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说网 >都市言情 >情有余温 > 103 如果我死了,他是不是心疼的心都要碎了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情有余温- 103 如果我死了,他是不是心疼的心都要碎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程冉,注意你说话的态度!”顾令时情绪徒然失控的低吼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程冉先是一愣,随即笑了笑,“被我戳到痛处了是吗,顾令时,你答应过叔叔的,沐婳要平安无事,不然他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那是程烨精心守护了二十多年的女儿,从来都是宠着惯着,舍不得打舍不得骂,他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女儿,绝对不能够因为他余生过的很凄惨。

    顾令时阴沉的脸色,温润如玉的模样已然是荡然无存。

    “我当然会记得,沐婳的余生会过的很好,比程烨想象中还要好。”

    程冉没再说话,她并非是不理智的人,只是她实在适合帮亲不帮理的人。

    就算是程烨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可是沐婳是无辜的,起码他作为一个父亲,做的是非常好了。

    有时候站在顾令时的角度去想,那的确是充满委屈又悲愤的一件事。

    他无缘无故的失去了老婆,他应该感到委屈,他也应该可怜。

    程沐婳每天这么在身边待着,他还得做一个称职的丈夫,像父亲一样的宠爱着这个跟自己有着深仇大恨的女人。

    他不容易,很不容易。

    程冉每每想到这些,就放弃了跟顾令时一搏到底的决心,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沐婳尽量的少收到伤害。

    “叔叔他不希望沐婳有他那样一个父亲,所以顾先生,你最好永远都别让她知道。”程冉的语气已经不如刚刚那么冲了。

    “我知道。”

    顾令时没有耐心继续跟程冉说下去,她三番五次强调的无非就都是为了程沐婳。

    “顾先生,程先生可能会被判无期,您看?”律师就在对面坐着。

    “既然是无期那就无期。”如今没有死刑了,一辈子失去自由的感觉想必也是十分难受的。

    跟律师简短的聊过之后,顾令时在外面待了好几个小时才回到酒店房间。

    程沐婳没有不眠不休的折腾,可能是累了,也可能是不太舒服,她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顾令时过去在床边站了很久,眸光很淡。

    程沐婳没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婚姻,更没有的本事从顾令时的掌心里逃脱,除了无休止的挣扎之外,她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在海城待到二十五天,程沐婳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脸色也愈加的难看,她很久不去乞求顾令时去见一见程烨这种事情了。

    她每天都沉浸在失去爸爸等于失去一切的悲痛里,即便是每天一日三餐吃的很好,可也难以阻挡身体日渐消瘦的趋势。

    顾令时眼看着程沐婳一天天的憔悴消瘦,忧愁便上了心头。

    “如果想的太多,对你的身体不好,最近都瘦成什么样子了?”顾令时还是第一次见到瘦的如此之快的人。

    可见程沐婳每天心里焦灼难受,有些事情也逐渐的开始有点想不开。

    “不过是瘦了一些,哪里不好了?”沐婳扯着嘴角笑了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她本来就是已经要死的人,因为机缘巧合得到了这颗心脏,她在想,爸爸被顾令时这么对待,是不是跟自己这颗心有关系?

    顾令时眼眸深处里涌出来一阵怒意,大手掐住了她的下颌骨,“要怎么说你才能理解,你的身体并不仅仅是你的身体,是我的。”

    沐婳笑了笑,“顾先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这身体是你的?我这身躯是父母给的,属于我自己,并不属于你。”

    “程沐婳!”顾令时咬着牙,可是能把她怎么样呢,几乎是无可奈何的。

    “既然这么想回去,我们就回去。”

    程沐婳眼睛蓦地一亮,看到的却是男人满眼寒意,他原本计划的不是这么早就回去的。

    起码要在尘埃落定之后才能回去,可是他始终还是挨不过程沐婳,所谓最毒妇人心,想必就是这个道理。

    她越是日渐消瘦,他的情绪就会愈加浮躁,她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弱点,然后利用,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

    “真的吗?”

    顾令时看她的眼神很淡,淡到接近一种说不出来的冷漠,“我没有答应过你回到多伦多你就能去见程烨。”

    沐婳刚刚浮出水面的希望就这样再一次被他践踏的所剩无几,她怔怔的注视着男人,“顾先生……”

    “海城气候宜人才让你待在这里,既然你在这里依然身体不好,我们回去就是了。”

    顾令时不说虚话,头天说回去,第二天他们就去了机场,搭乘了飞往多伦多的飞机,全程二十多个小时。

    不是很长的时间,可是对于程沐婳来说有点太长了。

    她原以为回到多伦多顾令时至多是不让她去见程烨,可是一到家之后她发现自己就出不去家门了,外面的保镖几乎是层层将别墅包围,她没有任何机会可以走出这个院子。

    程沐婳从未这样发过脾气,家里凡是能摔的,能扔的,她全都扔了,别墅太大,在闹的一楼满地狼藉之后,她累了。

    她被关在这里出不去,她发脾气的时候佣人也不在这里,她就像个精神失常的疯子。

    程沐婳抓紧了地上摔破的瓷器,锋利的瓷片划伤了她的手,可手上的力道也没有丝毫的消减。

    鲜血漫过了瓷片一滴滴的掉在地上,她砸坏了屋内的乱起,此刻屋内很冷。

    顾令时晚上从外面回来之后,佣人们才陆续回到别墅内,可是屋内冷的人一个哆嗦,顾令时眉心一拧看了一眼管家。

    这满地狼藉不说,屋内的暖气也没有。

    “就由着她?”顾令时心底里涌上来怒意,程沐婳挺能闹的,整个一楼被弄的不像话。

    “先生,您说不要管夫人怎么闹,所以我们……”

    顾令时冷哼一声,一眼就看到坐在地板上的程沐婳,披头散发的样子看上去很是狼狈。

    还没走近,地上那些已经干涸的血迹已经映入顾令时眼里,瞳孔猛然皱缩了一下,疾步过去。

    “程沐婳,你非要这么折磨自己?”顾令时抓着她受伤的一只手,却怎么都忍不住心尖漫过的疼意。

    “如果这样一辈子被你关在这里,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她说着自己也跟着笑了笑。

    她要是死了,他估计心都要疼死了吧,好不容易重新跳动的心脏又不跳了。

    这短短的几天里,她竟然都想过无数次这样报复他的想法,如果她死了,如果她死了……

    如果爸爸被折磨的太狠的话,她也希望这个男人痛苦,痛不欲生。

    顾令时的大手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你敢!”

    沐婳笑了笑,顾令时并不舍得让她喘不过来气,所以不会太用力,他只是想要吓唬她,想让她清醒冷静一点。

    可是程沐婳这个样子,完全看不出来一丁点的清醒,如今就算是程烨,也已经不能威胁到她了。

    顾令时觉得自己真的拿她没辙了。

    她的精神不太好,人看着萎靡,顾令时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找药箱过来,把医生给我叫过来,如果这样的事情在发生一次,你们就可以滚蛋了。”

    管家被顾令时突如其来的怒火给吓到了,在场所有的佣人脸色皆是一变,他们对程沐婳这位新夫人本来就不太上心。

    偶尔甚至也没有太多的尊重,大多是因为平常顾令时对她的态度,下人都是看人脸色行事的人,谁都看的出来顾令时纵然是对程沐婳很好,但是也怎么都比不上曾经的百合。

    程沐婳这一闹一冻一受伤,意料之中的就生病了。

    “她得吃饭,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

    顾令时本不想再见到程烨,可是程沐婳现在的样子,似乎是不见不行了。

    他坐在程烨对面很久,程烨许久一句话都没有说,现在这种状态,很差,这段时间顾令时算是把她折腾的够狠了。

    只是他罪有应得,实在是不应该有什么抱怨。

    “让她见我一面吧,不然她会一直闹下去,知道死为止。”程烨很了解自己的女儿,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

    “见你?程烨,你凭什么觉得我现在会让她见你,她知道你是一个怎么样的父亲之后不会害怕?不会觉得恶心吗?”

    顾令时冷然一笑,俊朗的五官此时有些扭曲,程沐婳见到程烨要问什么,又会知道些什么,不都是一目了然的事吗?

    “沐婳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她仅仅只是想见我一面,如果我什么都不想说话,她也不会仔细深究,起码她很相信我,顾先生,我这一生可能也就见这么一次了。”

    程烨笑了笑,有些凄凉,有些事情并不是没有报应,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而今时候已经到了,一辈子见不到女儿,这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能见一次,已经满足了。

    顾令时许久没出声,如果不答应程沐婳见他,程沐婳可能会一病不起,整日忧心忡忡,那么这条命他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的。

    “希望你能遵守自己说过的话,沐婳她应该知道什么不应该知道什么,你心里都是清楚的。”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