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105 我好像是沾了这孩子的光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程烨注视这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女儿,情感上程沐婳还是他的女儿,可是现在他觉得有些地方真的很不像程沐婳。

    “不相信爸爸?”

    “爸爸被判了多久?”

    程沐婳问的似乎是前言不搭后语,可是问题都是很犀利的那一种。

    “沐婳……回去吧。”

    程烨阿卡似乎不愿意回答程沐婳的问题,她逼的很紧。

    程沐婳笑了笑,极尽苦涩,“爸,我本来想着的是,如果爸爸真的要坐牢的话,我一定会跟顾先生离婚的,可是这种时候我却怀孕了。”

    当然,这个消息对程烨来说无疑是有些振奋的,顾令时始终还是松口了,程沐婳这种时候怀孕的话,这婚姻势必要继续下去。

    “那不是很好吗?”程烨笑了笑,苍老的脸上有些欣慰之意。

    “爸,这就是您想要的结果吗?”程沐婳不愿意相信程烨之间跟顾令时之间有什么非得弄的你死我活的恩怨。

    可是程烨如此坦荡的样子,即便是自己内心如何的不愿意相信,似乎也不得不信了。

    “沐婳,只要你过的好。”

    沐婳就不忍再去看程烨的脸,慢慢的低下头,见到程烨情绪势必会受到影响,她不是圣人,难以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夫人,时间到了,先生让我来催催您。”阿莫推开门进来后,站在距离他身后一米的位置,低声问了一句。

    程沐婳僵了僵,她的眼泪轻轻漫过了她的脸,伸手抓住了程烨的手,“爸,我再去求求他。”

    “沐婳,听话,别做这种没用的事,爸爸本来就是罪有应得,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程烨惊了惊,如果程沐婳打算破罐子破摔的话,她一定会去跟顾令时硬碰硬。

    程沐婳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爸,如果按照顾先生的脾气,可能以后都不会让我再见你的。”

    程烨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背,“沐婳,就像听爸爸的话,听他的话,他不会亏待你的,他会一直对你很好,你这一生会过的很好。”

    沐婳很想开口问一问自己胸腔里的这颗心脏是不是百合的,爸爸从一开始是不是就什么都知道。

    但是这些事显而易见的答案,能不是吗?

    “爸……”

    “夫人,先生说只有二十分钟,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阿莫再一次提醒,面无表情的盯着程烨。

    虽然不知道程烨为什么会被顾令时弄来坐牢,可是既然能被顾令时弄到牢房里的人,必然是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

    “沐婳,走吧,爸爸有些累了,很想休息。”程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完话便转身离开。

    “夫人。”阿莫上前去扶着想要跟上去的人,不准她再往前。

    程烨是头也不回的走了,程沐婳久久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后来还是被阿莫强制性的扶着离开。

    顾令时看到程沐婳被阿莫搀扶着从里面出来,下车一脚踩过雪踩着阶梯上去。

    “怎么了?”

    “可能是跟程先生谈的不怎么开心,夫人情绪有点低落,先生,需要叫医生去家里吗?”

    程沐婳攥紧了顾令时的衣襟用力的扯了扯,“我没事,不需要叫医生。”

    顾令时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真的没事?”

    “嗯,没事。”

    程沐婳是经不起打击的,程烨的事情对她无疑是不小的打击,她的内心有多脆弱,顾令时清清楚楚。

    “我抱你上车。”顾令时看着她的脸色,不知道是难过的,还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她不说,他也只能将就着她。

    “爸爸判了多久,能不能告诉我?”她不去追问缘由,因为自己确实没有那个胆量问。

    去问程烨这种问题,也不过是想找一个心理安慰罢了,她不想去猜,猜忌更让人觉得难受。

    顾令时将她抱进车里,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关于程烨的罪行,他一个字都不想跟程沐婳说。

    “顾先生,他现在已经坐牢了,你觉得我还能干什么?你告诉我又怎么样?”

    “我以为他会告诉你。”顾令时看了一眼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袖的手,看她的眼神颇为复杂。

    沐婳苦笑,程烨告诉她的究竟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理智清醒的时候她都能分辨的很清楚。

    她看着身边的男人许久,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她现在有孩子了,是更容易离开顾令时,还是更难离开顾令时?

    这些程沐婳心里没有底。

    厨房里温着粥,顾令时跟程沐婳一回来,管家就让佣人将饭菜端上了桌。

    顾令时在多伦多很多年,一直都有着吃中餐的习惯,自然也就更习惯喝粥。

    “这粥对孕妇很好,医生说你一开始不好好吃饭的时候,身体的营养就会跟不上。”

    “顾先生很担心这个孩子吗?”程沐婳浅笑了一下问道。

    瓷白的勺子满满的一勺子粥送进了程沐婳嘴里,“我的孩子,为什么不在乎?你觉得我不在乎吗?”

    程沐婳已经不怎么相信自己的感觉了,就连顾令时对她的好,都是早有预谋目的不纯的,她什么都相信不了。

    “如果真的在意这个孩子,那我好像还真的是沾了这个孩子的光了。”

    顾令时顿了顿,清润的目光盯着她的小脸,“医生也说怀孕的女人更加的喜欢胡思乱想。”

    一碗粥很快就喝完了,沐婳也就没有了胃口再吃其他东西。

    “不想吃就算了,如果晚一点再饿的话,让厨房再给做点。”顾令时也不勉强她。

    送程沐婳回房之后,顾令时从楼上下来,仔细的给管家交代程沐婳怀孕期间应该要注意的事情。

    管家看着这样的顾令时,觉得有些莫名的心酸,同样的事情他以前也做过,只是可惜,那位夫人没什么福气,连带着孩子一块儿先走了。

    “先生,我们会照顾好夫人的饮食起居的,您不必担心。”

    顾令时有些晃神,不必担心,到头来可能都会变成遗憾,他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去。

    “如果夫人出门,保镖得跟着,最好是安排几个便衣保镖这样更保险一些。”

    “是。”

    程沐婳坐在床头百~万\小!说,却是有点心不在焉什么都看不进去,想着想着就从床上翻了下去进了衣帽间。

    将身上的浅色的毛绒毛衣脱了下来,直至将身上最后一件遮羞布也脱掉,胸口的疤痕在变淡,不过痕迹还是很清晰。

    只是看着没有了之前那么狰狞罢了,她静静看着镜中的自己,轻轻地摸了摸自己胸口的疤痕。

    疤痕实在是太难看,她这一身本来洁白无瑕,独独这胸口的位置有这么一个难看的疤痕。

    如果这里面装着的不是百合的心脏,可能自己现在依然是跟爸爸生活在一起,做着爸爸的掌上明珠。

    可是这命运弄人呐,这里面偏偏装着的是百合的心脏,那个顾令时最爱的人的心脏。

    这种充满矛盾又无可奈何的婚姻令人感到疲惫和无奈,爸爸肯定和顾令时谈了什么条件,可是又有什么条件能比得过这颗心脏在自己的胸腔里鲜活跳动更能让顾令时对她千倍万倍的好。

    “这道疤痕看着快要消失了。”男人嘶哑的嗓音忽然穿透空气传入耳中。

    沐婳游离的思绪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唤醒了,下意识的转身,毛绒的睡衣便套在了她的肩上。

    “虽然屋内有暖气,可是这么脱光了衣服的在这里自己观赏自己还是很容易生病。”

    他的大手掌着她的腰肢,俯首亲吻了一下她胸口的疤痕,他们亲密接触过无数次,没有哪一次顾令时会像现在这般的这么刻意的去亲吻这个地方。

    沐婳身体微微有些僵硬,本能的缩着肩膀,“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顾令时的手摩挲着她胸口的疤痕慢慢站直了身子,目光沉沉的盯着她,“进自己的房间还要敲门还是头一次听说。”

    沐婳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脸色是苍白还是绯红,总之很矛盾,很难受。

    “顾先生……”

    那疤痕摸着确实有点硌手,顾令时也就没有过多的留恋,替她将衣服穿好后抱着她离开了衣帽间。

    “孕妇晚上不要熬夜,身体会受不住的。”顾令时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帮她掖好被子。

    程沐婳看了一眼床头的表,明明现在才九点过怎么就成了熬夜了。

    可能是因为这个孩子,顾令时对她比之前更加温柔,这一点程沐婳的的确确的感受到了,可她却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为了孩子程沐婳还算是听话的,顾令时让吃什么就吃什么,让什么时候睡觉,她就什么时候睡觉。

    自从去见过程烨之后程沐婳的情绪好了很多,身体也日渐养了起来。

    后来她见到程冉时,是在顾家,程冉依旧是那一身职业装,手里抱着几个文件夹,见到面色看起来比较红润的程沐婳时,她有点惊讶。

    顾令时到底还是有能耐的人,就算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程沐婳依然能够被他哄好,还这么乖巧的待在他的身边不哭不闹。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