了看天空。

    “夫人,您这么私自离开也应该跟我打一声招呼,如果先生知道了会责怪我的。”阿莫语气冰冷。

    沐婳低头下来然后看着她,“今天的事情如果顾先生不知道,可不可以不要告诉他?”

    阿莫脸色微微一沉,“夫人,这个我做不了主。”

    “你要是说了,我可能会死啊……”沐婳笑着,眼底一片苍凉,不用去求证什么了。

    从顾令时对她的态度就能够看得出来的,这颗心脏是不是百合的呢?她在想,毕竟把所有联想起来都能够说得通啊。

    阿莫愣住了,还是第一次听程沐婳说这样的话,心里难免惊讶。

    “可是如果您是因为身体不舒服来医院,顾先生会担心的。”

    “没事的,平常这心脏就不怎么好,昨晚不过是做了一场梦,我觉得有必要来看看,阿莫,算我求求你了,好吗?”

    沐婳心里难过着,却掉不出来眼泪,如果是真的,她算什么?装着他心爱女人心脏的器皿吗?

    那未免也太可怜了一些。

    阿莫迟疑了片刻还是点头答应,程沐婳的脸色不是很好,她偷偷地来医院本来就很可疑,现在这个样子,还真的很让人怀疑,是不是她来看过医生,然后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

    “我们回去吧。”程沐婳在门口的位置呆呆的站了好久,顾令时打电话过来,她才幽幽的跟阿莫说要回去。

    顾令时坐在自家书房里,电话一遍又一遍的打出去,电话那头是一遍又一遍的挂断。

    从来没有这样过,程沐婳到底是怎么了?顾令时内心的那些敏感全都暴露无遗。

    “阿莫,夫人在哪儿?”

    “在车上呢,我们很快就到家了,先生放心。”

    “她心情不好?”顾令时的声音有点冷,渗着浅浅的寒意。

    阿莫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人,面色冷淡,算是心情不好吧。

    “好像是。”

    “把电话给她。”

    阿莫放缓了车速将手机递给后面的程沐婳,“先生让你听电话。”

    “马上就到家了,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吧,我有点累,不想说话。”程沐婳衣服有气无力的样子。

    当然,顾令时也都透过电话听到了,有气无力表示真的很累,还是她根本就不想跟他讲电话。

    到家也就是二十分钟后,顾令时在别墅外面的草地上等着,看到什么的车停了下来之后,他抬脚走了过去。

    从后面下车的程沐婳没有注意到站在车门边上的顾令时,一下车就撞进了他的怀中。

    顾令时的手稳稳地扶住她的腰肢,“怎么这么心不在焉,要是踢到什么东西摔倒怎么办?”

    “抱歉。”沐婳想扯出一个笑容来,可是发现面对着顾令时,她实在有些做不到,如果笑出来的话,应该比哭还难看吧。

    她不着痕迹的从他怀中挣脱了出来,然后独自进了大门,然后穿过草地中间的铺路往别墅门口走去。

    顾令时脸色很是阴沉,转头看了一眼阿莫,“怎么回事?”

    “不知道,可能是今天公司事情比较多,她做的累了。”阿莫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帮了程沐婳一把。

    顾令时冷冷的眯着眼,“是吗?”

    阿莫微微低了低头没有再说话。

    沐婳进了门,管家就应了上来,笑眯眯的跟她说去吃饭,沐婳也冲她笑了笑,“管家,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是很饿,让先生先吃吧。”

    程沐婳说完抬脚就上了楼,顾令时进门后只看到爬上最后一节楼梯她的背影,然后再看看管家。

    “让厨房把饭菜装好,端上来。”

    “好的。”

    沐婳倚靠在窗前的沙发凳上,姿态慵懒,轻轻闭着的眼睛遮住了是满眼的悲伤和难过,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不然怎么办呢?她没有本事跟他抗争,更没有本事从这段婚姻中解脱出去,同样也没有骨气把这颗心从自己的心里拿出来。

    沐婳从来未曾想过余生自己是什么样子的,现在她想到了,应该就是这样的吧,想着想着,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

    “今天这是怎么了?下午你很早就离开公司了,甩开了阿莫,你去了哪里?”顾令时俯身下来,指腹轻轻抹去她的眼泪,声音低沉。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