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115 时隔三年,他没有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顾令时语气生冷,程烨一时没有说话,对于外面的消息,他都一无所知,今天顾令时来告诉他他跟程沐婳离婚了。

    那么他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程烨看着顾令时,说不出来话,他以为程沐婳会在顾令时的羽翼下呆一辈子,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们会离婚。

    即便是程沐婳装着百合的心脏,顾令时还是会同意离婚。

    这在他的意料之外,这个男人的执念应该很深才对,为什么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放弃了。

    “程烨,有些时候其实算的精密,就越是容易什么都做不成,你从未想过你做的事情被沐婳知道之后,她会怎么样。”

    可能程烨太过于自负,以为自己能够一辈子瞒得住她,但是,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你告诉他的?”

    顾令时轻轻摇了摇头,“防不住的,她迟早都会知道,她已经离开了多伦多,连同加拿大国籍都取消了,我想,她大概永远也不会再回来,更不会再来看你。”

    程烨做过的事情每每想起来依然还是能让人恨得牙痒痒,程沐婳不会回来看他,他应该告诉他,让他知道,让他难过。

    这一回,并不是他阻拦着程沐婳,是程沐婳自己不愿意来。

    “你!”

    顾令时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世界很大,我想我跟她这辈子也不会再有相遇的一天,我也不会去找她。”

    顺其自然吧,刻意的去找,如果知道她的近况,如果她过得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好的话,有些心疼就又要开始抑制不住的溢出来了,就会想要忍不住的将她留在身边,不择手段,千方百计。

    程烨呆呆的坐着,有些失神,狱警提醒他该回去的时候,他才恍然发现顾令时已经不在对面了,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他老了,这个时候却没能忍得住心酸的眼泪,他捧在了手心二十多年的女儿,不愿意过他给她安排的人生,非要去选择更加艰辛无奈的生活,好像他所做的一切,都付诸东流了。

    顾令时除了监狱门,上了车,成华回头看了一眼顾令时,“顾先生,最近南美的环保公司想跟我谈一个项目,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过去看看。”

    “空的出来就去。”

    顾令时的余光瞥向了窗外,面沉如水,忽然之间觉得多伦多这个自己生活很多年的城市有点悲伤。

    “那么您离婚的事情需要公布吗?”

    如果公布,可能会第公司有些影响,但是如果不公布,似乎又有点别扭,可是顾令时也一直没有主动提过要公布。

    “不公布。”

    “我明白了。”

    外界没有人知道顾令时离婚了,只是偌大的顾家没有了顾太太,他每天上下班都是独自一人,也开始渐渐习惯晚睡。

    他的生活里再也没有任何女人的痕迹,桌上甚至是连一张照片都没有,他就像个孤家寡人,孤独的令人心酸。

    三年时间匆匆过去。

    这一年的清明节,海城阴雨连绵,顾令时撑着一把黑伞,穿着黑色的西装,白色衬衣,穿梭墓地的墓碑间的路上。

    三年的时间并未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什么痕迹,除了来到这里这种时候,他会面色沉郁,其他时候依旧是温文尔雅,儒雅清俊,他没有变老,有的也只是比之前更加的具有魅力。

    墓碑前放着一束站着水珠的百合,顾令时微微皱了皱眉,百合并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亲人,她是孤儿。

    就连许暮也是隔上一两年才会来看她一次。

    但是这么新鲜的百合花,像这样已经摆放了整整三年,他每一次过来都能够看到,是谁呢?

    顾令时心里终于感到有些疑惑了,百合的名字是百合,可是从来都不喜欢百合,他每次过来也都是空手过来。

    她对花粉过敏,他从来也不会往这里送花,许暮也不会,认识百合,熟悉百合的人都不会送花。

    顾令时撑着黑色的雨伞,慢慢的转身,视线里隔着雨帘能看到同样有人撑着黑伞在这墓地里走来走去。

    这样的天气,实在是难以看得清人的脸。

    顾令时在墓地一呆就是一个多小时,时间带的太久,身上都沾染了湿气,他轻轻摩挲着被雨水打湿的衣角。

    电话边打来了,“顾先生,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去医院,您要继续待吗?”

    “不,我马上就下来。”

    从墓地出去的顾令时拉开车门上车收伞,“成华,去查一下,这些年是不是有人经常来看百合?”

    成华微微一愣,“好的。”

    这样的事情其实很难查得到,这么大的墓地,管理员不可能每个人都记得,成华没能查到什么。

    顾令时在海城逗留了两天,这几天一直在下雨,没有回多伦多的航班,工作闲余,莫名其妙的想起来那天清明节在墓地看到的那束百合花。

    心里有些不可抑制的冲动令他忽然丢下了手里的工作,拿了伞就出了门。

    不晓得是自己的直觉作祟,还是自己想的有点多,他独自开车去了墓地,他还在阶梯上就看到墓碑前站着一个人,背影纤瘦,隔着雨雾看的不是那么清楚。

    他三步并作两步的抬脚上去,他走的极快,而墓碑前站着的人也就在视线里变得逐渐清晰起来。

    那种熟悉的感觉有点让人窒息,她不只是一个人站在那儿,手里还牵着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姑娘,跟她穿的一样庄重肃穆。

    顾令时一步步的走到跟前,心里有些莫名的揪疼,她瘦了很多,也变了,以前她不染烫自己的头发,而今,她染了一头咖啡色,发梢微微有些卷,气质很好。

    时隔三年,程沐婳压根没有想到会再跟顾令时见面,她侧脸去看他时,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小姑娘的手。

    “顾先生……”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微微垂眸,掩饰着眼里流动的波光。

    顾令时淡淡的看着她,拿情绪起伏的眼底深处犹如深邃的大海,沉的不见底,有浓稠的墨色逐渐从里面涌出来。

    “我以为这辈子,我们不会再相见,”男人的嗓音依旧清润动听。

    “对不起……”

    “你每年都来看她?”顾令时打断了她的道歉往前走进了一步,程沐婳看着他靠过来的脚步,在往后退。

    注意到程沐婳的这个反应,顾令时没有再往前,今天只有雨雾,所以程沐婳没有带伞。

    长发看着有些湿润,顾令时看着,眸色越发幽深,“女儿?”

    他说着话垂眸去看着正在睁圆了眼睛望着自己的小姑娘,生的是真漂亮,小小年纪,长着这么一副皮相,真是。

    他心底一软,慢慢的蹲下来,注视着眼前这个好奇的小姑娘。

    当初她出生的时候,他没有给她起名字,想着程沐婳一定会给她起个名字。

    “阿树,这是……”程沐婳温声的想要给女儿介绍顾令时,可是说着就停了下来,该怎么介绍呢,该喊他什么?

    顾令时伸手过去,摸了摸姑娘粉嫩的小脸蛋,“是爸爸。”

    程沐婳怔住,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猛地抬眸去看顾令时,男人并没有看她,但是对孩子的态度很温柔。

    不,他没有那么喜欢这个孩子,他不过一直都是这样的性格罢了,就像当初她嫁给他一样,他对她也很好,也很宠爱她。

    可那从来就不是喜欢,沐婳的心微微一沉,看着不太明白的女儿扭过头来看自己。

    沐婳摸了摸女儿的脑袋,“嗯,他是你爸爸。”

    小阿树并不能看得懂程沐婳此时的眼神是什么,比起跟这个男人再相遇,可能悲伤更多一些。

    见到他,就很容易的想起那些曾经让自己痛不欲生的过去,那些记忆一直尘封在记忆里,她从来不愿意去触碰。

    而今他出现了,她就又再一次的感觉到那些久违的疼痛侵袭着自己的感官。

    小阿树黑溜溜的眼睛盯着顾令时好一会儿,还是转身保住了妈妈的腿,小小的身子紧紧地噌着她。

    “妈妈,你不要阿树了吗?”

    程沐婳心里一疼,慢慢的蹲下来,将她温柔的揽进怀中,拍了拍她的后背,温柔的笑了笑。

    “阿树这是在胡说什么,妈妈怎么会不要你?”

    小阿树紧紧地搂着程沐婳的脖子,“妈妈,阿树以后会乖乖听话的,一定不跟妈妈闹。”

    程沐婳说不出来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好像自己也马上反应过来,顾令时撞见了她和女儿,会不会想要拿回女儿的抚养权。

    想着程沐婳心里就有点难受,如果他真的想要,她依然还是要给,他给了她三年的时间去爱这个孩子,已经足够了。

    “虽然只有雨雾,但是女人还是不要沾染湿气,会生病的。”顾令时将她扶了起来,她人很瘦,女儿看着也比较瘦,但是这么抱着女儿起来也似乎不怎么费力。

    顾令时为她撑着伞,“我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我待会约个车就能到家,现在收集约车很方便。”她有点语无伦次的拒绝着。

    顾令时低头目光温和的落在她的脸上,“你这是在怕我,还是在躲我?”

    “我没有。”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