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余温- 190 从一开始就是自己作践自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梧桐君子 书名:情有余温
    两人之间的距离猛地一下子拉的更近的时候,人在一瞬间仿佛要是没有自我意识一般。

    四目相对,空洞却又不别扭。

    “项文星,这一切分明是你自作自受,把这些全都归咎在别人身上,你也真可笑。”他低声的嘲笑她。

    项文星弯着的唇角露出几分冷淡的笑:“项翰林,你把我抵在这面墙上,难道就不可笑,你从来以长辈自居,这种姿势是一个行辈对晚辈该有的吗?”

    她清丽的嗓音里,除了干净利索的冷漠,他也找不到任何一点的犹豫杂质。

    她似乎总是再告诉他,她现在跟他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什么关系都没有。

    项翰林被她三两句话堵的无话可说,却还是没有放开她。

    “跟二叔回家。”

    “那您还是在这里杀了我吧。”项文星笑了笑,跟他回家,她疯了吗?

    项翰林因为她这么一句玩笑般的话瞳孔狠狠地一缩,禁锢着他的手慢慢的松开然后转身打开洗手间的门。

    “别再去伤害林桑榆了。”

    “她这个人呐,不值得可怜,明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是就是要迎难而上,她到底是勇气可嘉,还是是个没有思想的傻子?”

    项文星故意的嘲讽也并没有立马就引起项翰林的怒火,反正女人在疯了之后样子都是一样的,是一只浑身长满了刺的刺猬。

    项翰林冷哼一声没有回答她的话,林桑榆如今呈现的这种消极的状态,从来都不是她自愿的,如果不是心灵受过很大的创伤,她是不会这样的。

    覃茜茜以前说过,桑榆很久以前跟她一样活泼好动,珍爱生命,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可是这几年的摧残,她就再也回不去从前的模样了。

    靳西恒如今对她再好,她也难以感觉得到。

    项文星没有看到项翰林回头跟她说一句话,就那么冷冷的转身走掉。

    项翰林也有受虐倾向吧,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做到这个地步还不求回报,这是真爱还是犯贱?

    她冷笑,薛言清赶来的时候,她整个身子靠在墙上,满脸什么表情都没有。

    项翰林刚刚才从这里出去,他在这里对项文星又做了什么。

    “因为家里有人想要把生意往国内发展一些,渝城本来经济发达,文星,是我没有考虑周到。”薛言清站在她面前伸手去扶她。

    项文星顺着他的手慢慢的站直了身子,然后跟着他的脚步往外走。

    “这不是你的错,是项翰林太无耻了。”项文星面色冰冷,提起项翰林也只有冰冷,林桑榆不管怎么受伤,她始终都还是会被靳西恒保护。

    这一次的事情不就证明了吗?靳西恒在尽力的挽回她的名声,渝城的娱乐八卦哪敢写她的半个不是。

    “如果你不想待在这里的话,明天就送你回罗马。”

    项文星轻轻地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这个地方她不应该回来,不该让项翰林找到她。

    本来计划第二天离开渝城,却在一觉醒来从酒店出去被记者围攻。

    薛言清将她护在怀中,他的脸色沉的厉害,他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项翰林居然会把她逼到这种地步,她想要离开他的生活了,离开他的世界,为什么还要这样逼迫。

    “项小姐,你真的是因为跟项二爷发展不伦恋才被父亲赶出家门的吗?”记者掷地有声的质问很洪亮。

    项文星和薛言清就这样被记者团团围住,外面的保安根本插不进来。

    这种情况就发生在酒店门口,来往的人纷纷耳目,看着好不热闹。

    “项小姐,为什么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项小姐,听说你是单方面喜欢项二爷的,还破坏了二爷的婚礼,是真的吗?在罗马跟二爷一夜情的是你,不是靳太太,这都是真的吗?”

    项文星浑身僵硬的被薛言清抱在怀中,她一声不吭,但是脸色惨白的厉害。

    “项小姐……”

    项文星听着听着耳边就越来越听不清楚外面说的是什么,任何人发出来的声音在她听来都变成苍蝇的嗡嗡声。

    “你们这样围着她,她怎么说话?”一道温和有力的声音将许多记者的注意力都转移了。

    还以为是项翰林,却没想到是项文成,项文成是项家的长子,在渝城的富少当中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记者们看着他衣着干净的站在那里却没有人敢涌上去,很多人都说他跟项二爷很像,皮笑肉不笑,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

    七嘴八舌的记者渐渐地安静下来之后,项文星埋在薛言清胸前的头才慢慢的抬起来,她看着项文成站在那里。

    眼睛不由得发酸。

    “哥……”

    “外面这么凶险,回家吧。”项文成走过来自然而然的握住她的手,对她微微一笑。

    项文星也就不着痕迹的被项文成从薛言清的手中拉了过去。

    “你说什么呢。”项文星挣脱他的手,神色有些不自然。

    “文星,这个薛言清就是个惧怕家族压力的男人,你跟着他做什么?”项文成对薛言清的评价一点情面也没有。

    “项少爷,你要是想带走文星,直接说就是了,这么说我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坐在今天这个位置是靠你自己么?你的家族才决定了你今天的地位吧。”项文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二叔虽然这一次生气的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他刚刚看到的薛言清确实是个虚有其表的男人,中看不中用。

    要是换做他,看谁敢靠近半分。

    项文成重新握住她的手:“文星,走吧。”项文成没有给项文星思考的机会拉着她转身就走。

    记者呆呆的站在原地也没有要追赶的意思,在渝城这些高门大户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

    项文星不想上车,一直抓着车门跟项文成对抗,项文成开始还好好的跟她说,最后直接将用力的推进了车里。

    项文成上车之后就锁上了车门,项文星看着他,一张脸涨的通红。

    “当初爸爸说要跟你断绝关系,你就真的以为你跟项家没有关了吗?文星,你觉得爸爸是不爱你的吗?”项文成也很生气,项翰文本来就是很要面子的人,项文星这么走的头也不回,他肯定也不会去追。

    哪知道这后来的事情竟然是这般的不受控制,叫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特别是今天这件事。

    项文星一双手紧紧地交织杂一起,低着头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想什么。

    “文星,这些事爸爸都会处理的,只要你回家去。”项文成这个时候说话变得温温柔柔的,没有了刚刚的那些冷硬。

    项文星皱了皱眉头苦笑:“你觉得一个希望跟自己二叔努发展不伦恋情的女儿有哪一个爸爸会继续接受,走到僻静的路口你就把我放下吧。”

    她这不着痕迹的倔强让人真的有种想打她的冲动,跟二叔有没有血缘关系,爸爸就算是一时的愤怒,也是可以理解的。

    “文星,哥哥是不会放你下车的。”

    “项文成,这件事就是项翰林干的,他就是希望我身败名裂,希望我再也没有人要,你什么都听爸爸说,爸爸到底跟你说了什么?”项文星嘶哑的声音带着些哭腔。

    项文成不悦的皱了皱眉,看着她低声啜泣的模样,多少还是心疼的,她从小就当他的妹妹,他也真的把她当成是亲生妹妹来看待,从来没有格外的对待过她,这么多年的感情,哪里说不要就能不要的。

    他拍了拍她的肩:“我是说真的,至少在项家没有人会把你怎么样,爸爸会保护你的。”

    “我不需要谁保护,我又不是公众人物,这些事跟我有什么关系,爸爸担心的大概是他项家的名声吧。”项文星的心情不好,说话也是一点也不顾及项文成的心情。

    项文成的脸色沉了沉:“你和二叔之间的事情我不想过问,相信爸爸也不想管,你是什么样的性格爸爸还不知道?他是在意你。”

    项文星抬起头来看着他,红着的眼眶像是哭过了一般。

    “在意我?哥哥觉得我是一个值得被在意的人?”项文星清凉的眸子里写满了悲哀。

    因为是养女,所以她在项家都不敢真的把自己当成是项家的孩子,她知道那是有差距的。

    “文星,你之前做的事情,不管多可恶,爸爸都会原谅你,只是希望你不要再践踏你自己。”

    “从我怀上他的孩子开始,我就是在作践自己,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原谅,项翰林今天这么对我,我一定会让他后悔的。”她一双眼睛瞪的老大,那种愤怒简直是淹没了理智。

    项文成没有再说话,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媒体只知道她跟自己的二叔有不伦之恋。

    项文星冷冷的看着他:“你放不放我下车?”

    项文成一张脸渐渐地变得冰冷起来:“想都不要想!”

    “项文成!”

    项文成靠着座椅慢慢的闭着眼睛:“吼我也没有用。”

    项文星就怎么被带回了项家别墅,她不想下车后来也被项文成拖下车了。


情有余温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有余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有余温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