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163 为了叶铮自杀未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叶铮这时候应该是出去了,叶筱没有拨电话回去,依照叶铮控制欲极强的性格,应该会监听她的电话。

    岑兰知道,所以才没有亲自打电话,但是母女见面之前,势必还是要打电话的。

    在去公司之前,叶筱去了一趟最近的咖啡厅打了一通越洋电话。

    “妈,我是叶筱。”她先出声后,岑兰拿着电话,不由得紧了紧。

    “我会来见你的,不用亲自打电话。”

    “妈,我跟叶铮其实……”

    “叶筱,作为母亲,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幸福,但是阿铮对你,谁看不出来到底是爱情还是占有欲。”

    岑兰的意思,叶筱是明白的,其实当初叶铮结婚的时候,岑兰就跟她谈过一次,可能是因为那次叶铮对自己动手动脚被她给发现了,所以才会让她先离开美国。

    而那时候的自己年纪比较小,更不懂得如何处理感情上的麻烦,因为害怕藕断的就跟叶家断绝了关系。

    可如今自己还是落到了这个困境中,现在想起来才恍然发觉,这一切似乎都是在叶铮的意料之中。

    还有什么比她彻底跟叶家断绝关系之后更能够让他有恃无恐的骚扰她。

    真是细思极恐,电话那头的岑兰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现在身价虽然说没有在商业上给叶氏集团找麻烦了。

    但是叶铮因为婚内出轨的那件事还是影响很不好,在这美国的华人圈子里,有脸有面的叶家能有几个,怕是只有他们一个。

    所以别人谈论起来,她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就觉得很不舒服。

    可是沈家的那个孩子受到了伤害,这一次分明就是叶铮做的过分了。

    “沈家的姑娘,被阿铮离婚之后,在家里自杀未遂,叶筱,你觉得这样的未遂还能有多少次?”

    这一句话还是起到了作用,叶筱觉得震惊,只是为了一个男人而已就自杀?未免也太过于偏重儿女私情,这样的女人迟早都是会毁在这种没用的事情上。

    可是这件事关系到叶家,关系到叶铮,就不是小事。

    叶筱不由得皱了皱眉,“看不出来沈小姐的性格如此刚烈,这是要逼叶家就范,还是要逼大哥加快灭掉沈家的步伐?”

    她和寻常女人的思路不太一样,问题自然也是犀利了很多。

    “叶筱,你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不是我们多在意沈家那个孩子,倘若她真是因为阿铮死了的话,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你不清楚吗?”

    岑兰的语气里夹着几分警告意味,叶筱没有再说话,她虽然是看不上性格软弱的女人,但是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她是知道的。

    叶铮才刚刚夺取权利,并且清理门户,看上去似乎是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实际上,因为清理门户,也是得罪了不少人,他们等着他的把柄露出来呢,然后一起进攻毁掉叶铮。

    虽说叶铮不是那么容易被毁掉的人,可是必然会有一劫。

    “妈,我现在恨他,他会遇到什么样的境况,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叶筱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离开了咖啡厅直接去了公司,她努力平静,却是怎么也压不住惶惶不安的那颗心。

    不担心么?假的吧,跟叶铮之间就算是那女关系比较模糊,可是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是一块儿看着彼此长大的,感情自然是有的,还不是一点半点。

    叶筱这是第一次这么饿决然的挂掉了岑兰的电话,岑兰回头看了看叶崇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孩子现在这脾气怎么这个样子?”

    “估计是被阿铮那小子给带坏了,从小不是在一块儿玩嘛,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不难理解。”

    “可是……”

    “那小子做了混账事情就要负责任,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又能力把我赶下台,难道还没能力解决麻烦?”叶崇良冷哼一声,他就是看不惯岑兰那一副总是担心他的样子。

    那已经是一匹凶残无比的狼了,嗜血成性,不受控制不说,还很容易伤到别人,这种人自己不碰点钉子是不会有所收敛的。

    岑兰咬了咬牙没说话,他们就是对孩子的教育意见不合了这么多年,叶崇良的教育方式,她根本不认可。

    如果不是他那乱七八糟的教育,叶铮怎么可能会做那么多荒唐事。

    叶筱刚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就看到了办公桌上的早餐,秘书还特意提醒了她是叶铮准备的。

    叶筱被一通电话搅的心情很不愉快。

    想起来昨天晚上跟叶铮糊里糊涂的翻云覆雨了整个晚上,她从办公室的最下面一个抽屉找出来一盒药,就着早餐豆浆就吃了下去。

    她不可能怀着他的孩子,没有把握和未来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她刚刚吃完药,办公室的门就毫无预兆的被推开了,叶筱被吓了一跳,慌张的将自己手里的药盒放进了抽屉里。

    “醒了?”

    “嗯,怎么起床也不叫我一声,都睡过头了。”

    “我见你太累了,不忍心叫醒你,怎么看到我你好像很慌张的样子,怎么了?我很可怕吗?”

    “不是你现在可怕,是你昨天晚上可怕,我都不知道,你们男人在床上疯起来也可以不要命。”

    叶筱抬眸直直的看着他的脸。

    叶铮是昨天晚上喝醉了,所以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痕迹,好在这是冬天,衣领高一些也不会被人看到。

    叶铮轻笑,指尖轻轻挑着她的下巴,慢慢凑近了她的脸,“女人总是口是心非,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叶筱没有动,依旧是抬眸看他的样子,平静温和,没有任何棱角,这个样子的叶筱是叶铮最为喜欢的。

    女人就应该是温柔而顺从的。

    “沈晗以前也是这样嘴上不老实,身体很诚实吗?”叶筱的话刚刚说完,叶铮的而脸色陡然一变,下巴猛地被捏紧,心里很不是滋味。

    “叶筱,我跟你说过了,跟沈晗只是形婚,我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他的确是生气,为什么叶筱就是执迷不悟。

    “形婚?我凭什么相信?”

    叶铮冷着脸,本来折磨她的一只手慢慢的收了回来,眼角眉梢的笑意也很是冷淡。

    “那要不要去验一下她的处子之身?”

    “那倒不用,只是我听说她为了你自杀未遂,这个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如果沈家一次为借口一直找你的麻烦,可能你想过安生的日子都没办法。”

    叶铮眉心微微拧了拧,“担心我?”

    “你是我大哥,我当然担心你。”

    “叶筱,我再说一遍,以后不准把大哥这个称呼挂在嘴边,更不能用来称呼我。”

    “如果我执意呢?”

    “叶筱!”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我们之间好像没办法长久似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连地下情都不如。”

    “嫁给我不就好了。”

    “我不愿意背负任何罪名,特别是破坏家庭的这一种。”

    “没有人敢。”

    “你堵不住悠悠众口的,何况,我对你,我觉得可能没有男女之间的喜欢,以前的你从来都不会这样对我,你变了,阿铮。”

    她不喊他大哥,这一声阿铮却是叫的他心坎有点发疼。

    “叶筱,你说什么,我变了?”

    感觉到叶铮的情绪不太对,叶筱适可而止,便什么也不说了,垂眸,“我还要工作,没有时间陪你谈天说地了。”

    叶铮只觉得自己被叶筱气的不轻,生生的还被她赶了出去。

    叶筱看着门口有点发呆,真不知道自己这么一招惹之后,不知道晚上回家之后会不会面临一阵狂风暴雨。

    也正脸色不佳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没有必要一直留在海城,不过是因为叶筱在这儿罢了。

    她觉得他变了吗?除了他们之间多了一层床上的关系之外,他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为什么她觉得他变了。

    白天早上虽然闹的有点不怎么愉快,但是下午五点之前也还是亲自去了一趟叶筱的办公室。

    “我在唯客多定了位置,走吧。”

    叶筱抬起头看着他,“我这还没有忙完呢。”

    “你有什么可忙的,该你做的你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你和老板也没有什么区别,根本不需要做什么。”

    “你才是老板。”

    “这间公司虽然是叶氏集团的拓展公司,但是法人是你。”

    “什么?”叶筱猛地皱眉,这件事情她怎么不知道,这个公司是她一手扶持弄起来的,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是法人。

    “怎么?是惊吓,还是惊喜?”叶铮见她这个反应有些不悦,接受他给的东西,对她来说似乎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我一直在海城这边做事,为什么我自己不知道。”

    “就是怕你不接受,不过你现在知道的也不晚。”

    叶筱攥着拳头,叶铮犹如吸血鬼一般一点点的将她浑身的血液吸的干干净净,这种感觉,她感到害怕,一种掉入魔窟永不见天日的恐惧正在笼罩着自己。

    她看着叶铮很久没有动,还是叶铮自己走过来,把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阿筱,这是你应得的。”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