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095 我想有个孩子,不可以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程沐婳睁开眼睛看着逼近自己的男人,像是一座无形的山朝她狠狠地压了过来,她感到沉重和害怕。

    “没去哪里,姐姐说有个客户需要我去见一下,顺便也休息一下跟那些人接触。”

    顾令时眸色暗沉无光,程沐婳离开了公司之后的踪迹他的确就不知道了,到底是不是去见了客户,还不得而知。

    粗粝的指腹,轻轻掠过她柔软的唇瓣,目光也在打量着程沐婳,这到底是一张怎么样的脸,“男人还是女人?”

    “不信我?”

    “你看我的眼神像是在撒谎。”男人指尖抚过她的眉目,程沐婳的长相不会=太惊艳,但是看的时间久了,就越是觉得好看。

    也越是能发现她身上精致的地方很多。

    “不信就算了。”她没有争执,顾令时是不是相信她似乎并不重要,她又不是红杏出墙去私会了哪个见不得光的男人。

    大手滑到她的下颌骨上,指尖徒然一用力,下颌处尖锐的疼痛一下子就控制不住的蔓延开来。

    “别心情不好,你会难受的。”顾令时微微眯着眼,眉头紧锁,程沐婳的情绪不对,可是又看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好。

    沐婳静静地看着他,心脏却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捅了一刀,到底是担心她难受还是担心这颗心脏受伤。

    管家亲自端着饭菜上来,见窗前的二人也没有人打扰,将饭菜放好之后就离开了卧室。

    “先吃点东西,心情怎么不好都不要折腾自己的身体。”

    沐婳坐正了身子,掩去满眼的苦涩,还是起身顺着顾令时的意思过去吃饭。

    “我自己来吧。”见着男人准备给她喂饭,她先一步拿到了筷子,顾令时看了她一眼倒也没有说什么。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沐婳一句话都没说的吃完了饭,也没有打算要跟顾令时说什么话,一副没有共同语言就不要沟通的样子。

    顾令时离开之前还亲了亲她的额头,“我去书房忙一会儿,心情不好可以早点睡觉。”

    “嗯。”沐婳点点头。

    目送着顾令时离开后,又等来佣人收拾了一桌的狼藉,沐婳靠在沙发里,看着手里程烨的电话,犹豫了很久。

    程烨接到女儿的电话时人还在办公室忙碌,听到女儿温软的声音,程烨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专心接电话。

    “怎么晚上给我打电话?”

    “爸,有个问题我很想问你,不知道您知不知道?”

    “什么问题?”程烨有些疑惑,怎么觉得程沐婳的语气有点奇怪,甚至能感觉到那一丁点的生硬。

    “当初您非要让我嫁给顾先生的理由是什么?而他又必须要娶我的理由又是什么?”

    不会是为了钱的,什么利益联姻,不过是幌子而已,顾氏是多大的公司,程家又是多大的公司。

    从前不知道,现在她知道了,这两家公司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完全是一种小鱼被大鱼吃的存在。

    程烨垂放在桌面上的手慢慢的僵住,“沐婳,怎么好好的问这个问题?你跟他已经结婚了,就要好好过日子,别为了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而吵架。”

    “爸……”沐婳的声音逐渐有些崩溃,带着浅浅的哭腔。

    “沐婳,怎么了,他怎么你了吗?”

    “不是他怎么我了,是我自己难受,这不是我想要的婚姻,爸,您为什么觉得我跟他在一起,我就会幸福。”

    “傻孩子,他会爱你的。”

    “这世上有比他更爱我的男人,您为什么非要让我嫁给他?”沐婳说着说着委屈就抑制不住的涌了出来。

    那些脱口而出的话她终归还是忍住了,爸爸兴许是知道的吧,可是自己不去问清楚,又是想要给谁留一条后路。

    “孩子,人生还有那么长,等你年龄再大一些你就会明白的,爱情只是人生当中最不重要的东西,人活着活着就为了亲情了,爱情的保质期太短。”

    程烨的话听上去有点绝情了,可是生活的确是这样的,人年轻的时候无比羡慕浪漫而美好的爱情。

    也不会想过了保质期的爱情是不是还会和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美好。

    “我本来不想喜欢他,现在觉得喜欢他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

    她纵然是再喜欢顾令时又如何,他心里爱着的只有一个人,他对她好,另有目的,又或者是觉得她年纪小,便处处都让着她,宠着她。

    可那绝对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程沐婳是程烨养大的女儿,是他的亲骨肉,女儿这样难受,他心里又何尝舒坦。

    如果是当初还没有顾令时来求亲的事情,他兴许会有着她的性子,但是现在木已成舟,说什么晚了。

    “沐婳……”

    “爸爸,我真的好难受。”她缩在沙发的角落里一声声嘶声的哭泣,小手捏成了拳头一下又一下的锤着自己的胸膛。

    不公平,对她真的太不公平。

    “沐婳,如果想回来住,爸爸来接你。”程烨心疼的不得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就准备去接女儿。

    “爸,他不喜欢见到您,您不要过来,我只是想跟您说说话,仅此而已。”

    程烨当时就顿住了,是啊,顾令时不喜欢见到他,他去做什么,去了只会让沐婳被连累。

    “沐婳,爸爸都是为了你好,相信爸爸,熬过去就会好的,时间是个好东西,懂吗?”程烨无能为力的只能劝说女儿。

    “嗯。”程沐婳手机放在耳边不愿意拿开,为她好吗?可能作为父亲他觉得这样做,应该是为她好吧。

    这世上只有爸爸是最爱她的人,永远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像程烨这样疼爱着她,将她捧在手心里。

    顾令时在门口顿足了很久,程沐婳跟程烨哭哭啼啼讲电话的声音全都被他听去了。

    她说喜欢他是一件辛苦的事情,真的有那么辛苦吗?

    后来顾令时在书房里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程沐婳推开了门,手里端着热咖啡。

    顾令时头也不抬的伏案工作也没有想到是程沐婳进来了,她身上穿着顾令时的一件衬衣,不长不短的到大腿根部。

    她从来没有这样穿过,更是没有在顾令时面前这样穿过。

    “夜深了,别这么看了,对眼睛不好。”这句话的不知道出自何处,可是自己说起来,很是顺口,像是对谁说了无数遍养成的习惯。

    顾令时手一顿,抬眸看向程沐婳,放放下了咖啡后,双手撑在了桌案上,领口开着的扣子将女人身体的美好彰显无疑。

    “怎么还不睡?”顾令时被这一幕刺激的心跳加快,端着她刚刚送来的咖啡喝了一口,又是这熟悉的味道。

    他深深地注视着她,眼前的人究竟是百合,还是程沐婳,程沐婳以往可不会这样。

    他干咳了一声,“沐婳,时间不早了,早些休息。”

    程沐婳长得不差,又年轻,大晚上的还穿成这样晃荡到书房里来,顾令时忽然就发现自己有点受不了这样的诱惑。

    程沐婳脸色微微一变,温软的手抓住了端着咖啡杯子的一只手,“咖啡好喝吗?”

    顾令时手一抖,慢慢的将手里的咖啡放了下来,程沐婳今天的反常很奇怪,刚刚也让成华去查了,她今天到底去了哪里。

    但是没有查到,很显然,程沐婳撒了谎,而且还是做了他不知道的事情,不知为何,他心里感到一阵阵的不安。

    “沐婳……”

    顾令时跟着了魔似的,反手握住了程沐婳柔夷般的小手,喉结上下不自觉的动了动,“你怎么了?”

    程沐婳看到男人眼睛里熟悉的欲色,一颗心迅速下沉,是的,只有这么熟悉的咖啡味道才能让他失控。

    她想要收回自己的手,“没事,你忙吧,我先去睡了……啊!”

    她的话没说完,手也没有成功的从顾令时手里抽回来,男人已经起身过来将她拦腰横抱了起来。

    他将她放在了宽敞的沙发上,覆在了她身上,低头轻咬着她的耳朵,滚烫的气息洒进了耳朵里,沐婳微微闭了闭眼,浑身力气都像是被抽掉了一般。

    “既然都来了,还要去哪里?知不知道男人的衬衣不能随便穿,沐婳,你这样会让我疯的……”

    沐婳蓦地感到身子一凉,身上的衬衣已经不见踪影,只有男人炙热的吻落在她的肌肤上。

    他不是在碰她,是在想着碰百合,沐婳忍着胸腔内的那些酸涩,身体不自觉的被他掌控,然后迎合着他。

    “今晚可不可以不要戴t?”她的声音这个时候温软娇媚,听的人骨头都酥了。

    “不可以。”

    “我想有个孩子,不可以吗?”沐婳有些挣扎,刚刚的配合这个时候也荡然无存。

    顾令时的大手紧紧地箍着她的手腕摁在沙发里,英俊的五官里渗着冷意,“现在还不到时候,等你身体再好一些的时候。”

    “可是,如果我一直没有孩子的话,我兴许为了孩子就会出轨,跟愿意给我孩子的男人在一起。”

    顾令时眉眼里掠过戾气,呼吸粗重,“程沐婳,你敢!”

    沐婳笑意嫣然,“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你不爱都没有关系,有个孩子,老了我起码时有所依靠的,不是吗?”

    她的一双眼睛清澈见底,字字句句都像是刀子狠狠地割着顾令时心头的肉。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