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121 怎么才能证明我是你爸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沐婳微微一怔,她从未想过否认这个事实,“不是的。”

    “既然不是,为什么觉得麻烦,沐婳,昨晚我如果对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以后我会尽量控制自己。”

    男人清润的嗓音犹如他此时儒雅的模样一般,让人毫无抵抗的余地。

    沐婳无话可说,昨晚他问她,如果他希望她回到身边,她要不要考虑一下。

    她不能否认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感觉,如果自己稍微恍惚一点可能就会点头说她会考虑,她以为这么多年,应该什么都变了。

    “你没有对我做什么说什么。”

    顾令时的淡淡的眸色力掀起了浅浅的涟漪,“是吗?我什么都没有说?”

    程沐婳当他喝醉了酒什么都不记得,轻轻点了点头,顾令时唇边勾着浅浅的弧度。

    “你换衣服,我跟女儿在外面等你。”他这一声女儿喊的很是动听。

    沐婳心尖忍不住微微一颤,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做的。

    “你抱着妈妈进去做什么?”阿树看着顾令时很快的就出来,有些好奇的想要看看里面,奈何顾令时高大的身影遮住了门。

    “待会爸爸送你去学校好不好?”

    阿树嘟了嘟小嘴,“没有人能证明你是我爸爸,叔叔,你为什么喜欢自来熟?”

    顾令时失笑,就连刚刚进来听到小阿树说这些话的成华也忍不住笑了笑,这孩子小小年纪,怎么说话口齿这么清晰,逻辑也这么厉害。

    “那怎么证明,才算是你爸爸?”

    顾令时温柔的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面上的笑意也越发的温柔如水起来。

    “别人的爸爸都会亲妈妈,跟妈妈一起睡觉。”阿树说完,顾令时眼底的笑意更深了,小孩子的逻辑很简单,只会记得自己听到的看到的。

    “阿树说的对,只是如果我亲了妈妈的话,是不是就能证明我是你爸爸?”

    阿树小脸有点发红,怎么觉得这个自称爸爸的人像狐狸一样,她这是掉进了他的圈套里么?

    小脑袋摇了摇,然后又点点头,一副很矛盾的样子。

    “乖。”顾令时心里想着去抱抱她,又怕吓到她,这闺女瘦小的很,得小心翼翼的护着,可受不得半点惊吓。

    顾令时慢慢的站直了身子看了看成华,“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就能送阿树去学校了,顾先生,您要一块儿去吗?”成华想了想,觉得顾令时应该是很想送自己的女儿去学校的,只是可惜。

    顾令时面上的笑意一点点僵住,“暂时不用了,我待会送沐婳去公司,还是不要太唐突,阿树会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

    他能够知道小孩子的世界里都有些什么,可能她没有爸爸接送,在学校里是备受排挤的,虽然他很想送她去学校。

    可是现在跟程沐婳还不一定,在关系没有确定之前,实在是不应该唐突的出现在她所面临的世界里。

    成华大概是明白了顾令时的意思,其实阿树这么内向,多少跟这个还是有点关系的。

    但是这么内向的阿树竟然还是能跟顾令时聊到一块儿去,根据资料显示阿树平常在学校是个沉默寡言的孩子,也没有朋友,还是挺孤独的。

    “我明白。”

    这时程沐婳换好了衣服出来,阿树看到妈妈出来直接跑了过去保住了她的腿,“妈妈。”

    今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陌生的床上,不见妈妈踪影,她都吓坏了,才想起来昨天自己是被人接过来的,还好妈妈还在。

    程沐婳被女儿这么抱住的时候,温柔的笑就露了出来,蹲下身,抱着女儿的头亲了亲,“妈妈很抱歉,昨晚没有陪你一起。”

    “没关系。”阿树也冲她笑了笑。

    “程小姐,阿树上学快要迟到了。”成华看了看手腕的表,今天早上耽搁的有点挺久的。

    程沐婳回过神来,摸了摸阿树的小脸蛋,“那个叔叔送你去学校好不好?”

    阿树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点点头,顾令时眸色有些深沉,看得出来,阿树对程沐婳极为信任,只要是程沐婳相信的人,她就一定会相信。

    成华过来牵着阿树往门外走,顾令时看着跟过去的程沐婳,在看看快要走到门口的阿树。

    “阿树。”他轻声的唤住了她。

    阿树回过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怎么了……”她的话还没有落音,眼睛忽然就睁圆了,惊愕的张大了小嘴。

    顾令时拉过毫无防备的程沐婳,将她摁在怀中,扣着她的后脑勺,吻住了她,程沐婳浑身肌肉一瞬间僵硬了。

    她震惊的盯着尽在近在咫尺的一张脸,本能的张了张嘴,然而就给了这个男人趁虚而入的机会,他肆意的攻占着她口腔的每一寸土地,那架势,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顾令时,他这是在干什么?

    蓦地,顾令时颇为恋恋不舍的松开了他一些,然后看着满脸震惊的阿树,笑了笑,“阿树,这算不算是证明。”

    阿树看了看满脸通红的妈妈,无奈的叹了一声,本来以为妈妈是不会让这个男人碰的,看来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爸爸。

    她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转身跟着成华走了。

    顾令时的手还在沐婳的腰上,力道不轻不重,却没有给她可以挣脱的机会。

    “顾先生,你干什么?”

    顾令时勾着她腰肢的手一寸寸收紧,干脆将她抱到沙发上,她柔弱的身躯轻而易举的被他禁锢在身下。

    他低头下来,继续亲吻着她,做着刚刚没有做完的事情,程沐婳没有办法接受顾令时对自己这样,想要推开他,反被他桎梏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放开我,顾令时,你放开我!”感觉到他不仅仅只是留恋于自己的唇,温柔的吻开始绵延向下时,她的挣扎开始变得剧烈。

    顾令时的嗓音低沉沙哑,“沐婳,可不可以……”

    “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程沐婳腾出来的一只手一耳光就重重的甩在了他脸上。

    身下的人满脸愤怒,红了眼睛,彼时,顾令时才清醒过来,徒然抽身离开。

    “沐婳……”他欲言又止,该说什么呢,抱歉吗?刚刚不过是想要让阿树承认他是他的爸爸。

    可是一碰到她,那些被自己压制多年的情感疯了一样的涌了上来,侵占着他的理智。

    程沐婳慌慌张张的穿了鞋,一句话都没说的从酒店房间里逃也似的离开。

    顾令时忍着自己想要追上去的脚步,只能静静地注视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在自己的视线里越来越远,直至消失。

    程沐婳逃进电梯里,抖着手慌张的按了好几层楼。

    “小姐,您按这么多楼层干什么?”有人进来看着她这么失控的行为不由得问了一句。

    程沐婳当时没能忍住自己的眼泪,一直是捂着脸,眼泪顺着指缝就流了出来。

    顾令时希望她回到身边,可是她的心里已经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隔阂,他们之间有那么宽的裂痕,要怎么修补,要怎么跨越?

    “小姐,你没事吧。”

    “谢谢,我没事。”

    旁边的人眼里有探究也有鄙夷,这种姿色的女人出现在这里,早上又是这种样子从酒店出来,是昨晚的事情太惨烈了吧。

    程沐婳在门口拦了一辆车直接去了公司,到公司之后跟学校老师打了一个电话,问了阿树是不是已经到了。

    五分钟前阿树已经被送到学校了。

    “不过是阿树妈妈,今天送阿树过来的人,是阿树的爸爸吗?”

    程沐婳靠在楼下的大堂墙边,无力的撑着自己的头,“不是。”

    老师在电话那头颇为失望的叹了一声,“那么亲自活动依然不让阿树参加吗?”

    沐婳当时只觉得自己心尖很疼,疼的发颤,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阿树不能一直这样不参加学校的亲自活动。

    这样的活动不光是幼儿园会有,小学会有,中学会有,可能高中也会有,阿树长大之后心里该怎么想。

    沐婳沉默了许久,今天的事情弄成这样,她没办法去找顾令时,心里的难受像石头一样重重的压着自己。

    “老师,不好意思,如果是亲子活动,阿树就不参加了。”

    “那好吧,不过阿树妈妈,虽然可能有些不妥,但还是要跟你说一下,阿树在学习里因为没有爸爸是被孤立的。”

    程沐婳刚刚收回去的眼泪一下子又没有忍住,她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

    “等她长大一点就会变好的。”

    “我是担心给孩子带来一些负面情绪和心理阴影,不管你以前经历过什么,还这么年轻,其实完全可以考虑再婚的,起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谢谢老师的建议。”

    她没有办法再听下去,她很少给老师打电话,就是怕听到阿树在学校里的情况,她明明什么都知道,可是……

    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挂断了,老师看了看手机,无奈的摇摇头,现在这些父母对孩子也太不负责任了些。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