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101 你爸爸出事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程沐婳有些惊愕,这话不像是应该对她说的啊,顾令时怕是吃错药了吧。

    “我其实对旅行没有太大的兴趣,没有必要专门为了我一个月不上班。”程沐婳自己都发现自己对顾令时的依赖不再是从前那样了。

    是不是这小半年的时间,自己真的已经断了对顾令时爱情的向往了?

    “沐婳,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远了?”顾令时看着虽然在说话,但是目光始终在车窗外的女人,眉心微微拧了拧。

    这不是他喜欢的一种进度,他跟程沐婳之间的关不应该是像这样越来越远的。

    程沐婳的手指交缠在一起,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没有吧。”

    顾令时的手握紧了她的手,没有再说话,程沐婳对他不知不觉的冷淡几乎将身上那一点百合的影子都消磨殆尽了。

    酒店朝向很好,比起寒冷的多伦多,亚洲国家的南方地带温暖的不像话,程沐婳立在窗前,目光幽幽的望着窗外,有些失神。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不安,顾令时忽然说要带她出来旅行,她觉得有些奇怪,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刻意将她带离多伦多似的。

    “在看什么?”

    “海城的夜景挺好看的,比多伦多要美。”沐婳笑了笑,然后转身,差点一头撞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男人便顺势压了上来,大手轻抚过她的腰肢。

    穿着宽容长裙的她感觉到男人的手掌游走在自己的腰间,心里头蓦地一紧,“顾先生……”

    “如果你喜欢这里的话,我们一直住在这里,你看怎么样?”

    顾令时此言一出,沐婳心里满是惊愕,这男人是疯了吧,好端端的住在这里干什么?

    “顾先生,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很美,并没有要打算在这里长住的原因。”

    “如果我要回到这片故土来呢?”顾令时将她抵在了身后的玻璃窗上,低头亲吻着她的脸。

    沐婳愣了一下,“这里是你的故土吗?”

    她还从来都不知道,那如果顾令时的故乡在这里的话,那么百合是不是也在这里,沐婳想到这些心里开始有些不大舒服。

    “嗯,所以才带你来。”

    沐婳咬了咬嘴唇,女人大概都是这样的心思,希望自己是唯一的,独一无二的,可是这世上哪有这么多独一无二的存在。

    那个人枯骨铭心一样的存在过,她在这个男人面前永远也没有存在感的。

    “别这样……”沐婳被男人的唇碰到了比较敏感的部位,身子猛地僵住了,随即就有些发软,最受不了的就是顾令时对自己的各种。

    “沐婳,这么长的时间,你让我有点难受了。”顾令时禁锢着她的身子,不准她动弹。

    沐婳忍不住的吸了一口气,“顾先生……唔。”

    顾令时是男人,有些时候极其霸道强硬的男人,他没有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扣着她的手腕。

    程沐婳没有抵抗他的力量,她只能被压着,被他堵住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任由他的欺凌。

    被顾令时带上床时,程沐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顾令时今天好像没有用措施,他是忘记带了吗?

    “不是要避孕吗?”

    顾令时低低的喘着粗气,“沐婳,我们生个孩子不好吗?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个孩子?”

    男人的嫉妒之心难以想象,在程沐婳跟秦深越走越近时,心里那些抓心挠肺一般的嫉妒就开始疯狂的滋长。

    沐婳绯红着一张脸,小手抵在了他的胸膛上,“你说什么?”

    “我们生个孩子,跟你一样漂亮的孩子。”

    太久没有这样在一起了,男人要的有点狠,沐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快到了极限了,可是也阻止不了他的索取。

    “沐婳,以后少跟秦医生联系,我不喜欢,也很生气他对你的态度。”从之前的医患关系,逐渐的演变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我没有……”

    激情褪去后,沐婳有些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男人穿着洁白如洗的浴袍立在窗前的位置抽着烟。

    想起来他在自己身体里留下的东西,沐婳忍不住的脸色发红,顾令时怎么好端端的就想通了,之前分明是不想要孩子的态度。

    第二天阳光明媚,沐婳穿了一件比较单薄的外套搭配着棉裙,这是就是温暖的南方,比春天还要温暖。

    顾令时也一改往日西装革履的刻板,换上了一身颜色比较鲜亮休闲的衣服,程沐婳轻轻地挽住了顾令时的胳膊漫步在水光潋滟的湖边。

    连续好几天顾令时都带着她在海城各个景点游玩,撇开工作,撇开跟多伦多有关的一切,在海城呆了有十多天。

    顾令时带她去了家族老宅,沐婳看着处在山间这一出年陈老旧的房子,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这里是?”

    “顾家的祖宅,以前还有许多院子,因为一些原因都没有了,现在也就只剩下一套院子和一处祠堂。”

    程沐婳听顾令时这么淡淡然的讲述这些,心里头马上就浮现了一些自己所看过的书籍内容。

    她不由得深深地注视着身侧的男人,高大伟岸,温润清俊,也事业有成,这样的男人完全可以裹着妻妾成群的生活。

    可是偏偏这一生只爱了一个女人,男人带着女人回到祖宅拜祖先的话,是从某种意义上的承认。

    可是程沐婳太不了解顾令时,带着她来祖宅,是真正的承认了她是这个家族的媳妇了吗?

    顾令时轻轻地牵着她的手,抬脚走过青石板铺成的一条小路,路径直达门口。

    这里是车子到不了的地方,顾令时带着她一路爬上来,期间还背了她一段路程,所以她不累,反倒是顾令时额头有些汗。

    “你额头有汗,我们先歇歇吧,不是祖先么?还是要整理好衣冠才可以去拜见吧。”程沐婳眼看着到了门口时她有些怯懦的停住脚步。

    “是宅子太老,觉得害怕了?”顾令时似是一眼看穿她心中所想,低哼开口问道。

    “我……”

    “你是顾家的媳妇,来祖宅拜祖先是理所应当的,沐婳,你还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然而程沐婳的这种抵抗没有什么用处,还是被顾令时牵着进了门,院子干净的很,看来顾令时有人让人长年累月的在打扫这里。

    “你跟百合结婚之后是不是也带着她来过?”沐婳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嗯,她以前也是顾家的媳妇,带她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像带你过来一样。”

    程沐婳点了点头,“嗯,明白。”

    “上香吧。”

    回去的下山路沐婳自己走的比较惬意,可能是这段时间日子过的比较舒坦,身体感觉都跟着越来越好了。

    “秦医生,你好。”程沐婳徒然接到秦深的电话,感到有点意外,他们之间的关系远没有到了这么亲近的地步。

    秦医生在电话那头听到了她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最近都在哪儿呢?”

    “哦,顾先生说要带我出来旅行,这半个月都没有在多伦多,不好意思秦医生,本来约好的时间也放了鸽子。”

    秦深眉心微微拧了拧,“沐婳,你最近有何家里联系吗?”

    “没有,最近手机经常没信号,秦先生,有什么事吗?”沐婳的脚顿住,静静地站在阶梯上。

    秦深也知道程沐婳是个极其敏感的人,尤其是换了心脏过后。

    “你爸爸出事了。”

    顾令时没有等到身后的程沐婳跟上来,一回头就看到她在讲电话,男人皱了皱眉,然后抬脚重新爬了上去。

    “怎么在这里打电话?”顾令时微微眯着眼,那眼神有些冷意,那样子像是在问,是谁打来的电话。

    沐婳盯着他,手里紧紧地捏着手机,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样看着自己,是在怀疑什么,还是用这样的态度来掩饰他的心虚。

    之前的那种不安果然成了事实。

    “沐婳,你有在听吗?”

    “谢谢你告诉我,我还有事,先挂了。”程沐婳到最后有点忍不住自己声音里的颤抖,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顾令时。

    他一定是瞒着她做了什么,他刻意将她从多伦多带出来果然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谁的电话?”

    “秦医生告诉我,我爸出事了,顾先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程沐婳拾级而下的脚步有点虚浮不稳,她感觉到害怕。

    顾令时伸手想去握住她的手,怕她一不小心的情绪激动之下就摔倒。

    沐婳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顾先生,我在问你话,就不能先回答我吗?”

    顾令时脸色逐渐沉了下去,还是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沐婳,什么都不知道对你来说其实挺好的,为什么执着于打破砂锅问到底?”

    沐婳压着嗓子里的酸涩难受,却压不住心头漫上来的痛楚,是顾令时将她引开,他以为他什么都做的密不透风是吗?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