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123 顾先生准备回多伦多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程沐婳没有反驳,的确是这样,可重要的是,他们不会在一起,这是顾令时给阿树的。

    她拒绝不了,按照顾令时的态度,这是他作为一个父亲应该给的。

    “为什么要选在海城?沐婳,有那么多城市,为什么非要选在海城呢?”他问她。

    在墓地见到她的时候,他心里就有了答案,以为百合埋葬在海城。

    程沐婳每年去看望百合,怀着深深地愧疚和负罪感去的,可是她又有什么错。

    沐婳微微一愣,像是没有想到顾令时会这么问,她扯着嘴角笑了笑,“海城气候很好,我很喜欢这里。”

    顾令时看着她的目光逐渐的有点涣散,“沐婳,我没有责怪过你什么,你没有错,已经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放在心上继续让自己难过了。”

    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过去的种种都成了过往云烟。

    程沐婳微微一转脸,目光就落到了窗外繁华的步行街,眼角眉梢的忧郁浓稠的怎么都化不开。

    他说从未责怪过,可是当他失去的时候难道不是痛心疾首的么?她一直记得那个梦,来自于百合曾经记忆的那个梦。

    他们曾经那么相爱,本来应该过着幸福一家三口的生活。如果不是因为她,又怎么会阴阳两隔。

    有些时候她也很想说服自己,特别是最近顾令时的出现,心里有些东西真的在蠢蠢欲动,可是她始终都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程沐婳望着窗外,思绪不知不觉的飘远了,顾令时望着她安静的侧颜,没有说话,这样看着,似乎都能够把她看进心里。

    “沐婳,我走了。”

    后来男人浅淡的声音传进耳里,沐婳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她模糊的视线之音乐看见男人高大的背影。

    一滴眼泪漫过脸颊落在桌面上时,她方才回过神来,对面的位置已经空了,她的神色说不上来的呆滞。

    后来太晚看了看表才后知后觉自己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了,她有些恍惚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离开了咖啡厅。

    辞职以后生活都变得空虚起来,她在阿树放学前一个小时在门口等着,来来回回的走着。

    顾令时坐在车里很久,温淡的目光落在远处那一抹纤瘦俏丽的身影上。

    “回多伦多的机票订好了吗?”顾令时看了一眼成华,低声问了一句。

    成华点头,“已经订好了,后天早上的飞机,您可以在这边再休息一天。”

    顾令时神色始终很淡,成华看了他很久,顾令时这个人并不是那种很容易看得透的人,即便是在他身边这么多年。

    有些时候做事依然还是要亲自征求意见,没有办法随意去揣测他的意思。

    “那么程小姐呢?”成华很小心的问了一句。

    “该做的我都做了,至于孩子,阿树很相信她,我也不想跟她展开什么争夺孩子抚养权的战争。”

    这样的话,那么自己在程沐婳心里是不是会印象会好一些,而他本身也没有打算要去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兴许程沐婳想的有点太多了,但是她在想什么,他还真的是不清楚。

    “程小姐如果一直不能释怀那件事的话,其实对她本身以及孩子都是不好的。”

    之前阿树在学校里的情况顾令时也已经了解过了,他什么都能帮,唯独在学校里,他帮不了阿树。

    阿树到底是内向,还是害怕别人,这一点他分不清楚,可能因为害怕而变得内向。

    可惜沐婳想到了这些,她也依然不会让阿树从那种生活中解脱出来。

    “我改变不了她,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错,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把她牵扯进我的世界里,可能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程沐婳接了阿树,手里握着女儿小小的手,总觉得自己今天好像心情很不好。

    “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阿树今天想吃什么,妈妈带你去吃,我们今天不回家做饭了。”

    程沐婳瞧着女儿,笑容里满是宠溺,阿树一双眼漂亮的眼睛有点发光,“妈妈,真的吗?我吃什么都可以吗?”

    “嗯,当然,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她平常是不会带着阿树吃肯德基这种垃圾食品的,可是今天,她忽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压着自己,也压着女儿。

    偶尔放纵一次其实也挺好的。

    “妈妈,你的手机响了。”女儿的手过来抓了抓沐婳的手,提醒她,程沐婳才从神游中清醒过来,她淡淡的笑了笑。

    拿起手机接听,“你好。”

    “程小姐,你好,我是成华,关于合同上的协议顾先生让我过来仔细跟你交接一下,最好是能够搬家。”

    电话里头的声音落入耳里,沐婳心里泛起浅浅的苦涩,“嗯,那明天我会找个时间跟你见面的。”

    “好。”

    阿树年纪很小,也能够很敏锐的感觉到妈妈的各种情绪,开心的,或者不开心的。

    “阿树啊,别吃的太多,你的肠胃比较脆弱,吃多了,会难受的。”沐婳温柔的抬手抹去了她嘴角的油渍。

    阿树乖巧的点点头,妈妈说不让多吃,她肯定不会多吃。

    第二天见到成华的时候,成华只是带着她办了财产手续,还有房产手续,到了下午时,什么事都办完了。

    成华最后给她请了搬家公司,程沐婳站在装修简约却精致的房子里,这是富裕的小区公寓,顾令时究竟还是不会亏待自己的女儿,连同她也跟着沾光了。

    “程小姐,该办的事情,我都替您办完了,明天应该就可以正式住进来了。”

    “顾先生他……”程沐婳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问。

    “顾先生定了机票准备回多伦多了。”

    程沐婳愣住了,她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成华,心尖有点疼,是不舍么?好像是,顾令时从出现到现在,她的心已经完全乱了。

    “是吗?”

    成华微微欠了欠身,“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程沐婳没有多问,成华自然也就没有多说什么,顾令时不想一个人回去,可是也不希望程沐婳因为他感到痛苦。

    成华走了,程沐婳在房子里呆了很久。

    人的有的时候就是很矛盾,伸手怕错,缩手又怕错过。

    沐婳去接阿树的路上接到了老师的电话,一时间所有的心慌都漫了上来。

    阿树在学校里被推倒摔伤了,沐婳心头猛地沉了下去,她从来没有让阿树受过伤,她的体质差,很容易感染,医生说最好是不要受伤。

    “阿树现在已经送去医院了,阿树妈妈你先不要太着急。”

    程沐婳赶到医院的时候,去了儿科,可是这个时候孩子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阿树妈妈,阿树的身体怎么会这样?”老师明显是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况,如果阿树是特殊体质的话,程沐婳就应该提前跟学校打好招呼才对的。

    沐婳的情绪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剧烈的起伏过了,她看着老师的眼神有点冷,“是谁推了她,老师,你们学校的学生是怎么回事,是我们阿树太调皮了吗?”

    她红着眼眶,就算是阿树在学校里被孤立,没有朋友,她都没有觉得多难受,可是阿树这样被欺负,她实在是忍不下去。

    在老师的印象里,程沐婳一直是那种看着十分温柔的女人,不管是对谁都一样,而今孩子了出了事,她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会联系那孩子的家长的,阿树妈妈,学校会负责医疗费用的。”

    “我希望家长过来道歉,怎么养的孩子这么没有教养?”程沐婳越说情绪越是激动,气息陡然便的凝重起来。

    “你说谁样的孩子没有教养?”尖锐的女人声音当即就插了进来。

    程沐婳跟老师同时转身就看到了妆容精致,但是眉眼颇为盛气凌人的女人出现在眼前。

    “阿树妈妈,这就是那孩子的家长。”

    因为是在海城有点社会地位,趾高气昂是免不了的,老师看了看程沐婳无奈的叹气,程沐婳无权无势的,应该是要吃亏了。

    程沐婳看着眼前趾高气昂的女人,眼底没有往日半分的温和。

    “这位小姐,孩子已经进了重症监护室,你这样追究又有什么意思,何况我儿子说他根本没有推过她,听说你是个单亲妈妈,不会是想要讹钱吧。”

    程沐婳的一张脸苍白着,显然也是因为这个女人的三两句话愤怒了,“你怎么了这么不讲道理?”

    “老师,你特地叫我过来一趟就是为了这件事?既然孩子摔一跤就能进重症监护室,说明福薄,跟我有什么关系?”

    程沐婳当时气急了,想都没想的甩手就是一耳光甩在了这个女人脸上。

    对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被甩了一耳光之后,迅速的一耳光就甩回来了,者一耳光可不轻,程沐婳整个人被打的一个趔趄。

    老师一下子扶住了她,笑声在她耳边说,“算了,惹不起的,我们只要孩子没事就行。”

    “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不知道是跟谁生的野种,没有照顾好,弄成这个样子,竟然还想栽赃陷害别人,要不要脸!我告诉你,我们一分钱都不会给,我的孩子没有把她怎么样,你要是再闹,我让你没有医院可以住。”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