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游猎在都市的妖怪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契机(1/3)

第三百四十九章 契机(1/3)

上一章游猎在都市的妖怪章节列表下一页
有声小说,笔趣阁在线收听!
格里菲斯回来的时候,走的依旧是殿那歧伯的路线,并没取道东南亚穹门以及玄间侧的势力范围,总体上算是安全平稳。

格里菲斯、梁秋智识和隐之王盖伦回归的时候,正是午夜子时。这三人中有人有家室可以回,但日前的时间显然不对。有人独身惯了,孜然一身的,彼此商量了一下,便找了一家酒吧,喝了场临别小酒,生死一场,多少要发发感慨。

灯红酒绿的霓虹里,三人在接近小半年的战斗中,多少积存了些许好感,用惺惺相惜四个字来形容也是有些贴切的。

午夜的小酌让人容易回想起经年的事。盖伦望着昏暗的舞池中扭动着腰肢的男男女女,轻声说了一些话。这个身材高大,气势纯正的男人,不是和古板的性子,偶尔会显得世故顽劣,却很少讲自己的事。这一次他开口,纸醉金迷的霓虹下,烟雾缭绕里,他说到一个女人,只言片语的。

旋转的光华笼罩崩射,隐之王手中端着高脚杯,出神的望着远方,杯中的红酒摇晃,映的他微醺的侧脸。

梁秋智识和格里菲斯不怎么懂女人,喝着酒也没有插话。黎明时分,三人分道扬镳,在一个十字路口,彼此背对了,向着不同的方向离开而去。

格里菲斯和梁秋智识是邻居,二人从酒吧出来之后,又一起行了一段,直到了家门口才分开。

梁秋智识家中,性格安静,生活数十年若一日规律的贵子小姐,此时已经起床了。她眼睛虽然不能视物,但气质安宁,许多的东西用心感受多少也透着明亮。

在梁秋智识离开的这半年时间里,这位内心细腻的女子,对于兄长的思念与日俱增。她知道梁书智识的性格和行为习惯,女人心细如发,多少猜到一家哥哥已然遭遇不测一事。只是口不敢言,便为自己多少留下一分念想。

梁秋智识对外的身份一直是小有功成的商人,类似部门攻关经理之类的,经常出个差什么的。权集驰也是这样宣传的,惠子小姐便因此没有说什么。

然而当时间累积的半年之后,这思念和担忧的情绪发酵,惠子小姐素净的脸上也累积下无力苍白。当虽然经过了刻意清洗,仍旧带着淡淡酒气的梁秋智识推开了薄薄的房门,高喊着‘贵子贵子,我回来了’的时候。那酒精之中升腾而起的熟悉味道,还是让这位脸色常年寡淡的女子,升起了寒冬过去,迎来暖阳的重生般的惊喜。

恩。

你回来了……我一直在等你。

……

而一墙之隔的另外一边,格里菲斯正遭受着与大队长完全两个极端的待遇。

“阿满,站直了,脑袋往后仰一点……哎呀,叫你不要晃……”

吉良嚣张的大嗓门透过清晨阳光的屡屡间隙破窗而出,像是典型的小人得志的调子。

在格里菲斯离开的这一段时间,对于上岛芸芸众生中平凡一员的吉良来说,他的生活,可是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

如今的吉良万事屋已经关门大吉了,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分工不明、业务指向性不高的经营模式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进去老旧回忆里去了。而作为从老爸吉庆良手中继承了家业的万事屋主人吉良先生,他并没有因此失业,反而变成了一位光荣的、伟大的、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吉良在‘机缘巧合’之下,竟然成了上岛刑施部的一名光荣的小警司。

不要看这只是一名小小的警司,它对于长年厮混于社会底层,并且怀揣着梦想的吉良家来讲,简直跟翻身做主人一样。做警司!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若是吉庆良泉下有知,估计会笑醒。

而此时,这位新晋的小小警司正在做的事情,却有点愧对人民公仆这个职业。

只见这位警司先生正手中端着枪,枪支水平与脸颊相齐。他半眯着一只眼睛,瞄准前方,
本章未完,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游猎在都市的妖怪章节列表下一页